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全球主要经济体组成的七大工业国集团(G7)领袖于6月11日至13日在轮值主席国英国康沃尔(Cornwall)举行高峰会议。会议最重要的成果就是与会六国支持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提出的“重建更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简称B3W)倡议。该倡议拟于2035年前募集数千亿美元协助贫穷国家兴建基础设施,以抗衡中国已推动逾七年的“一带一路”倡议。

G7峰会的成果之一,即拜登提出的“重建更美好世界”倡议得到支持,试图以此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多维新闻)

G7领导人希望利用这次会议向世界展示,除了中国以外,富裕的民主国家可以提供另一种选择。至于如何注资此项全球基建计划,会议并未公布细节,与会各国尤其是倡议者美国也均未对资金来源表态。会议估计贫穷国家的基建缺口高达40兆美元,数千亿美元对此几乎是杯水车薪。

为了让中低收入国家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以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G7 每年需要投入1.5兆至2.7兆美元,才能填补投资缺口。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7年曾试图成立国际发展金融公司,为中低收入国家发展项目提供融资和便利。2017年,欧洲国家还试图通过设立亚洲基础设施基金来与“一带一路”竞争,但最终都失败了。

作为G7核心成员国的英美,近年都面临不断飙升的国家债务水平。与此同时,拜登在国内雄心勃勃提出的2.3兆美元基建计划,在被迫“缩水”后还是谈崩了。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美国两党争执不下,而根据一项最新民调,只有大约35%的美国人表示通过一项基础设施法案应该是国会的首要任务。

鉴于这样的背景,“重建更美好世界”倡议的资金来源,要寄望于美国,恐怕是非常渺茫的。美国既不能以倡议提出者率先慷慨解囊,要G7其他国家掏腰包就更是难上加难,况且法、德、意等国都有国内问题必须面对。

据白宫的描述,美国倡议的计划将把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现有基建项目拼接整合,同时鼓励私人融资。美、欧、日现有基建项目拼接整合,当然会挤占协助贫穷国家兴建基础设施所需援助,而兴建基础设施投资的回报周期长、利润低且风险大,如果没有国家的保障,要私人融资可能是奢望。

2021年6月12日,G7领导人峰会提出全球基础设施新倡议,对抗中国“一带一路”计划。(Reuters)

首先,G7希望利用私人资金,自己却没有预先承诺一分钱,而私人投资的主要动机是获利。谁会像中国 “一带一路”那样在贫困国家投资数十亿的高风险项目?西方可能会在这里或那里推动一些临时项目,但根本没有意愿、也无能力创建“一带一路”规模的超级项目。

尽管G7成员国都认同需要一个替代中国“一带一路”的方案,但目前他们对倡议的地理重点仍存在分歧。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热切希望G7倡议能够支持其在非洲的活动,而美国希望推动其在拉美和亚洲的活动,日本则主张关注印太地区。这样的众说纷纭,使得整个计划显得杂乱无章,茫无头绪。

拜登称,他希望由美国提出的“重建更美好世界”计划可以成为比中国“一带一路”方案更为优质的选项。但在发展中国家眼里,与拼凑起来的不同项目打交道,还要听从西方坚持的种种条件和要求,西方政府和机构过去曾利用提供发展资金来强迫受援国采取大幅政经变革,而中国不对投资附加政治条件。

与北京无条件提供投资和新技术一揽子计划相比,“一带一路”当然更受欢迎。许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赞赏中国从规划到建设的速度,这些国家也欣赏中国愿意按照东道国的要求建设,而不是告诉它们应该怎么做,以及只需同一个建筑商、金融家和政府官员的群体打交道的便利。

“一带一路”是由中国在2013年发起的一项倡议,旨在加强中国贸易路径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创设更为高效的贸易区域网络。图为2019年4月26日,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宴会,欢迎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方领导人夫妇及嘉宾。(新华社)

习近平于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倡议,强调将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与周边国家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创建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

迨自倡议提出迄今,已同140个国家和31个国际组织签署了205份共建合作协议,逾2,600项计划,总经费高达3.7兆美元。据估算,在2023年为止的10年期间,“一带一路”项目的投资总额可能接近1.3兆美元,是二战后“马歇尔计划”的七倍多。

“一带一路”东牵亚太经济圈,西接欧洲经济圈,穿越非洲、环连亚欧,是世界上跨度最长、最具潜力的合作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2020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货物贸易总额将达到19.6兆美元,占全球货物贸易总额38.9%。

中方倡导并推进“一带一路”合作的初心,是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同沿线国家开展合作,帮助他们发展经济、摆脱贫困,这恰恰是他们最需要的人权。比如,“中巴经济走廊”为巴基斯坦增加了250多亿美元直接投资,创造了7万多个直接就业机会。

中国为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发展,於2020年根据当时现有自贸协定或优惠贸易安排,对原产于23个国家或地区的8,000多个商品实施协定税率。图为2016年10月中国及格鲁吉亚代表签署两国自贸协定。(新华社)

2012年习近平首次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2013年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一带一路”倡议植根于历史,但面向未来;源自中国,但属于世界。“一带一路”建设继承了古丝绸之路精神,其初衷和最高目标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丝路精神”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高度契合,古丝绸之路之所以名垂青史,是因为它使用的不是战马和长矛,而是驼队和善意;依靠的不是坚船和利炮;而是宝船和友谊。沿着古丝绸之路,东西方文明实现了对话与交融。

更为重要的是,商品和知识交流带来了观念创新,这是交流的魅力、互鉴的成果。“一带一路”建设根植于丝绸之路的历史土壤,把沿线各国人民紧密联系在一起,致力于合作共赢、共同发展,让各国人民更好共享发展成果。这既是对“丝路精神” 的传承,也是中国倡议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目标。

今天的“一带一路”建设正是以开放包容的心态面向世界,它不是中国版的 “马歇尔计划”,不重复地缘博弈的老套路,不谋求霸权和势力范围,不以文明和意识形态划线。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不是中国一家的“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它的立场开放包容,规模宏伟,目标高远,道路越走越宽广,朋友圈越来越大;而G7的“重建更美好世界”的倡议则是以意识形态划线,拉帮结派、气量狭窄、急功近利。

两相对照,高下立判。因此中国无惧于与G7抗衡。

(本文作者花俊雄,系台湾旅美政治评论员;经《两岸犇报》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海外通讯】哪个才是另一种选择?G7或“一带一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