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世人力资源顾问公司(Mercer)在2021年6月22日,公布本年度的全球城市“生活成本调查”结果。香港在连续三年高踞榜首后,今年终于被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取而代之,但仍然在209个城市里位列第2名生活成本最高的地方,而紧追其后的有黎巴嫩贝鲁特、日本东京、瑞士苏黎世及新加坡。

美世的“生活成本调查”排名,旨在帮助跨国公司或政府机构为外派员工厘定薪酬水平,至今已经进行了27个年度的调查。该调查比较了不同城市在住房、交通、食品、服装、家居用品和娱乐等方面的生活开销,最新一期数据则是来自今年3月进行的调查,并且考虑了当时的汇率差价作为基础衡量标准。

香港分别于“生活成本调查”及“生活质素调查”取得不成正比的排名。(HK01)

摆脱榜首非因自身改善

不过今次香港得以摆脱此项排名首位,并非源于本身生活成本有所改善,反而却是因为其他地方环境急速恶化。以今次第1位的阿什哈巴德为例,当地近年饱受天然气价格暴跌及食物短缺影响,故此出现严重通货膨胀及贫富不均的问题;在繁华的大理石建筑物间,许多居民需要排队轮候食物救援,原因之一正是当地政府只顾发展上层经济却不注重基础民生。

除了阿什哈巴德外,贝鲁特同样也是受当地经济危机影响,才让其排名由去年的第45位一跃而至第3位。美世公司指出,贝鲁特的排名急升是过去几年政治动荡的结果,而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和去年8月的港口厂区爆炸事故则导致经济进一步恶化,并且让通货膨胀率创下历史新高,但即使如此其生活成本依然赶不上第2名的香港。

香港生活素质与成本不成正比

更加重要的是,美世其实一直都有强调其“生活成本调查”排名不适宜单独审视,而是应该结合同公司另一项“生活质素调查”作出平行分析。“生活质素调查”结果一般会于每年11月公布,可是美世认为疫情持续影响世界各地生产水平,故此决定去年暂停公开详细排名,而据2019年排名香港生活质素在全球231个城市中仅得第71位。

再看其他“生活成本调查”前列城市,阿什哈巴德及贝鲁特于2019年“生活质素调查”仅得211位及184位,但因经济恶化而排名上升的它们原本就不应该拿来跟香港作参照,反观同属发达地区的东京、苏黎世与新加坡于2019年“生活质素调查”便分别有第49位、第2位及第25位,成绩比较香港要好得多。

尽管美世调查以企业外派员工为服务对象,但它关于生活成本和素质的调查结果无疑亦适用于本地居民,而香港分别于“生活成本调查”及“生活质素调查”取得不成正比的排名,正正表明港府必须减低本地生活成本、增加市民生活素质,否则这样在直接损害一般民众的生活水平之余,亦会阻碍一众官员常宣之于口的吸引外来人才进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