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国产新冠疫苗接连传出捷报,先是6月19日公开的“主权2号”(Soberana 2)疫苗第三阶段临床数据,显示三剂疫苗接种程序中施打两剂便有逾六成有效率,6月21日公布的“阿布达拉”(Abdala)疫苗数据则更加瞩目,三剂疫苗接种完毕后有效率高达92%。

作为美国封锁逆境下艰难成长起来的医疗大国,古巴的医疗技术曾帮助其度过多个危机,例如本世纪初的“医生换石油”项目曾助其脱离苏联解体的困境、迎来短暂发展高峰。

此次成功研发疫苗的影响可能更为深远,除了能使该国更快摆脱眼下疫情大流行以来的最严重爆发外,还可通过出口疫苗来缓解经济危机,乃至减少改革阵痛期的颠簸、增加执政者改革的动力与信心。

古巴一共研发了五款疫苗,目前已公布效率的两款疫苗皆使用重组亚单位蛋白技术,与美国Novavax公司使用的技术相似,也与乙肝疫苗和破伤风疫苗的原理相同。这种技术虽然较为成熟,但由于生产过程较为复杂,且需要搭配能促进免疫反应的佐剂,因此研发速度较慢且具有一定风险,例如循这条路线的法国大型药厂GSK此前遭遇过挫败后,至上月底才开始进行第三阶段测试。

哈瓦那民众6月23日登记注射疫苗。(美联社)

“社会主义医药强国”并非浪得虚名

但在独立研制疫苗数十载的古巴,科研人员对重组亚单位蛋白技术已是驾轻就熟。该国自1959年建立共产党政权以来就发起了“健康革命”,培养大批医疗人员以建立全民医疗体系,例如70年代有三成大学生都在学医,而这些人才也成了该国80年代生物技术起步的坚实基础。彼时,出于时任领导人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对“抗癌新药”干扰素的追求,以及国内脑膜炎和登革热等传染病的爆发,当局成立了一批生物研究机构以自主研发疫苗及药物,有报道指卡斯特罗心系研发进度,以致于有时一天去考察多次。

在国家重视下,科研人员很快研制出全球首款乙型脑膜炎疫苗,颇受鼓舞的执政者即使是在苏联解体后的艰难年代也维持投资。在严重缺衣少食的1990年到1996年,政府仍向“西哈瓦那生物技术集群”(West Havana Bio-cluster)注资约10亿美元,这被形容为“10亿美元的赌博”。但最后证明古巴政府押中了宝,该集群成了生物技术版本的矽谷,此次研发出“阿布达拉”疫苗的“遗传工程和生物技术中心”(CIGB)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机构。

到了现在,古巴已拥有21个生物研发中心、逾70条生产线,能在地供应八成疫苗和六七成药品,医药出口也占到总出口额半壁江山,可见生物科技产业已成了该国“安家立命”的法宝。

在如此背景下,古巴成功研制新冠疫苗也就不让人意外,该国90年代以重组亚单位蛋白技术研制乙肝疫苗已是十分熟练,2003年还推出了全球首款低价结合疫苗防治B型嗜血性流感杆菌,该结合技术本次就运用在“主权2号”中。总而言之,古巴此次成功研发新冠疫苗并非一时奇迹,而是厚积薄发的成果。

古巴21个生物研发中心、逾70条生产线都整合在Biocubafarma集团名下,图为该集团在哈瓦那的总部。(Biocubafarma官网)

靠疫苗度过食物危机?

此等疫苗喜讯对于古巴来说无异于及时雨。目前该国正在经历疫情大流行以来的最严重爆发,日增确诊达到1,500宗上下,按人口比例而言相当于香港每天有上千宗确诊,严重阻碍了该国旅游业开放计划。疫苗数据出炉后接种进程便有望大幅提速。目前该国已有近两成人口施打至少一剂疫苗,率先开启接种的首都哈瓦那的日增病例比起5月高峰时期已减少一半。如能完成8月结束前接种七成人口的目标,想必能迅速控制疫情,也能尽快振兴旅游业及吸纳外汇。

本来,古巴去年依靠严格封锁和充足的医疗资源,成了西半球中病毒少有造访的桃源,去年全年累计病例不过1.1万例、病殁人数不足150人,与该国以北的美国和以南的巴西形成鲜明对比。但强力封锁也重创该国占据国内一成产值的旅游业,去年国际游客大降近八成至一百万人,再加上美国失业率高企导致侨民汇款断流,特朗普政府疫中还加码50多项封锁措施,多重打击令古巴陷入外汇枯竭的困境。根据国际清算机构(BIS)的数据,该国国企海外账户储蓄在去年6月底已跌至8.7亿美元,比起一年前大降六成。

这对于每年需花20亿美元进口八成食物的古巴来说,意味着严重的食物危机。城市居民每天需在国营商店前排队数小时领取食品,如果有鸡肉这等稀缺品更是要排上七八个钟头,有哈瓦那居民形容,早晨5点宵禁结束后,民众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在商店门口占位。

