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关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要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进一步接触的消息,引起舆论的讨论和关注。有消息称,白宫方面初步讨论了派遣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或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访华的可能性,以便为拜登和习近平10月在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打下基础。

其实在6月17日拜登结束欧洲行程后,沙利文就在一个电话会议上对媒体表示,由于中美两国在人权等问题上存在分歧,白宫将考虑安排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很快,我们就会坐下来制定出两国元首接触的正确方式。可能是一个电话,可能是在另一场国际峰会间隙举行的会议,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形式)”,“拜登总统打算在未来一个月内,以某种形式与习近平主席进行接触,以评估在美中关系中我们所处的位置,确保我们进行有价值的直接沟通”。

中美关系进入战略相持阶段,美国处在不适应新环境的叛逆期。

现在白宫开始考虑与习近平见面,符合拜登的行事风格。此前,在拜登于今年1月20日刚上任时,他先与所有盟友的领导人通了电话,后与主要对手之一的俄罗斯领导人普京(Vladimir Putin)实现通话,最后在中国农历春节时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通话两小时,完成了拜登的首轮外交任务。

同样,在与主要大国领导人见面时,拜登也采用了相同的策略。先与盟友的领导人见面,再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见面,最后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见面。现在与盟友领导人和普京见面的任务已经完成,最重要得与中国领导人见面的任务,当然会提上白宫的日程。那么就中方来说,习近平要不要与拜登会面呢?

从中美关系转冷的大趋势看,无论习拜会是否举行,都不会改变中美关系近期的走向。也就是说习近平会见拜登不会让中美关系马上变好,习近平不见拜登也不会让中美关系更加恶化。这是由国际局势和美国的现实社会大环境决定的,即中国还会持续复兴,美国社会对中国的敌意仍在发酵。在这种局势下,拜登无力扭转美国社会的对华认知,不会因为可以与习近平见面,而说服美国精英放弃敌视中国。

如历史所展现,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刚上台时,中国专门在故宫接待了特朗普,对其可谓礼遇有加,但最后的结果是特朗普竭力从经济、科技、政治等各方面打压中国,将中美关系从“合作大于竞争”带向“竞争大于合作”的对抗新时代。可见,两国领导人会面无法改变时空大环境,美国社会敌视中国复兴的思维,不会因两国领导人握手而烟消云散。

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复兴将持续不断的进行下去,并且越来越向超越美国的方向前进,受困于霸权思维的美国会越来越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压力和不适,美国政治精英将越来越视中国为威胁和对手。在此大环境下,习近平与拜登会面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很难马上逆转中美关系日益对抗的现状。

如此说来,是不是习近平就不要与拜登见面,只踏踏实实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就行呢?做好中国自己的事,解决好中国自身的问题确实最重要,“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国把自己发展好,社会越来越富裕、文明,美国围堵打压中国的目标就无法实现。但与此同时,习拜会正常举行也很重要,可以说中美关系越紧张,习拜会越重要。

原因无他,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国是中国的重要贸易伙伴和朋友,中国也是美国的重要贸易伙伴和朋友,双方虽然对抗竞争日趋激烈,但最后的发展方向只能是握手言和,重归于好,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无法想象,中美陷入新冷战,甚至进入热战状态,这个世界会怎样?一定是两败俱伤,全世界遭殃。

为了避免中美走向新冷战,避免中美关系陷入恶性循环,中美之间越对抗,习拜会越要正常举行,越多越好。两国领导人见面虽然可能有意见争锋,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但也可以坦诚交流,增进相互了解,为以后两国关系的改善留下可能。中国俗语说“见面三分情”,国与国之间领导人见面也是如此,经常见面不仅可以积累感情,更可以试探找到两国相处之道。

美国不可能永远不接受中国复兴,华盛顿的政客不可能永远敌视中国,随着中国复兴完成,中国超越美国变成现实,美国的“叛逆期”结束,逐渐适应与复兴的中国打交道,中美关系最终还是要回到友好合作的正常轨道。习近平会见拜登就是为中美关系的现在和未来普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