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故居将交还政府,北京时间6月24日,其家人开始搬走故居内的东西。搬家公司将书房和卧室的物品运至市郊仓库。(微博@赵杨)

6月24日,中国异见人士高瑜Twitter披露,当天,前中共最高领导人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夫妇正在按照北京的要求从赵紫阳生前住所东城区富强胡同6号院中搬出来。该处住宅在1980年代另一名中共领导人胡耀邦搬离后,由赵紫阳夫妇居住,直到1989年六四事件赵紫阳被“限制”居住于此,直到生命结束,甚至到2019年10月份下葬前其骨灰亦暂存于此。

据称,王雁南夫妇已将部分物品封存,“赵紫阳生前使用的家具全部都搬到郊区一间仓库储存”。至于一直居住于此的王雁南夫妇究竟搬往何处,是否由北京代为安排,则不得而知。

这一消息的传出吸引人们关注中共退休领导人逝世后,其亲属如何离开北京寸土寸金的权力中心地带。

上述前中共领导人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直到2019年5月才被披露搬离胡耀邦在故宫附近、紧靠中南海的会计司胡同25号院。这处住宅是1984年后胡耀邦为了便于工作才搬来的,据称在1989年4月份胡耀邦离世后由夫人李昭和三个儿子居住。2017年李昭逝世,其子女也各有家庭,随即胡德华也搬离。

另据《明报》透露,日前胡德华接受询问证实已搬离会计司胡同25号院,现时居住在朝阳区东四环附近,房租由自己负担,交通生活等颇便利,十分满意。

胡耀邦、赵紫阳所居住的住宅其实均为中共中央直管的公房,皆位于北京最接近权力核心,交通便利却荫蔽幽静,历来为不愿意居住中南海的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所喜欢。比如邓小平1977年复出后居住的米粮库胡同11号(后改为米粮库胡同5号),直到1997年其逝世后仍由妻子卓琳居住。2007年卓琳也离开人间,该处住宅则作为邓小平北京故居对外接受过参观。不过,有消息说,邓家子孙实际上仍使用这处住宅,唯居住情况不明。

1989年5月19日,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与绝食的大学生交谈,因其政治态度令其在中共党史内异常敏感。(AP)

从中可见,事实上,中共对党和国家领导人退休后的住房安排算是比较优容的,即便在这些领导人夫妇均逝世后也并未强行收回这些“公房”,甚至允许其子女继续使用多年。

不过,这些年,为了打击腐败取消特权,北京有意收紧优待条件,改革退休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退休待遇,在此背景下,这些前中共领导人子女相继搬出“公房”也便不足为奇了。事实上,尽管公开资料并没有公布具体内容,但是,2016年11月30日中共政治局会议的确审议通过了若干规范文件,其中便涉及领导人退下来的住房问题。

彼时,新华社报道称,(会议)“对党和国家领导人办公用房、住房、用车、交通、工作人员配备、休假休息等待遇进一步作出规定,明确提出党和国家领导人退下来要及时腾退办公用房;不能超标准配备车辆、超规格乘坐交通工具,外出要轻车简从,最大限度减少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按规定配备工作人员并加强教育管理,严格约束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压缩赴外地休假休息时间,实行严格报批制度等”。

此外,近期因为发表“历史就是维护当代政治、政权合法性”而备受争议的中国学者葛剑雄当时也曾提议改革领导人待遇问题,并称“我数了下国家级离任领导人,有上百位,如果这么下去的话,离任的人越来越多,加上人的平均寿命延长,保留所有待遇不应该”。他并认为,“他们(注:退休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前对国家做出过重要贡献,待遇好一点是应该的,但要有规范,而且要明确哪些是他们本人的待遇,不是家人和身边人可以享受的。”

除胡耀邦、赵紫阳之外,近年少见媒体披露其他中共领导人退休后子女退回住房的报道,但据称这些规定确实在推行,不过北京尽量掌握弹性罢了,比如对于此次赵紫阳故居的退回,北京和赵紫阳子女之间的拉锯战旷日持久,但这次双方达成协议后北京也并未采取限期搬离的强制措施,已属比较宽容。

另外,对于北京来说,因为胡耀邦、赵紫阳的政治敏感性,其北京故居每年都吸引大批同情者前往或者关注,这迫使北京在六四事件纪念日、全国“两会”、清明节等敏感时节采取特别安保措施,避免人们前往上述两地聚集甚至“借题发挥”。而如此一来,随着两个家庭的后代相继搬离,这些地点的历史痕迹以及其所代表的意义恐怕也不避免地在历史上的洗礼中逐渐淡去,最终脱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