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来看《重返现场看变化》系列报道。石漠化被称为地球的癌症。2017年,重庆巫溪石漠化的面积有12万多公顷,占到巫溪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而且大多分布在悬崖峭壁间。为了治理石漠化,在巫溪宁厂古镇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爬上悬崖陡坡,不断往山上运送水泥、砂浆、泥土和树苗,50多人楞是在1000多亩的荒山上种下了6万多棵树苗。

四年后,巫溪县石漠化治理的成效怎么样?当年的种树人还在悬崖上种树吗?最近总台记者再次重返现场。

这是2017年记者在重庆巫溪宁厂古镇记录下的场景。为了在这片已经荒漠化的石头山上种树,官山林场工班长林云喜和工友们肩背手提,先是把水泥、石块、泥土运上峭壁筑成一个个石窝子,再把树苗一棵棵背上山,种在石窝子里。

上山的路,最窄能下脚的地方还没有手掌大。在这样的悬崖峭壁间,这群植树人愣是用一年的时间,在1064亩的荒山上搭筑了6万多个石窝子,种下树苗。

如今4年多过去了,当年的石头山是否焕发了生机?我们再次来到重庆巫溪县,见到了林云喜。

老林今年已经65岁,老伴担心他的安全,去广州照顾孙子前专门嘱咐他不能再接上山种树的活儿。不过他还是经常会去当年种树的山脚下看看。

总台记者 王磊:四年以后,我再次回到宁厂古镇,发现这里的变化让人震撼。记得当年我就是爬上身后这座石头山见证了林云喜他们种树的艰辛,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山体上包裹上了一层毛茸茸的绿色。在山脚下就是长江的一级支流大宁河,记得以前有很多泥沙,现在即使是昨晚刚下过暴雨,河水仍然是很清澈的。

从2018年开始,老林种树的山林已交给宁厂镇盐泉社区来管理,在征得社区同意后,老林带着我们再次上山去看看。

总台记者 王磊:现在我走的这条路就是当年和林云喜一起上山种树的路,这些大的石头还在,所以现在要爬上去还是得手脚并用。但是我们看这些石头缝里全都长出了草,我记得这里这一片是搭窝子种的树,刚种下的时候小树苗的高度就到我膝盖的位置,但是现在我们看这几棵树都有一人多高了。

这是2017年,我们和老林爬山时最险的一段:下方是悬崖,上方是八九十度的崖壁,进退两难。如今我们再次往上爬,茂密的植被覆盖了崖壁,小树枝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支撑的地方。

总台记者 王磊:当时爬上来的时候特别害怕,因为下面是悬崖。确实是植物比以前多了很多,我看这些植物都可以用手扶着,确实比上次轻松了很多。

爬上崖壁,我们找到了当年种树的石窝子,松散的土质层如今变得很紧实。

而我们还记得,当年因为之前种下的树苗死了,老林有多难过。

官山林场植树工 林云喜:种这个树太辛苦了,这一根树不活,这一块就成了一个空白,我们的辛勤(付出)就失去了意义。

种树人曾经的艰辛让如今的护林人不敢马虎大意,护林员朱兴春每次巡山都会仔细记录。这天,他又发现一棵树因为缺肥长不高。

巫溪宁厂镇盐泉社区护林员 朱兴春:要向林业局反映缺少肥料要施肥,我们要对得起栽树人,确实他们是很辛苦很不容易的。

2017年采访时,让我们印象深刻的还有老林的外甥、官山林场的副场长陈辉。一开始,我们觉得他的态度有点不近人情。后来我们理解了他的严厉,作为副场长,他要负责工友们的安全。

如今,陈辉已是巫溪县林业局植树造林的负责人。他说,像我们2017年拍摄的严重石漠化山体在巫溪已经见不到了,现在在山上种树已相对容易。

如今,陈辉负责这片位于花台乡的山体绿化,在这里种树,陈辉对树种有了更高的要求,不再是只要易存活,更要考虑景观。如今,这里已种下紫薇、三角梅、红叶石楠等多个树种。

巫溪县林业生态发展科 陈辉:因为它是在大宁河边,首先就是生态效益,第二个就是景观效果。因为(大宁河)它有行船,我们这儿到了秋天过后一看一片红叶,还有花香,主要可能今后发展就在旅游业方面,帮助这个地方经济的发展。

随着石漠化治理取得成效,在林云喜他们种树的宁厂古镇,游客如今越来越多。

我们还记得当年曾问过林云喜,既会木工又会泥水匠的他为什么要选择在悬崖上种树,当时他这样说。

官山林场植树工 林云喜:我是有种树的感情了,没有感情联系我不会(在林场)参加他们那种种树的工作。前人栽树后人享福,就是说前人植树就给后人带来一种财富。

巫溪县林业生态发展科 陈辉:这个就是原来(宁厂古镇)盐厂熬盐产生的煤烟灰,通过雨水冲刷自然沉淀在这个岩石上,对整个生态环境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现在通过我们可以说两代人的治理,整个山上的植被好了之后,这个上面就长了青苔了。

巫溪县林业生态发展科 陈辉:老林那一代、我们这一代,包括下面那一代,这几代人说实话就在为熬盐为它(对环境的伤害)进行还债,再进行几十年的努力,这个地方绝对是一个山清水秀美丽之地。

4年多时间,巫溪县的森林覆盖率已从2017年的65.6%增加到2020年69.7%。经过林云喜这代种树人的努力,巫溪县的悬崖上,如今已不再需要种树人。

从2017年的65.6%到2020年的69.7%。这4.1%的数字变化离不开一个个背土、背树苗艰难爬上悬崖的种树人。

曾经悬崖上种树的艰难更是提醒人们对大自然的欠债还起来有多难。如今,巫溪县的生态治理还在继续,我们也期待看到更多成果。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