近日,随着中国国际电投札纳塔斯100兆瓦风电项目第40台机组的顺利并网,中亚地区规模最大的风电项目实现全容量成功并网。作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与哈萨克斯坦坦“光明之路”经济政策对接融合的重要成果,该项目建成后将能够极大缓解哈国工业重镇云集的南部地区长期用电紧张的状况。

上述风电项目不过是中国全面进军俄罗斯战略腹地——独联体地区的最新例证,事实上,随着近年来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持续深入发展,普京(Vladimir Putin)当局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默许了中国向俄罗斯腹地——独联体地区渗透的诸般举措。

哈萨克斯坦近年来在对接一带一路战略上颇为积极,图为2019年4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到访的哈萨克斯坦“国父”,彼时刚刚卸任总统一职的纳扎尔巴耶夫( Nursultan Nazarbayev,左)。(Getty Images)

于是乎,在莫斯科方面的包容鼓励之下,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在独联体地区四处开花。在俄罗斯的首席铁杆盟友白罗斯境内,协议周期长达30年之久的中白工业园项目正在悄然有序的推进。

甚至于在颇为敏感的军事技术领域,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当局也毫不隐晦地与中国开展合作。如果没有得到来自普京当局之默许的话,这种“肉眼可见”的敏感合作是很难想象的。

与中白之间热火朝天的双边合作氛围类似,素有“里海明珠”之称的阿塞拜疆也正在全力把自身融入中国主推的“一带一路”战略框架之中。自2015年末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受邀访华开始,巴库方面就开始了在入局一带一路战略上的“大跃进”。

次年(2016),阿塞拜疆从亚投行(由中国发起)获得了建设跨安纳托利亚输气管道工程(阿塞拜疆-土耳其-南欧)所需的约6亿美元贷款。作为回报,阿塞拜疆不仅与哈萨克斯坦携手合作全力构建“里海快速贸易通道”,极大缩短了中欧贸易的物流所需时间,还公开与北京方面不断签署大手笔的军购订单。

值得注意的是,普京当局在独联体地区施行的“门户开放”政策受益者不止中国,另一横跨欧亚大陆的中等强权土耳其也获得了渴望已久的,能够将触角伸入俄罗斯后院的难得机遇。

与中国相比,普京当局给予土耳其“独联体通行证”的时间要晚得多。毫不夸张地说,在去年纳卡冲突爆发之前,由于普京当局在相关政策上的严格管控,安卡拉方面在独联体地区只能以某种近乎如履薄冰的姿态低调行事。

但纳卡冲突的爆发为土耳其提供了在独联体战略上实现质变性突破的良机,通过在冲突过程中审慎精明的介入策略(低调力挺阿塞拜疆)以及与普京当局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互动,安卡拉方面终于获得了后者颁发的“独联体地缘准入证”。以协助俄罗斯共同维系拉钦走廊交通安全为契机,安卡拉方面正式吹响了进军独联体的号角。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不仅数次光顾巴库与纳卡,与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大叙铁杆兄弟之情”,还以此为引将触角伸向了包括阿塞拜疆在内的突厥国家整体。

在纳卡冲突接近尾声之际,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卡尔(Hulusi Akar)就悄然出访中亚三国(哈萨克、吉尔吉斯与乌兹别克),达成了多项旨在拓展双边军事安全合作的重要协议。

今年3月底,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是高调主持了突厥国家合作委员会视频峰会。期间,埃尔多安当局试图提升该委员会合作层次的意图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一贯对泛突厥主义滥觞高度警惕的莫斯科方面居然对此保持了罕见的低调平和,更有甚者,即便安卡拉方面因过度力挺乌克兰而触及俄罗斯战略红线之际,普京当局的反制也仅仅是不温不火的暂定国内赴土航班而已。

与对华抱团协作类似,莫斯科方面上述种种“包容土耳其”之举的背后反映的是俄罗斯综合国力下降不足以全盘掌控自身战略腹地的严峻现实,这样的现实导致莫斯科方面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允许战略伙伴进场协力经营。

同时,这种囿于客观实力因素的无奈妥协之举,也在某种程度上被俄罗斯决策层作为对中国或土耳其这样的重要战略盟友进行互惠回报的一种有效手段。

在面临西方阵营施加的日益严峻的地缘压力之下,俄罗斯既需要中国在亚太方向为其分忧,也需要土耳其在中东与欧洲方向助其一臂之力。因此,在可见的将来,莫斯科方面对中国与土耳其开放其独联体后院的系列举措仍将持续下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