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官方数字,墨西哥累计新冠死亡人数超过23万,排名全球第四,仅次于美国、巴西和印度之后。然而,根据《金融时报》按照其超额死亡人数的数据分析,其真正的死亡人数可高达43万。

墨西哥卫生当局一直认为病毒检测废时失事,至今其每千人累计检测数只得50个,比香港低上四五十倍,比疫情灾难性爆发的印度还要低上几倍。于是,墨西哥疫情数字较为“好看”,使外界对拉美疫情的关注重点都放在巴西等国,忽略了这个美利坚近邻。

疫情前已进入收缩的墨西哥经济,于2020年大减8.5%,比拉美本已高全球近倍的7%收缩还要高。国际货金基金组织(IMF)相信其经济要到2026年才能恢复疫情前水平;联合国也指出其贫穷率增加9.1个百分点至50.6%的二十年高位;墨西哥官方数字指出有四成工作人口收入不足购买基本粮食;两年来有超过一百万间公司倒闭。

然而,奇怪的是,墨西哥左翼总统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民望高企六成,在2021年6月的选举,其国家复兴运动党(MORENA)与盟党依然赢得国会众议院过半议席、大部份的州议会,以及出选15个州长位置中的11个。虽然MORENA的国会议席由256个下跌至198席,但此等跌幅相比起墨西哥政府的抗疫不力及其经济挫败,可算是小巫见大巫。

少抗疫、不救市

虽然洛佩斯本人并没有像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般“贯彻始终”的质疑疫情和疫苗,可是他在疫情之初曾鼓励民众多加外出消费,其后也一直保持市面相对开放——这也引来了美国人搬到墨西哥“自由地”遥距工作的小风潮——到疫苗推出后又曾拒绝先行接种,在公开场合也少有配戴口罩。

相对于博尔索纳罗的“人终有一死”论,同样曾身染新冠的洛佩斯,则一度主张“正心”疗法,指“不要说谎,不要偷盗,不要背叛,这样对避免感染新冠病毒有很大帮助”。

在区内多国疫情按人口比例计算也在世界前列的背景下,又有“热带特朗普”博尔索纳罗抢夺媒体关注,墨西哥的疫境相对而言也许确实不够突出。然而,作为一位左翼总统,洛佩斯却是难得的“守财奴”——其为了抗疫的经济援助和医疗额外支出只占经济产值的1.1%,是拉丁美洲平均数的四分之一,比巴西低上近八倍,导致不少在国外工作的墨西哥人要自行“寄钱回国”接济家人:2020年,此数高达410亿美元,接近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

墨西哥最大的食品批发市场“供应中心”(Central de Abasto)曾是疫情爆发中心。(Getty)

虽然如此,在北美近邻美国领先全球的疫情比照,配合墨西哥难以反映现实的疫情数字之下,墨西哥人普遍满意洛佩斯的抗疫表现。不过,一份在四月公布有关抗疫表现的报告就指出,如果墨西哥政府像一般政府一样应付疫情,其死亡人口将大大减少:报告除了指责墨西哥没有呼吁民众配戴口罩、没有实行旅游限制、没有实施社交距离政策之外,更指政府不愿花钱可能是导致其检测、追踪、采购个人保护装备缓慢的原因。

墨西哥人对洛佩斯的“宽容”不只在抗疫一事之上。在其民望高企之际,民众对该国极其严重的经济、公共安全、贪腐等问题都感到不满。根据本年5月的民调,只有29%人满意洛佩斯在经济上的表现,而不满其在公共安全和贪腐问题上表现的受访者比例亦分别高达58%和52%。

错失中美贸易战机遇

在经济层面,由于中美贸易战带来产业链转移,位处美国南方大门的墨西哥有较为完善的制造业基础建设,且有宽松移民政策来吸纳其他拉美国家的廉价劳动力,本来理该形势大好。然而,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刚开打后上台的洛佩斯,不止无法为国政吸引投资,他任内的国外直接投资(FDI)更不升反跌。

个中原因除了是洛佩斯每日数小时记者会的反精英、反富人言论之外,更是他民粹式的经济政策和立场,使投资者不敢贸然进入墨西哥。例如他在上任之初就取消了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兴建了一半的墨西哥城新机场计划,又为表亲民出售总统专机,却一直无人问津。

墨西哥著名啤酒Corona因名字与新冠病毒“coronavirus”相冲,营销受到冲击.(Getty)

