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工程学院黑人外教杀人事件,遇害学生家长维权。(微博@鲁国平先生)

浙江宁波工程学院一名非裔美国人外教,因为涉嫌奸杀一名23岁中国女学生而引起公愤,虽然当地警方已有明确表态:“将严格规范执法,确保办成铁案”,但还是难抑中国网络上民怨沸腾,而这背后反映的是在华外籍人员拥有“超国民待遇”的普遍性不满。

某种意义上讲,网民反感和愤怒的不仅仅是因为涉嫌奸杀女学生“外国人”,更是对外国人在中国拥有的“特权”和“超国民待遇”不满,他们更担忧残忍奸杀中国女学生的施害外教,得不到应有的惩处,比如会不会根据中国法律被判处死刑。这种担忧,在外籍人士获得警方优待的新闻屡见不鲜之后,已十分具有普遍性。

宁波工程学院外教残杀女学生手段残忍,案情细节曝光(点击浏览大图):

中国网络上,有这样一句俚语:“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从历史来说,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政府为吸引外资来华投资,对外商投资企业、外资企业和外籍人士,在税收、土地使用、行政审批等各方面,提供便利和优惠。这种让利行为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高峰。虽然自1994年起,中政府逐步在税收领域统一外资、内资待遇。但部分人仍然认为中国政府在司法、政治、经济等方面对外籍人员的让利、照顾并未停止。

2020年2月27日,中国司法部就《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公开征求意见,在中国网络引发讨论和争议,就因为条款可能会存在一些操作空间——即便已经比美国、日本、欧盟或是世界上许多大国严格太多,但还是引发中国民众的群起讨伐声浪,司法部官方微博甚至不得不关闭了评论。

特别是在中国最大的互联网社交平台微博上,针对该新闻的热搜下面几乎都是反对声音。中国民众之所以反对,很大程度上是反对外国人来中国拥有的一些特权,即外国人可能所获得的超国民待遇,害怕《条例》又一次为外国人士大开“特权”之门。

2020年4月1日,广州一家医院内的一名确诊尼日利亚籍男子,不配合治疗并将护士咬伤事件引发舆论发酵,对外籍人员的管控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掀起民粹情绪,其中不乏歧视和排斥的声音。许多网络留言跟进斥责非洲黑人素行不良,“不是吸毒就是犯罪小偷”、“如果广州疫情因此爆发,完全不感到意外”。

具体到司法层面,中国司法体制在处理涉外案件,依据中国外交原则——“外事无小事”,涉外案件无小案。因此日常生活中,司法机关对涉外案件包括外籍人士犯罪案件时,亦有“不会管、不想管、不敢管”——“三不管”的处理状态。“外事无小事”的原则在此被错误地使用。具体案件中,不乏从轻处理外籍人士,直接损害本国公民的合法权益案例发生。

例如近年来中国频繁出现类似福州市的非洲留学生骑电动车载客被交警拦下,在推搡交警之后被福州交警从轻处分;南京地铁执法人员“选择性执法”,只罚中国人不罚外国人;还有,此前有很多外国人在中国丢失自行车,丢失钱包被迅速找到和追回的案例,而中国人则很难获得这样待遇。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名外国人通过支付平台误转账给他人,通过警方介入,很短时间内追回的钱款,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人身上则是另一番景象——一中国公民通过支付平台误转账给陌生人9万元,公安机关、法院不予立案,平台方面则强调协商联系退回,遭各方推诿之下,损失钱款无法追讨。同样的遭遇,不同的待遇,不同的结果。

这让很多中国人开始诟病,已经进入新时代中国,给予“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何时休?超国民待遇,指一国政府给予外籍人士或特定人士、以及外资机构超过国民待遇的特权,常被认为是对本国公民的一种逆向歧视。有分析指出,一个国家的崛起和现代化,任何超国民待遇现象的存在,都将与之格格不入。

中国要走进世界舞台的中央,必然更加深刻地融入世界,这种融入自然不是单向的,其中大规模、高频度的人员往来自是必然,这之中显然不单单是中国人走向世界,也会有更多的“外国人”进入中国。中国的发展和崛起,必然吸引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在华居留和工作未来,在中国居留生活的外国人,只会比现在更多。显然不能够让“超国民待遇”现象继续大行其道,否则必然招致民怨沸腾。

中国历史上,国力强盛和开放包容的唐朝,也曾有过“外国人扎堆”的局面。唐代都城长安是当时外国人最大的聚居地之一,据称高峰时有20万外国人居留。据记载,当时甚至有3,000外国人曾在唐朝做官。唐朝时外国人被称为“化外人”,关于化外人违法怎么处理,唐《永徽律》中是这么写的:“诸化外人同类自相犯者,各依本俗法;异类相犯者,以法律论。”

即采用属地主义原则,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如果是同一国家的外国人之间的纠纷,官府按照外国的俗法制成罪犯,但是由大唐的官府审判、执行;如果是不同外国人之间的纠纷,则用唐朝的法律;如果是外国人犯唐朝人,毫无疑问适用唐朝的法律。在这篇法律中,外国人没有获得任何的优待,外国人在大唐犯法,就必须在大唐境内受到惩罚。唐朝之后的宋朝等等对待化外人的管理基本就是参考唐朝的律法。这对于新时代的中国,无疑具有借鉴意义。

观察人士指出,一个国家和文明的吸引力,显然不应该通过给予一些人超国民待遇而获得的;一个国家和文明的影响力,也不可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得到巩固和提升。什么时候,中国社会不再有这样的新闻发生,中国人不再担忧自己不被一视同仁,那么,中国可能才真正意义上实现崛起和进入现代化。

目前,上述案件还在侦办之中,如果司法机关不能严格执法,办成铁案,恐怕还会爆发更激烈的民怨。当地司法机关可能需要警之,慎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