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好奇心实验室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2019年曾经发生过一起一只鹤鸵杀死了自己主人的新闻。

  住在佛罗里达州阿拉楚阿县的75岁男子Marvin Hajos,在院子里意外跌倒后遭到了鹤鸵的袭击,被送到医院不久,就因为伤势过重死亡了。

  这并不是第一起鹤鸵伤人的事件。

  《动物学杂志》曾经做过统计,计算出昆士兰鹤鸵袭击人类发生的概率,在221次攻击纪录里,有150次是针对人类的。

  而在这些伤人的鹤鸵中,又有75%曾经被人类喂养,获取食物方式的改变让这些家养鹤鸵变得大胆而好斗,因为其中向人类索取食物发生冲突成为了主要伤人原因。

  不过,虽然鹤鸵生性好斗,但却是个吃素的。

  吃素,也不完全吃素。

  它们最常吃的植物的果子,比如埃及梅、多枝肖蒲桃等,不过因为它们不能飞,所以只会吃一些掉在地上的果子,吃完果实后,它们又会通过排泄物将种子散播在丛林的地面上。

  当然,在果子不够的季节,它们偶尔也会吃一些青蛙、蜗牛、鸟、鱼等一些小型动物。

  而且,鹤鸵对会发光的东西非常好奇,所以有的时候看到人类废弃的炭火灰烬,也会上前啄弄,还会吞几块熄灭的炭块到肚子里。

  但这并不是因为傻,而是将这些炭块吞进砂囊里,能够帮助它们磨碎不易消化的食物。

  因此,鹤鸵也被人们称为“食火鸡”。

  知识点来了,食火鸡吃的是熄灭的炭块,并不是顾名思义的火鸡,当然更不是火。

  要说鹤鸵是怎么伤人甚至杀人的,那就要来说一说它的腿了。

  鹤鸵虽然是鸟类,但却是世界第三大的鸟,仅比鸵鸟和鸸鹋小,不过它们仨都有同样的习性,不能飞。

  除了不能飞以外,鹤鸵真算得上是个运动健将。

  跑步每小时30千米,无论是坦荡的大路,还是灌木丛生的小路,鹤鸵都可以肆意奔跑。

  跳高能跳1.5米高。

  还会游泳,无论是在海洋还是河流,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游泳能手。

  而这些运动几乎都是依靠它们的腿来完成,可见鹤鸵需要有一个多么强壮且有力的腿,而且在它们的三根脚趾中最内侧脚趾,有一个12厘米长的长指甲,像是匕首一样锋利。

  被这样的腿踢倒,又在关键部位被指甲划了一下,确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此鹤鸵也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评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鸟类。

  不过鹤鸵是一种很害羞的动物,会尽量避开人类,在受到人类或其动物骚扰的时候,才会发起攻击。

  攻击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踢。

  它们的绝招是跳到半空中,用双腿狠狠一踢,还会用长指甲刺向对方,绝招一出,除非失腿,否则非死即伤。

  听起来就像是什么武学招式一样,确实看起来也有空手道内味儿了。

  所以对于鹤鸵来说,一言不合就是踢,踢就完事儿了。

  饲养员在喂食鹤鸵的时候,通常会手持盾牌,就是为了防止被鹤鸵踢到,而且它们还能根据地形灵巧的躲避人类的围捕。

  如果你在野外遇到一只鹤鸵,千万不要想着装死来骗过它。

  要面对着它慢慢的后退,如果身后有树的话,最好躲到树的后面,高举自己的双臂,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的强大。

  如果背着背包,就可以将背包转移到前面保护好自己的腹部。

  这是因为大多数的伤人事件,都是发生在人类蹲下或者倒地的时候。

  不要试图拍照也不要试图靠近,一旦鹤鸵觉察到了你有想靠近的意思,它们很有可能把那当成是一种攻击或者挑衅。

  鹤鸵最有趣的特征之一是在它们的头顶,有高而侧扁的、呈半扇状的“头盔”——角质盔。

  因为鹤鸵喜欢吃地上的果子,站在树下吃果子的时候,如果这时候树上有果子掉下来,角质盔就能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

  不仅如此,这个角质盔还是它们的声波接收器。

  因为鹤鸵发出的叫声,比其他鸟类的频率都要低,通过角质盔它们可以接收到同类的信息。

  这个角质盔又和史前生物杰氏冠盗龙很像。

  这是杰氏冠盗龙。

  这是鹤鸵。

  因此,鹤鸵也被认为是长相最接近恐龙的现存鸟类。

  不得不说,鹤鸵的角质盔和锋利的指甲,让它看起来真的有种霸气的史前怪兽的感觉。

  鹤鸵是一种一雌多雄的动物,在交配的季节,每一只雌性鹤鸵会和两到三只雄性鹤鸵交配,雄性鹤鸵对同性鹤鸵存在在领地里的容忍度远高于雌性鹤鸵。

  在求偶前,鹤鸵往往会与异性进行仪式般的“舞蹈”,并且发出深沉的嗓音,它们将脑袋低下,用角质盔对着伴侣。

  角质盔越大,发生声音越响的雄性鹤鸵,更能收到异性的青睐。

  因为雌性鹤鸵的领地会和另外几只雄性鹤鸵的领地重合,所以雌性鹤鸵会在雄性鹤鸵的巢穴中产卵。

  产完卵后,就甩手离开,由雄性鹤鸵负责孵化和喂养。

  在卵孵化的50天时间里,雄性鹤鸵会坐在卵上并且用腐烂的植物来保持卵的温度,所以它们常常几天不吃不喝。

  当幼鸟破壳而出,雄性鹤鸵会陪伴它们9个月的时间,教它们如何寻找食物并保护它们。

  一旦有其他生物接近幼鸟,雄性鹤鸵就会立刻变得非常好斗。

  这种世界上最危险的鸟,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凶猛。

  它们居住在远离人类的地方,平静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就是不知道如果鹤鸵会说话的话,会不会在发起攻击之前大喊一声:

  啊哒!

  资料来源:

  Journal of Zoology, Volume 249, Issue 4, December 1999, pp。 375 – 381

  https://biogeoplanet.com/10-facts-about-the-most-dangerous-bird-in-the-world-the-cassowary-2/

  https://www.forbes.com/sites/grrlscientist/2019/04/16/florida-man-attacked-killed-by-worlds-most-dangerous-bird/?sh=1ea748e97c0b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org/projects/photo-ark/animal/casuarius-casuarius/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