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2021年2月的撤军共识中有所行动,但中印双方并没有忘记2020年的那场流血冲突,这种气氛在前线有复发的风险。图为在2020年加勒万河谷冲突中丧生的中国解放军军人陈红军之墓。陈红军入选中共“七一勋章”获得者提名。(中国央视截图)

6月25日,中印双方召开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第22次会议,中国外交部发布会议声明:

双方就边界问题和两国关系坦诚深入交换意见,同意按照两国外长达成的共识,巩固双方边防部队脱离接触成果,妥善解决中印边界西段剩余问题。双方将继续致力于推动边境事态进一步缓和,避免现地局势出现反复,共同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双方同意继续保持外交高层沟通,为妥处中印边境事态进一步提供重要指导,并积极筹备第12轮军长级会谈,尽快通过边防热线确定具体时间和安排。

——中国外交部

从会谈声明来看,这次司长级会谈主要事项有二,一是继续同意通过谈判稳控边境局势,二是明确了尽快举行第十二轮军长级会谈的共识。

从现有的边境局势来看,第12轮军长级会谈的举行已经是势在必行。

其一,距离第十一轮军长级会谈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在这期间,印度国内新冠疫情局势恶化,鉴于这种强传播性病毒会对军队带来的潜在风险,双方都极为谨慎。尽管印媒报道称,部署在拉达克地区的士兵疫苗覆盖率几乎达到100%,但印军前线部队仍然采取严格的措施,包括取消所有非紧急休假,只安排必要的部队轮换,有限的行动和尽可能避免身体接触。

4月底,中国国防部也对外宣布中国军队正在根据统一部署,有力有序开展疫苗接种工作。此前的中国《解放军报》援引军事专家的解读,要求除确有禁忌症外,军队人员应做到全员接种新冠疫苗。

从疫情防护措施与疫苗接种效果上来说,此时中印会谈应该已经具备了基本会面保障。

其二,在过去的2个多月,双方军事指挥官虽然通过热线保持持续联系,但双方执行脱离接触进展缓慢,拉达克地区仍然存在僵局。例如在上一次的军长会谈后,声明已经隐现双方共同解决剩余问题有难度。此次的司长级会谈直接点出“妥善解决中印边界西段剩余问题”。

5月18日,中国官媒央视军事频道首次披露中印脱离接触结束冲突以来西段边境近况:

更直接的体现是,在2月的脱离接触共识后,双方的确大规模从冲突地点后撤,但这也仅是有限度的脱离接触。为此,印度曾指责中方,中国解放军虽已经从班公湖和加勒万河谷一线与印军脱离接触,但解放军实际上要比2020年4月前更加靠近实控线。同样,中国媒体也披露印度仍然陈兵数十万于边境地区。且造成双方冲突的直接性刺激活动,印军为“争控”争议领土而进行的基础建设仍没有停下。而是改为由其国防部下属的边境公路组织(BRO)及其雇佣的民间承包商进行。

其三,喀喇昆仑山与喜马拉雅山进入一年中宝贵的仲夏时节,也是中印爆发冲突的高风险区。对于驻守在数千千米高寒地区的中印军队来说,他们无比盼望夏季的到来,这意味着各项活动的便利。“夏天是基建的黄金时段,必须抓住,这样才能为继续部署更多的部队创造条件。”这是印度媒体此前报道援引一位印军军方消息人士的报道。2020年的中印冲突也是在这样的“基建”比拼互相刺激下引起的对峙冲突。

此次会谈声明中也有提及“避免现地局势出现反复”,可见双方都意识到会出现这样的风险。

当然,双方都不希望再重演2020年的流血冲突,但脆弱的互信很难令前线部队放弃现有优势,虽然2月的双方外长达成撤军共识已经难能打破了僵局,但如今的西段剩余问题又是中印互不相让的一个瓶颈。

目前,双方都认同尽快举行第12轮军长级会谈,但中共百年党庆核心活动在即,除了七一当天的庆典之外,6月29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首次颁授“七一勋章”并发表重要讲话。在这批中共首次颁发的“七一勋章”获得名单中,在2020年中印加勒万河谷冲突中丧生的中国解放军某部原分队长陈红军成为29名“七一勋章”获得者之一。因此,第12轮军长级会谈或在七一之后举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