因此,亟需外汇的当局不得不从去年11月起开放了国际旅游,但完全得不偿失,今年前2个月仅有3.5万游客入境,新增病例却有3.8万宗,直至发展成眼下的疫情大爆发。如果该国能靠疫苗接种迅速控制住疫情,这不仅关乎国民健康,更关乎旅游业和民众生计。

古巴民众2020年6月在国营商店前排队购买商品,由于食物短缺,排上数小时是常态。(路透社)

而疫苗接种除了能有助于振兴旅游业,亦可出口创汇,该国疫苗如此之高的有效率,将让本就有意购买的多国更具信心。此前,阿根廷、墨西哥、牙买加、委内瑞拉和越南等都表示计划采购古巴疫苗,伊朗更是已开始生产“主权2号”,许多因印度制疫苗断货而接种停滞的非洲国家也可能闻讯而来。古巴疫苗预计采取的灵活收费性形式(例如其外派医疗人员收费就根据当地经济情况而定),无疑对那些财政拮据、外汇不足的国家具有吸引力。

即使古巴未能透过出口疫苗换得大量外汇收入,也可通过“疫苗换食物”等项目来缓解食物短缺危机,以及扩大好友圈,削弱美国的孤立效应。可以预想,古巴的新冠疫苗将像本世纪初“医生换石油”项目那样,帮助该国度过危机。

疫情倒逼改革加速

另外,古巴疫苗研制的成功,不仅仅利在缓解经济和食物危机,更有助于该国更快走出经济转型阵痛期带来的混乱。

自从更持实用主义的劳尔·卡斯特罗(Raul Castro)于2006年接替了革命理想主义为先的兄长菲德尔·卡斯特罗之后,古巴逐渐开始借鉴中越改革开放模式,不过执政党内保守派仍有不少疑虑(包括改革引发社会动荡),进程还是相当缓慢。

例如2011年古共六大上就只表示“更新发展模式”而非改革,当年就提出的废除货币双轨制计划也是走走停停,2016年七大仍强调“不能让市场在经济发展中起主导作用”。其状态类似于中国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改革开放路线之后、1992年邓小平南巡一锤定音“姓资”还是“姓社”问题之前,党内保守派和改革派激烈碰撞、全国摸著石头过河的谨慎状态。

直到劳尔·卡斯特罗从2018年逐渐将大权移交给新一代领导人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íaz-Canel)后,改革才开始提速,2019年4月颁布的新宪法就首次承认私有财产并肯定市场作用。次年疫情杀到虽然严重打击经济,但也让改革派有了加速改革的充分理由,迪亚斯-卡内尔去年4月就表示,“在这种全球性危机下,我们必须变革,必须意识到不能按以前的方式做事了,要评估如何更快速、果断和有序地实施改革措施。”

疫苗研发的成果,应可帮助减缓迪亚斯-卡内尔改革的阻力(Getty)

由于外汇急缺,当局在2020年7月推动了美元使用自由化、取消10%的美元税以吸引美元流入,充盈国库。该国还从今年1月1日起终于废除了货币双轨制,即废弃为服务外国旅客而创造出来的、钉住美元的可兑换比索,统一使用本土流通的比索,这不仅能解决该国多重汇率下的价格扭曲问题、减缓贫富差距和社会不满(因该国国营部门规定1可兑换比索对1比索,而外国旅客是1可兑换比索对24比索,造成赚外国人钱的旅游业者收入数十倍于国有部门员工)。一个简化的货币系统还能极大减少该国出口企业的会计程序,加强对外资的吸引力。

未有货币改革那样瞩目、但同样重要的是,古巴同时大幅削减了对国企、公共服务和基本物品的补贴,以减少计划经济程度。另外,在今年3月,古巴还大规模解禁私企经营范围,从原有的127个行业扩大至逾2,000个,仅保留124个敏感行业归国家专属,可见其鼓励私企发展、加速经济活力的力度。

不过,虽然这些经济改革措施都是发展之必须,也有利于疫后经济复苏,但也加剧了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使民众更为痛苦。尤其是废除双轨制导致比索严重贬值,恶化了输入性通胀,再加上政府正好削减补贴,许多民众就见到电费大涨五六倍的情况。虽然国企部门有政府调高工资和养老金抵御物价飞涨,但私企获补贴力度较小,加之其手中财富随货币并轨缩水,就显著加剧其负担,反而损害了新生的市场经济。生活的困难还使得部份古巴人打破了“房间内政治”的谨小慎微传统,前往政府前示威,可见民众怨气累积。

因此,古巴此时疫苗研发成功就更显珍贵,如上文所说,若疫苗接种和出口能迅速控制疫情、拉动旅游业、增加外汇收入以及缓解食物危机,就能帮助古巴更快度过眼下经济难题,减少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加强改革派的动力和信心,这可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