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25位成员中,料有半数在中共二十大换人。(新华社)

在中共二十大换届的人事布局中,谁将脱颖而出成为入局者,也是最为值得关注的问题。因为这不仅仅对于入局者个人而言,进入了中共最高权力层,其意义更在于,从25人中央政治局的格局变化能够看到中共的用人思路,以及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中央政治局委员为国级领导人,任职年龄要求虽较为宽松,但实际操作中,如“七上八下”(新任年龄不得超过67周岁,68周岁以上不再提名),再如“同一职务不得连任超过两届”等规则,仍须遵守。这意味着,现任中央政治局成员的“去”、“留”,以及补充新鲜血液,实际上存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定性。

现任政治局25位成员中,如果以年龄卡位,至少有11人将到龄退休。政治局7常委中,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1950年生)与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韩正(1954年生)在中共二十大上年龄过线。其余18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料中共二十大因超龄而退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如许其亮(1950年生)、王晨(1950年生)、刘鹤(1952 年生)、孙春兰(1950年生)、杨洁篪(1950年生)、陈希(1953 年生)、杨晓渡(1953年生)、张又侠(1950 年生)、郭声琨(1954年生),共计9人。

这还是仅以年龄论,事实上,中共二十大政治局的人事布局可能有更大变化,比如三名常委王沪宁(1955年生)、赵乐际(1957年生)、汪洋(1955年生),以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955年生)虽均未到龄,但是否继续留任还都有悬念。另外,未过“七上八下”年龄红线者,也不一定继续留任政治局,比如上一节张春贤、刘奇葆均在年龄线内,但一届政治局委员后,即赴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

也就是说,中共二十大政治局委员人选,大概率超过50%左右要进行迭代。那么,中共大员中谁将脱颖而出,在中共二十大上进入政治局,是值得关注的话题。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2017年1月在中共十九大前,应勇出任上海市长,踩着年龄红线跻身正部,在短短3年半完成很多人难以望其项背的“三级跳”。在2020年2月,湖北疫情危机中,他“受命于危难之际”赴湖北“救火”,出色地扭转了湖北局势。与他一道赴武汉救火的王忠林,已由武汉省市委书记升任湖北省长,有观点指,应勇更上一层楼可以说几无悬念,唯一的悬念就是他最终将获得什么职位。

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是中国目前唯一的女性省委书记,被广泛认为将在中共二十大进入政治局,之后接替孙春兰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她长期在贵州官场履职,有着良好的官声和政治形象,唯一不足的是她从未离开过贵州,被指视野有限。但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女性高官,能够晋升中共地方大员显然绝非泛泛之辈。目前来看,她是最接近中共二十大政治局女性高官候选人。

在地方省份的政治人物中,石泰峰是一个不应被忽视的人。石泰峰是中共十八大之后开始崛起的地方大员,他在中共中央党校有近20多年的工作经验,后赴地方历练,既有东部发达省份——江苏的任职经历,也经历过西部欠发达省份的——甘肃主政的历练,在担任内蒙古书记后,发动的倒查20年反腐运动让人眼前一亮。虽然他在中共20大将届满正部级官员65岁退休年龄,但以他的上升势头进入政治局也是大概率事件。聚焦中国第五个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文件,起草组成员包括两位地方大员,其中一位就是石泰峰(另一位是刚刚调任河南省委书记的楼阳生,下述),可见中共高层对其能力的认可,对其地方执政的肯定。

前文提到的娄阳生,也有望在中共二十大入局。楼阳生1959年10月生,浙江浦江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2002年至2007年任浙江省委书记,楼阳生曾在习近平领导下工作5年,他也被认为是之江新军的重要一员。从近些年楼阳生的升迁履历看,他的仕途跨越多省,平稳上升——在5个省份有任职经历,在两省主政,在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仅有一年半的时间,他跨省出任河南省委书记,被认为是为进一步担任要职所作的布局。

在中共政治局的人事格局中,中国四大直辖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以及广东和新疆的“一把手”,按照惯例,是天然的政治局成员人选,而这些地方,除了特例的少数民族地区新疆,以及政治派系浓厚的广东之外,在这些地方担任过或现任“二把手”的官员,拾阶而上的概率远远大过普通省份。比如曾任上海市长的韩正,就在中共十八大晋升政治局委员,担任政治高地上海的市委书记,中共十九大更升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

