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本宗覆核原本由李亦豪(Henry)的丈夫吳翰林(Edgar)入稟,但Edgar在官司期間去世,Henry需要代替亡夫繼續訴訟。代表Henry的帝理律師行發新聞稿指判決有重大意義,認為對在爭取香港性小眾群體的平權路上又「向前走了一小步」;但本案的勝利是「苦樂參半」,因為Henry只希望和亡夫Edgar建立「屬於自己而不受騷擾及歧視」的家,可惜多年來一直擔心隨時被趕走,亦曾收到匿名投訴。新闻来源:明報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