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誉算什么?我不过是一个吴孟超嘛,那算啥?救治病人是我的天职。

  ——吴孟超

  央视网消息:1949年的一天,正在当时上海中美医院做实习医生的吴孟超,清晨推开宿舍的窗户,发现楼下马路边躺着一排排和衣而睡的解放军战士……

  许多年后,这情景在吴孟超心中依然清晰:“我想,一个能领导和指挥这样军队的党,一定会有光辉的未来!”

  也是在1949年,被分配到当时华东军区人民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吴孟超,第一次交上了入党申请书。从此,无论面对怎样的境遇,对党的追随在他心中从未有过丝毫动摇。

  吴孟超曾说:“我这一生有三条路走对了,回国、参军、入党。如果不是在自己的祖国,我也许会很有钱,但不会有我的事业;如果不是在人民军队,我可能是个医生,但不会有我的今天;如果不是加入党组织,我可能会做个好人,但不会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分子。”

  1956年,吴孟超“三喜临门”——被发展为党员、参军、晋升主治医生可以单独开展工作。

  上世纪50年代末,肝脏的内部结构对中国医学界还是个谜,肝脏外科被称作禁区,没有医生敢进。“世界肝脏外科界不能没有中国的声音!”吴孟超连夜写报告,主张成立肝脏外科攻关小组。

  攻关小组反复试验,终于在1959年成功制作出中国第一具结构完整的人体肝脏血管模型,这让吴孟超和同事们在肝脏解剖研究上取得了重大突破。此后,吴孟超又创造了中国肝胆外科领域的众多“第一”。

  1991年,吴孟超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5年,他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1年,中国将17606号小行星命名为“吴孟超星”。

  许多人劝他,“已经走到顶峰了,该歇歇了”,吴孟超偏不。他带领学生开展研究,“让以后的人继续往前走”,即使到了96岁高龄依然坚持每周至少完成三台手术。因为长期捏手术钳,他的右手关节已经变形,拇指、食指像鹰爪一样微微内扣。曾经,别人不敢做的手术他做,有人说万一失败了对名誉不好,他却说:“我名誉算什么?我不过是一个吴孟超嘛,那算啥?救治病人是我的天职。” 

  2021年5月22日,吴孟超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在吴孟超长达75年的从医生涯里,拯救了超过16000名患者的生命。中国肝胆外科的中坚力量,80%是他的学生或是学生的学生。现在,我国肝癌手术成功率从不到50%提高到了90%。

  吴孟超的追悼会没有播放哀乐,播放的是震撼人心的《国际歌》。他是一位老师、 一名医生、一位院士、一名人民解放军战士、一名共产党员。遗体告别会上,吴孟超一身深蓝色海军军装,盖着党旗,面容安详。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