在地方大员中,有过上述地方省市“二把手”经历的高官,或者现任这些政治高地行政主官者,前文所述的应勇是一位,他担任湖北省委书记前是上海市长。军工系统出身的辽宁省委书记张国清,此前曾担任天津市长,还曾担任重庆市委副书记,有渝津两个直辖市工作经验。2020年出任辽宁省委书记,他还是两届中央委员,一届中央候补委员,不排除在中共二十大上受到进一步重用,以政治局委员省份继续担任地方大员的可能。

在政治局委员坐镇的地方省市中,现任“二把手”——北京市长陈吉宁、天津市长廖国勋、上海市长龚正、重庆市长唐良智,以及广东省长马兴瑞五人,虽然他们目前为止还没有过主政一方的经历(这里的主政一方指担任地方一把手),但也不排除拾阶而上的可能。其中,1959年10月出生的马兴瑞,到2022年是刚满63周岁。马兴瑞能否有机会在中共二十大接替现任广东书记李希,借此成功入局,很是值得观望。作为上海滩少见的非本土市长——龚正被认为是中国前总理朱镕基之后30年来上海首名由外地空降的市长,显然也被高层给予厚望。他与身为政治局委员的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曾在在浙共事7年,不排除中共二十大更上一层楼的可能。至于说陈吉宁、廖国勋和唐良智,他们虽各有千秋,但也都是中共政坛的顶尖人物,中共二十大脱颖而出也非没有可能。

在地方政坛中,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同样值得关注。生于1961年11月的他,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地方政坛的“老将”,已连任四届中央委员。军工系统出身的他,进入地方后直接就任河北省委副书记、省长,在完成河北省长一个完整5年任期之后,张庆伟于2017年3月升任黑龙江省委书记,正式进入主持一方政局的省级地区党委书记梯队。2016年6月,习近平对中东欧塞尔维亚等国进行国事访问时,团队中唯一随行的地方大员就是当时担任河北省长之职的张庆伟。虽然他曾屡屡错失更上一层楼的机会,比如未能在河北原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后顺位接任,但不排除他在中共二十大入局的可能。

中央层面,包括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部委,以及全国人大层面,多维新闻此前曾指出,全国人大常委第一副委员长的接棒者,应为一名资深的中共党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目前曹建明、沈跃跃、王东明似乎都符合条件,不过综合考虑看王东明更符合“传统”。当前两名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均到退休年龄从目前军方人事构成看,似仅有军委委员苗华(政治工作部主任)、张升民(军纪委书记)符合年龄条件,但从履历背景上看二人存在重合,恐只能存一,另一人唯有“破格”提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1953年出生)、国防部长魏凤和(1954年出生)或另选他人。

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目前来看仍然循例由公安部长接棒的可能性较低,因为现任公安部长赵克志(1953年出生)年龄已经过线,料唯有内调资深政法官员,比如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960年出生)。而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近年来表现抢眼,不仅主导了扫黑除恶以及政法系统的整风运动,甚至在武汉新冠疫情危急关头,作为“钦差大臣”——中央指导组副组长身份临危受命赴武汉督阵,可见中共高层对其之新任,具有“浙江系”官员标签的他,不排除在中共二十大更进一步的可能。

此外,今年64岁,现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主任的何立峰,成为近期人事传闻中下一届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热门人选。2018年两会,何立峰以“黑马”之姿升任副国级的政协副主席,得以继续执掌在中国有“小国务院”发改委这一机构,并成为习近平身边重要的“经济智囊”,经常陪同习近平外访、地方考察或出席重要活动。如果上述传闻成真,何立峰自然也就是中共二十大政治局成员之一。

距离中共二十大换届还有一年半时间,中共高层人事布局如何布局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无论怎样,都难以跳脱中共地方和中央政治精英的框架,他们都有机会进入中共最高权力层,差别只是可能性的大小而已。当然,不到最后名单出炉,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比如会否有黑马的出现,或者会否布局更年轻的接班梯队等。最终结果如何,仍需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