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对于人类进化史,大多数专家的观点大致如下:距今650 万—550 万年前,在东非某座森林里的某个地方,生活着一种与黑猩猩相似的类人猿。其后代一部分留在了森林里,最终进化成了现代黑猩猩和倭黑猩猩 ;但也有一部分离开了森林,迁移到了大草原上,这一部分形成了我们的古人类谱系。古人类适应了新的环境,最明显的一点是进化成用两条腿走路。大约 400 万年前,古人类中已经兴起了一个大获成功的群体,名为南方古猿。

  黑猩猩是和人血緣最近的生物之一丨Wikimedia Commons, Aaron Logan / CC BY 2.5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5

  大约 200 万年前,在这些相对而言还很近似于类人猿的南方古猿中,有一部分经历了一次重要的转变,大脑变大了、腿变长了,成为最早出现的“真正” 人类。直立人便是这些早期人类之一,凭借着相对较大的大脑和较长的腿走出了非洲,成了最早走出非洲的古人类。非洲人类继续以一种明显不可阻挡的方式进化出了容量更大的大脑。在接下来的大约 100 万年间,又发生过几波迁徙潮,更多脑容量有所增大的人类随之走出了非洲。其中一波很有可能导致了尼安德特人的崛起——截止到 2000 年,人们还普遍认为尼安德特人是一个独特的进化分支,而并非当今人类的祖先。

  留在非洲的古人类最终进化成了我们这个物种——智人。大约 6 万年前, 智人也开始走出非洲。智人可能曾与尼安德特人相遇,二者的相遇甚至可能对尼安德特人的灭绝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由于 20 世纪对尼安德特人化石及 DNA 的研究表明,化石与 DNA 都没有表现出与智人相似的特征,所以这两个物种是否曾经杂交过还远远谈不上水落石出。过了短短 17 年后,2017 年,上述这些假设几乎全都遭到了质疑。我们与黑猩猩的最终共同祖先可能并不太像黑猩猩。我们与黑猩猩发生分化的时间或许比之前猜想的要早得多。古人类可能在从树上下来之前就已经变成了两足动物,而不是在此之后才用两条腿走路的。南方古猿未必如同我们曾经设想的那样,产生出了真正的人类——但出乎意料的是,它们倒是可能迁出非洲,进化成了印度尼西亚的霍比特人。脑容量小的人类显然曾与脑容量大的物种共存于世,或许甚至还曾与我们这一物种共存过。我们这个物种显然认为遇到的其他远古人类在身体上——或许在行为上也是——与自己足够相似,可以与之进行杂交。

  人类的起源至今仍是个争议话题|Pixabay

  我们果真是从非洲来的吗?

  我们这一物种最早是在哪里进化而成的?在人类学关注的所有问题中,这个问题属于最旷日持久的争议之一。

  有一个学派认为,化石证据表明,现代人类是在相对较为晚近的时期在非洲出现的。随后,这一物种散布到了旧大陆各地,取代了当时人属中较早期成员的种群,其中也包括尼安德特人。这就是所谓的“走出非洲假说”,是如今为大多数人所认可的观点。在前几章的大部分内容中,我们基本都将其当作不容置疑的观点来对待。

  但还有另一个学派,认为现代人类几乎同时出现于非洲、欧洲和亚洲各地, 是一个早期的人科动物物种在原地进化而来的,那个物种就是直立人,大约100 万年前,直立人就已从非洲迁徙到了旧大陆的其余大部分地区,这被称为“多地起源假说”。在这一理论最明确的支持者当中,既有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的米尔福德·沃尔波夫,也有位于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艾伦·索恩,后者于 2012 年去世。

  无论是在现代智人起源的进化模型中,还是在对化石记录的性质所做的预测中,这两种假说之间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例如,根据“走出非洲假说”,所有的现代人类种群都起源于同一个非洲原始种群。凡是在年代更早的直立人或其他种群中曾经存在过的解剖学特征——或许是在世界不同地区进化而来的——应当都已经消失了。换言之,比方说从 100 万年前直至现代世界的这段时间,解剖学特征不会有特定的区域连续性

  地球上的非洲大陆|Pixabay

  相形之下,多地起源模型则预测,在各区域发展形成的特征会有连续性。例如,该模型认为,中国的现代人类种群是由早在 100 万年前便已进入中国的直立人种群最终进化而来的。这些原始种群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化,获得了现代人类的特征,但也保留了至少一部分原先的特征。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旧大陆其他地区的种群。

  多年以来,争论焦点在于化石记录中是否存在区域连续性的解剖学证据。如果多地起源假说是正确的,那么,举例言之,中国的直立人化石就应该与现代中国人相似,而非洲的化石则应该与现代非洲人相似。多地起源假说的支持者声称,业已发现的情况正是如此。他们认为,中国的古代直立人化石预示出了中国现代人类种群的形态学特征,比如他们的脸相对较小、形态扁平,颧骨突出而优美。

  然而,化石证据一直备受争议。后来,自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遗传学也加入了战场,扭转了局势,局面变得有利于“走出非洲假说”。关键的发现在于,所有的现代人类似乎都与同一个规模极小的种群一脉相承,而该种群生活在 15万年前的非洲。一系列的研究揭示的基本上都是这种模式,截至 21 世纪初,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个问题已经尘埃落定。

  然而,类似沃尔波夫这样的多地起源论者还在继续为维护自身的立场而战。他们认为其他的化石,比如名为“爪哇姑娘”的印度尼西亚化石,介于直立人和智人之间——这似乎暗示着印度尼西亚直立人进化成了印度尼西亚智人。

