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百年党史中,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有些是中共创始人和早期领导人,有些是中共建政后的领导人,有些是改革开放后的领导人,有些同时还是中共接班人,但他们均因路线斗争、党内分歧等原因而失势下台,有些人还死于非命。可以说,他们的个人命运与中共百年党史息息相关,也是中共百年党史的一个缩影。

在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中,由邓小平领衔的中共做出改革开放的决定后,赵紫阳,这位原四川省委第一书记从此跃然而起,由地方大员成为中央领导,但他也在短短11年后就因“六四事件”被迫离开政坛,余生更遭致禁锢,至2005年郁郁告终。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在改革开放初期扮演重要角色,却也因六四事件快速失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赵紫阳,1919年生,上世纪80年代先后出任中国大陆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和中共总书记等重要职务,在改革开放初期与时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等人,共同乘载着许多艰难的任务。1987年中共十三大,赵紫阳在政治报告中提出中共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以此作为改革开放必须采用部分资本主义模式的依据,极大地影响了后续中共的改革路程。

至于赵紫阳在台湾也有一定的“知名度”,这主要是受“六四事件”影响,他因“公开”同情学生、反对武力镇压,遭中共免去职务并被软禁。有人将其视为“中国民主化”夭折的象征符号,亦有人将他与国民政府上将孙立人的处境相提并论。

“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

1938年,赵紫阳正式加入中共,旋即被指派回家乡河南滑县担任工作委员会书记。1943年,赵紫阳在滑县展开雇佃贫农运动和减租减息运动,相关成果获得包括邓小平等人在内的中共高层赏识,甚至被推行到当时中共控制的辖区内。

中共建政后,赵紫阳出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常务委员、秘书长、农村工作部部长、副书记等职。1950年,他南调广东,先后担任中共华南分局副书记、广东省委书记处第三书记等职务,主要协助陶铸进行土改工作。1965年赵紫阳接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成为当时全大陆最年轻的省委书记。上任后赵紫阳就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政策,欲在农村实现水利化、化学化、电气化、机械化,并引进先进的农场管理技术,然而却都因1966年爆发的文化大革命中止。

文革期间,赵紫阳与夫人梁伯琪曾遭下放至湖南湘中机械厂劳动。1971年,他 被周恩来指派转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1972年再度调回广东任省委第一书记,到了1975年则被邓小平派任四川省委书记。1976年四人帮垮台后,赵紫阳全力发展工农业生产。1977年,四川粮食总产量较前一年增长10%,1978年,他又将农民的自留地面积扩大至总耕地面积的15%,并支持农民包产到户与推广家庭联产承包制。

1976年8月19日,赵紫阳巡视四川松潘地震灾区。(四川省地震局)

赵紫阳又率全中国大陆之先将人民公社改建为乡政府。由他领导的四川与万里领导的安徽揭开了后文革时期中国大陆农村改革的序幕。也因为两地的成功经验,民间遂萌生了一句顺口溜:“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

改革开放的忠诚执行者 六四事件后怅然失势

当邓小平于1977年取代华国锋成为中共实际领导人后,赵紫阳便被提拔进入中央。其于1978年2月至1983年6月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并在1980年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获选政治局常委,该年3月出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4月又任国务院副总理。1980年8月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后,赵紫阳正式出任国务院总理。

赵紫阳曾于1984年访问美国,与时任美国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会面。(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担任总理后,赵紫阳为中共改革开放任务中的市场化与私有化奠定基础,更可以说是当时中国大陆整体经济体制改革的实际组织者。赵紫阳首先将广东经验作为各省的圭臬,施行财政包干制度;而为吸引外资、创造出口,他也支持在沿海建立经济特区,同时也在城市推动企业改革。赵紫阳的政策,让中国大陆的各项经济表现数据都持续增长。

不过,在经济数字的突破与增长外,中共官场内的保守进步之争、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孰优孰劣的争端亦随之而来;而经济生活改善虽然让许多民众生活逐渐好转,但连带地思想文化上也会受到冲击;再加上市场资本化后造成的贪腐寻租、通货膨胀与粮食作物减产、工人骚动不安与人口流动失控,皆是改革开放造成的负面影响。

在此情况下,1986年12月,中国大陆各地爆发了“八六学潮”,主要是对学校管理和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等问题提出意见,甚至出现了“要民主”等口号。而中共党内的保守派邓力群、王震等人藉此抨击时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处理不力,进而导致其在1987年1月下台,赵紫阳随即代理总书记一职,总理一职则在1988年由李鹏接任。

1987年中共十三大时,担任总理的邓小平与赵紫阳。(AFP)

一来,由于改革开放确实带来诸多问题,使得社会出现许多不满;二来,中共党内的路线分歧,进步与保守阵营明争暗斗不断。曾说自己只想要做好经济工作的赵紫阳,也就在政治的暗潮汹涌中被推到浪尖。

1989年六四事件爆发,赵紫阳由于不认同党内强硬的处理方针,又未得到邓小平支持,因此在5月19日后就正式消失在中国大陆公众的视野中。待天安门事件告一段落,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于该年6月19日至21日间召开,会议主轴就是批判赵紫阳,例如总理李鹏就指责赵紫阳“分裂党”、“支持动乱”。

随后举行的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李鹏代表中共中央提出的《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报告称因赵紫阳消极对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方针,严重忽视党的建设等,带给中共严重损失;同年6月30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决定撤销赵紫阳中央军委副主席职务,加上此前被撤销的所有职务,赵紫阳至死都只保留一介中共党员的身分。

1989年5月19日,赵紫阳前往天安门广场探视学生,这也成为他在中共官场的谢幕之作。(AP)

赵紫阳于2005年逝世后,其秘书鲍彤之子鲍朴在前《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等人协助下,整理出逾30小时的访谈录音档案并出版成《国家的囚徒》一书,书中赵紫阳对其个人思想变化、改革开放的过程与六四事件的始末进行分析。而2021年中共为庆祝建党百年所出版的新版《中国共产党简史》中,对于六四事件与赵紫阳的处理状况,大抵来说仍不脱以往的描述,毕竟若要重新检视赵紫阳,就势必得碰到六四事件这个棘手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