同时,成长于上世纪70年代油价高企时代的洛佩斯,几乎禁止了国外的能源投资,以种种手段支持连年亏损、负债过千亿美元的国有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规定国家电力公司不理价格高低优先购买国产能源,无顾国际对新能源的趋向。而且,其投资项目也有偏袒其所属塔巴斯科州(Tabasco)之嫌,当中包括一所总值80亿美元的炼油厂,以及将由军队兴建、经营的环州铁路等。

加上疫情中的守财政策,洛佩斯不止未能扭转墨西哥近40年的2%低增长局面,到2019年更使经济进入收缩阶段。目前,由于美国政府的派钱策略将惠及墨西哥出口,外界开始提高其经济增长预期,但不少评论依然认为此趋势难以维持。

罪案成风 贪腐无改

而对于公共安全和贪腐等执法问题,洛佩斯的表现亦是强差人意。在2020年2月疫情爆发之前,有高达72%人认为“不安全”是全国最重要的议题。疫情爆发后,虽然人们将焦点转到疫情和经济之前,但至今仍有超过四成人认为安全为最重要议题。这也可以理解:自选举活动去年9月开展以来,墨西哥就至少有91位政客被杀,当中34年是6月初选举的候选人。

对于墨西哥的贩毒组织,洛佩斯采取所谓“拥抱,不要子弹”(hugs not bullets)的政策,曾在贩毒组织武力威胁之中宣布不再追捕其首脑之子。虽然墨西哥的杀人案比例由2018年每10万人有29宗下跌至2020年的每10万人27宗,此比例仍是美国的5倍,而且也可见疫情对罪案几乎毫无影响。一家墨西哥智库的全球暴力城市排名更显示,2020年全球首十大暴力城市当中,墨西哥一国就占了七个。

一名军人站在毒犯谋杀案现场。(Getty)

另一方面,墨西哥的贪腐问题依然未有改善。去年10月,洛佩斯上任后的反贪办公室主任指控该机构自身受贪腐影响愤而请辞;洛佩斯多名直属家人和政治盟友都身陷贪污指控之中。根据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排名,墨西哥2020年的廉洁程度在全球180个国家或地区之中排行124。

在疫情之中,医疗贪腐的问题也引人关注。根据一项“透明国际”2013年的调查,有近四成墨克哥人认为医疗体系贪腐;2019年同一机构的一项调查也显示,有16%墨西哥受访者在过去12个月曾在使用医疗服务时行贿。疫情之下资源短缺之中,此等问题有多严重更是可想而知。

立场重于政策

以上种种管治问题似乎都不能击倒洛佩斯的民望,抗疫不力只是另一个例子。这现象可算是出于其左翼民粹形象的根深蒂固,毕竟洛佩斯是墨西哥近七十年来的首位左翼总统。

在其每日数个小时的记者会中,他每日都攻击政敌、媒体和富人,打造自身代表平民百姓的形象。他刚上任之初放弃总统专机、只搭经济客舱、自行带头减薪等象征性行动,也奠定了其无私为民的印象。其后,无论是停建机场、兴建油管,还是起诉前总统,洛佩洛往往都主张以公投解决,这一方面是用以提高其“代为人民”的观感,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他透过公关宣传争取民意来压过其他政治阻力。

外界普遍认为墨西哥大大低估了其新冠死亡人数。(Getty)

在政策上,他提高了退休金和最低工资、推出学徒计划、发放奖金鼓励植树等等,并将这些政策包装成来自总统的福利,跟特朗普坚持派钱支票上要有其签名一般。虽然这些政策成效有限(例如由于监管不足,学徒计划的雇主可能要求学员提供回扣,亦有人砍树重种图利),却增加了洛佩斯本人的草根亲和力,让人们感到总统事事以草根为先——他对外界要求他花钱抗疫的反驳,正正是花费将是救助最上层的行为。

在拉丁美国左右意识形态阵营立场鲜明的政治文化背景下,墨西哥民众只见总统为己,就没有再仔细深究其政策最终对他们,以至墨西哥的发展是否有利。在社交媒体风行、政客能够直通民众作沟通宣传的时代中,这种政治印象的构建往往比管治成效本身更容易争得民心。

于是,在上任以来几乎所以政策,包括抗疫,都遭遇挫败,而民众对此也一清二楚之际,洛佩斯依然是众望所归的领袖,是“来自人民”的总统。这可算是政治不能解决管治问题的一个范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