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2021年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因为这一最初只是浙江嘉兴红船上几十人构成的政党,而今不仅成为世界最大执政党,拥有超过九千万党员,而且这一大党已经满百年。百年放在历史长河中,并不算长,但于近现代以来命运多舛的中国来说,无疑是关键的一百年。加之经由改革开放中国综合国力持续提升,“如何认识中国共产党”“如何重新理解社会主义”日渐成为世界亟待直面的问题。为了解答这两个基本命题,多维新闻推出系列文章,此为系列文章第六篇。

中共迎来建党百年,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有成就,也有不足。(美联社)

今年是中共建党百年,过去一百年,中共通过革命建国和改革开放让中国国运发生了深刻变化。尤其是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社会、经济实现全面发展,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2020年中国(大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连续两年超过1万美元,有望在未来数年成为高收入经济体。同年,大陆GDP达到14.7万亿美元,与美国GDP的20.9万亿美元相差6.2万亿美元,差距缩小。国际权威机构普遍预测,在2030年前中国大陆的GDP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实事求是的说,中国大陆是全球近几十年来发展最为成功的经济体,没有之一。特别是去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全世界大爆发,欧美防疫一败涂地,中国防疫成效显著,更一定程度上凸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制的治理效能,让许多中国人真正开始拥有“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所有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世人,现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优质的、可信的。

但万事都有两面,以上所说的只是事实的一面,而事实的另一面是,社会主义制度在全世界许多人眼中仍是集权专制、个人崇拜、计划经济和落后的代名词。众所周知,目前全世界公认的社会主义国家有5个,分别是中国、越南、老挝、朝鲜以及古巴。除古巴外,其他四个国家都在东亚,中国周边,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比较贫穷、落后。朝鲜连吃饱饭都是问题,老挝仍处在前工业化时代,古巴的人类社会发展指数虽然较高,但工业化、经济发展水平仍然比较落后。越南革新开放后发展迅速,但也刚越过温饱阶段。它们距离发达国家的水平相距遥远。

即使是最发达的中国,也只是刚接近高收入经济体的门槛,距离发达国家的水平还有一段距离。如2020年中国人均GDP只有美国的六分之一,欧盟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法治水平仍然不足,社会保障、人权保护和社会自由存在明显短板,社会治理仍然是问题重重,要实现习近平所强调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任重而道远。

社会主义国家从建立时刻起,就与“集权专制、个人崇拜、计划经济”等词汇连接在一起,从苏联、东欧国家到中国、朝鲜、古巴莫不如是。1978年邓小平带领中国走向改革开放,逐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结束领导人职务终身制,计划经济、个人崇拜等负面认知才慢慢与中国渐行渐远。不过,集权专制的批评仍然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现代化水平依然存在很多不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包含的诸多价值远远没有实现,中国需要改革的地方还有很多。

近来中国报复社会事件多发,一些人被无辜杀害,其中的原因固然与行凶者的个人秉性有关,但同时它也反映了中国社会存在广泛的问题。如社会不公,严重的阶层分化和内卷,焦虑情绪到处弥漫,知法犯法,找关系走后门现象多发,基层公务机关腐败难禁;人与人之间充满不信任和相互责难,社会道德滑坡,尔虞我诈,有沦为互害社会的危险倾向。加上高房价、教育、医疗、养老四座大山,让普通中国人心力憔悴,所有这一切都让中国社会暗藏着不满和戾气。

或许看到了中国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中共在十八大时提出了涵盖广泛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24个字代表了习近平时代中共建设社会主义的主要理想,可谓是中国未来社会建设的主要目标。

那么,中国要如何解决现有问题,如何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完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理想目标?切实自我反省,摸着石头过河,在改革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自身,是中国必然要走的路。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曾多次强调“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性,对社会主义制度来说同样如此。只有不忘初心,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才有进一步改善的可能。

