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立陶宛成为最受台湾欢迎的国家,因为立陶宛政府承诺将在九月给台湾两万剂疫苗,当然,这在台湾舆论场被形容为“民主疫苗”或“抗中疫苗”。

2020年时台湾曾援助立陶宛口罩,如今立陶宛回赠疫苗,也被誉为“台立友谊”。

有疫苗,是好事,但近期台湾的疫苗风波不外乎就是过度的政治操作。疫苗嘛,政府能买就尽量买,民众按照各自意愿施打。然而,台湾政府一面严厉打压任何可能的“中”字疫苗,比如台湾完全能买到的上海复星代理之辉瑞疫苗,另一方面疯狂塑造“民主疫苗”。

政府带头政治化,自然大家也跟着卷入政治漩涡,忘记疫苗本身作用。

有意思的是,立陶宛因为“收了台湾口罩,反馈疫苗”之事件,以及之前日本捐给台湾疫苗,网上出现了“那同样收了台湾口罩的德国呢”之探讨。有“爱台湾”之人写下评论,日本能捐疫苗给台湾,那德国呢?

谁爱台湾、谁不爱台湾,这类的“爱台湾比赛”过去都有。但为什么拿德国来比较?需要知道,选德国并非偶然,而是台湾近两年瀰漫着一股批评德国政府过于亲中的声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饱受此骂名已久。

当立陶宛挺民进党,默克尔“背叛”蔡英文,这现象荒谬,也可折射出台湾社会对于国际局势,有太多的情感投射。

蔡英文在Facebook上感谢立陶宛。(Facebook@蔡英文)

默克尔“背叛”蔡英文

德国是不是太亲中?这其实不光是台湾媒体,过去德国媒体同样也以此质疑默克尔。2020年7月,突然有一则网络新闻,“受制于中国压力,德国外交部撤下中华民国国旗”,一时之间民情激昂。

德国外交部“懵逼”(大陆网络用语,指讶异地呆住)地回答,“从来没有放过什么中华民国国旗”。

这则“新闻”,荒谬无比。别说德国,点开法国、意大利还是哪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正式邦交的国家之外交部页面,在其邦交国列表中根本不可能出现“中华民国”。台湾只会出现在比如“全球办事处设置”等页面,也根本不可能出现“中华民国国旗”。

但凡当时有人稍微去其他国家外交部官方网站浏览一下,就会明白。

然而这则新闻,成为“德国亲中”之开始。接着包含德国政府并没有配合美国对“欺压香港”的中国大力制裁;包含默克尔被德国媒体透露,曾私下感叹“我们没办法和那两个超级强权(中国及美国)对抗”等新闻,接二连三成为“默克尔政府亲中”之铁证。

包含,德国政府过去对于《中欧投资协定》之支持。

但若真计较这些事件,则不只德国亲中。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Jean-Michel Frédéric Macron)也曾表达对于《中欧投资协定》之支持,而整个欧盟在香港风波中“制裁中国”之力度很小,基本也就是口头骂骂。

比起道德绑架,国家领导者更会看国家利益,这点台湾社会并非不知情。然而,如今的台湾,竟然能因为一则假新闻,对其他国家反弹至此,直到最近仍然“看到默克尔就骂”。

“连欧洲大国都唯利是图,背弃民主世界”,这是那时台湾的主流评论。然而所谓背弃民主世界,不过是台湾内部的情感投射,更是哄小孩子的话。

“爱台湾”的立陶宛

对于立陶宛“爱台湾”之投射,同样如此。

近日立陶宛表示退出中国与中欧及东欧国家的17+1合作机制,中国外交部官员照常谴责,立陶宛国会也要求联合国调查新疆“集中营”。

这使得立陶宛“抗中挺台”形象完全塑造。然而立陶宛驻华大使说得明确,“原本期待参与此机制,可能提升进入中国市场。但我们对中国出口有些微成长,但自中国进口的贸易快速增加,贸易依旧是不平衡。”

也就是说,在商言商,对华贸易利益不够。立陶宛在过去与台湾的关系,更是不密切,其主要贸易国多为欧洲国家。

台湾被世界看见、让国际看到台湾,这些话术瀰漫已久,民众也沉醉在这些政府制造的小剧场中。但现实中,这些小剧场是否真能影响台海局势,社会也懒得深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