  沃尔波夫还试图借用人类曾与其他物种(如尼安德特人)发生过杂交这一发现。他认为,遗传学揭示出了更新世的若干人类谱系,所有这些谱系之间都可以杂交,这一点与“多地起源假说”是一致的。

  现代人想象中尼安德特人的生活|Pixabay

  不出所料,“走出非洲假说”的支持者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多地起源模型的结果应当是尼安德特人逐渐变成了现代人类,但化石记录却显示并非如此。相反,化石记录显示,直到 4 万或 3 万年前,尼安德特人几乎还是老样子,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多地起源论者并没有放弃,但大部分人都对他们的说法表示反对。

  走出亚洲假说

  到了 21 世纪,“走出非洲假说”又面临着另一种挑战。此时人们争论的不是智人的起源,而是整个人属的起源,亦即我们进化过程中较早的一个阶段。有些著名的研究人员转而认为,古人类离开非洲摇篮的年代可能比我们原先的看法要早得多,并在更靠近北边的地方经历了关键的进化转变。甚至还有人声称,我们人属可能是在欧亚大陆而不是非洲的天空下出现的。引发这种激进反思的催化剂是问题重重的霍比特小矮人,也就是弗洛勒斯人

  科学家重建了弗洛勒斯人的面部丨 Wikimedia Commons, Cicero Moraes et alii / CC BY-SA 4.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从一开始,霍比特人就不符合人类进化的标准图景。人们曾经认为,在印度尼西亚弗洛勒斯岛上发现的一些遗骸仅有 1.8 万年的历史,这就说明,在除了我们这一物种之外的所有古人类全都灭绝之后,霍比特人至少还生存了 1万年。我们如今已知,这一观点现在已被证伪了。现在人们认为,这些遗骸更像是来自 5 万年前,但对这样一种脑容量很小的生物来说,这个年代仍然算是很近了。迄今发现的霍比特人头骨的脑容量约为 420 立方厘米,大概相当于现代人脑容量的 1/3。然而,与霍比特人的骨骸一同发现的石器表明, 这种古人类有能力做出复杂的行为

  霍比特人骨骸中有大量的原始特征,以至于其发现者开始严肃地讨论一个问题 :弗洛勒斯人是由比直立人更原始的生物衍生出来的。在有可能是霍比特人近代祖先的生物当中,南方古猿的排名非常靠前。

  南方古猿幼儿的面部复原图,可以看出其嘴部向前凸出程度非常明显丨 Wikimedia Commons, Cicero Moraes / CC BY-SA 4.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这种想法极具挑战性。传统观点认为,南方古猿是大约 400 万年前在非洲进化而成的,经过 280 万年后在当地灭绝,自始至终从未离开过非洲。也许是因为南方古猿长着一双短腿,不愿长途跋涉走出非洲。当然,直到南方古猿时代末期,等到我们人属中身材较高的成员出现以后,古人类才开始探索更广阔的世界。

  而霍比特人的遗骸暗示着还有另一种可能。也许在人属进化形成之前,确实有南方古猿设法逃离了非洲,也许还在欧亚大陆存活了很长时间,足以使其进化成霍比特人。如果确实如此的话,那么时至今日,关于这些古代的欧亚南方古猿,或许我们应该已经发现了相关的化石证据。然而,东非和南非的环境条件有利于保存人类化石,亚洲各地的条件则不然。

  尽管如此,在欧亚大陆上,仍有一处遗址可能与类似南方古猿的古人类曾经走出非洲的说法相符。还有迹象表明,这些神秘的欧亚南方古猿不仅进化成了在弗洛勒斯岛上发现的霍比特人,而且可能进化成了我们人属。

  1991 年,在对高加索地区格鲁吉亚的中世纪小镇德马尼西进行挖掘时, 研究人员偶然出土了迄今为止在非洲以外发现的年代最早的古人类遗骸。关于177 万年前的德马尼西古人类在人类进化树上的具体位置仍然存在一定争议, 但大多数人都将其归类为直立人。他们所处的年代和具有的原始特征表明,他们是这个物种中最先出现的成员之一,也就是说,直立人在最早约 187 万年前首次出现于东非地区后,几乎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便又离开了那里。传统观点认为,这是古人类首次大胆地走出非洲,德马尼西提供了一幅独特的简图,记录下了人类走向全球的那一刻。

  德马尼西丨 Wikimedia Commons, Geographyfanatic / CC BY-SA 4.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随后,2011年,从德马尼西又传来了令人惊讶的消息,这让人们对之前的说法产生了疑问。后续挖掘发现的证据表明,这处格鲁吉亚遗址最早有人居住的时间至少是在 185 万年前——这与直立人在东非出现的时间基本相同。在某些人看来,这就表明直立人可能是从欧亚大陆进化而来的。若是如此,那么德马尼西的化石就并非古人类首次走出非洲、向北方迁徙的简图,而是表明直立人正在向南迁徙、进入其祖先居住过的土地。

  从更宽泛的意义上来说,关于德马尼西居住年代的新说法意味着直立人可能是由南方古猿进化而来的,他们在大约 200 万年前或更早的时候就离开了非洲。这一点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因为直立人往往被视为我们这一物种的直系祖先。因此,如果直立人是在欧亚大陆进化形成的,然后才迁移到了非洲, 于35 万—20 万年前在非洲进化出了我们这一物种,那么就可以说,非洲和欧亚大陆这两个地方都算现代人类的发源地。

  有一点应该强调一下 :来自弗洛勒斯和德马尼西的证据只能说是与这些激进的新观点相一致,而谈不上是这些观点的有力论据。来自欧亚大陆的化石证据依然贫乏,因此,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南方古猿迁徙出了非洲。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