应该说社会主义的理想是美好的,《共产党宣言》有言“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今年6月6日,新华社发表宣言文章《社会主义没有辜负中国》中也说,“在社会主义新世界里,人的价值居于第一位,没有剥削、没有压迫,劳动光荣、劳工至上,人人平等富足,彼此亲如一家。”这也是中国文化所追求的“大同世界”,是中共要努力建设的理想社会。

对比理想,现实中国还存在太多短板和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确实还处在并将长期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经济还需要长期保持中高速发展,以实现民富国强,追赶发达国家的富裕水平,建立完善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让社会大众不再为养老、医疗、教育、住房发愁。解决民生问题是社会发展的首要目标,在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方面走在中国前列的西方发达国家,值得中国认真研究、学习,在借鉴他国经验的基础上,建立适合中国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

在政治、文化方面,中国面临的问题更加复杂难解。因为与比较客观的经济不同,政治、文化带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很难用“客观”的数据来给出定论。在中共看来,西方欧美国家的选举政治制度不适合中国,那么,中共要如何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自由民主制度,来达到社会主义理想所追求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人的价值居于第一位”这种人权发展目标?

客观来看,中共倡导的社会主义理想虽有传统文化的根基,但确实来自西方,中国现有的政党政治也来自西方,不夸张的说,近代以来的政治文明基本上皆来自西方,在此情况下,中国要建立有自身特色的社会主义自由民主制度,恐怕也不可避免要学习西方的现代政治文明成果。当然,西方在创造现代政治文明的内涵和框架的同时,也宰制了世人对于现代政治文明的定义,遮蔽了更多可能,并且现在也问题丛生,中国在借鉴时自当要去芜存菁,取长补短。

从1922年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建立以来,人类世界还没有建立一套被普遍认可的,优于西方的现代社会主义民主体制。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以失败告终,在这方面恐怕无法给中国提供有价值的示范。而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制度虽然有各种亟待解决的弊端,深陷民粹化陷阱,常被资本操弄,但整体上看,西方的现代政治制度仍有其先进、文明的一面。中国要建立更优质的社会主义民主典范不应该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但在具体的制度设计和执行层面,却可以大胆采取开放态度,将西方比较成熟的政治理念和制度设计与中国实际结合。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国要在社会主义制度建设上走在人类社会的前列,同样需要汲取全人类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为我所用,创新发展。旅居美国的老一辈历史学家许倬云说过,全世界人类曾经走过的路,都算我走过的路。对于已经满百年的中共来说,应该要有这样的胸怀和智慧。因为不认同西方现有的自由民主制度而否定西方全部的现代政治文明成果,是不科学的,也是不明智的。因此,在以我为主、学习创新的主导原则下,中国应该系统的研究西方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搞清楚其中哪些方法、规则是适合中国需要的,并勇于在中国实践推广。

中国现有的政治体制有其优势,但也存在很多缺陷和不足——人民的政治参与权和自由太少,威权和专制色彩依然浓厚,只有中国建立起一套符合现代政治文明规则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切实保障人民的参政权和言论自由、集会自由,“集权专制”的帽子才能远离中国。当全世界都能看到,中国人民广泛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拥有合法的言论、集会自由,媒体可以自由的报道、批评中国,到时中国所宣扬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先进性,才会更有说服力。

要知道,社会主义本来就是从积极自由哲学当中生发的一套理论体系、批评体系、制度体系。社会主义的哲学根基就是基于辩证理性的积极自由的哲学。自由主义要求尊重个体的价值、契约精神、程序正义,公权公用等等,这对防止社会主义遭受封建主义、特权主义的侵蚀有重要作用,要把这些核心价值从资本的逻辑中剥离出来,在社会主义制度中得到更充分地实现。

社会主义的制度探索永远在路上,学习人类一切文明成果的过程永远不会结束。社会主义应该保持永远自省的精神,清醒看到自身的不足,对他国先进的发展经验保持开放的态度,在不断的学习、实践、创新中,取长补短,打造满足人类需要的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只有这样,社会主义中国才能真正立得住,才能生发广泛的道德感召力,才能给世界提供另一种可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