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今天(6月25日)上午宣布,追加提供100万剂阿斯利康(AZ)疫苗给台湾,运送时间预估将在7月中旬前,具体的时间还待后续协调。

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6月25日在记者会中宣布,将追加援赠台湾约100万剂AZ疫苗协助台湾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台湾外交部则表示,这批疫苗将于7月中旬前运抵台湾。(Getty)

这是日本继6月4日提供124万剂阿斯利康疫苗给台湾后,再次捐赠台湾,也是在美国、立陶宛向台湾捐赠疫苗后,再次获得来自日本的国际疫苗援助。茂木敏充宣称,日本很高兴能第一个提供台湾疫苗协助,包括蔡英文在内的很多台湾人都感谢日本协助,日方也觉得是一件好事。

台湾官方也在第一时间表达“感谢”,声称“日方率先伸出援手,展现日本对台湾的坚定友谊及高度重视,显见抗疫之路可能漫长,但是台湾并不孤单”。

与此同时,台湾民众对于日本捐赠的疫苗可谓相当纠结。

一方面,台湾疫情紧张,疫苗紧缺,再加上台湾人普遍拥有较为强烈的亲日情结,对日本愿意捐赠疫苗当然持欢迎态度,尤其是蔡英文政府和绿营媒体民众,对此可谓感恩戴德。

另一方面,不少台湾民众对于日本捐赠的这些阿斯利康疫苗又有点心有余悸。

台湾自6月15日开始为长者施打日本援赠的AZ疫苗,但猝死率太高,令台湾民众人心惶惶。(吴逸骅/多维新闻)

本月初日本捐赠给台湾的首批124万剂阿斯利康疫苗,6月15日开始对75岁以上的老年人全面接种,但是在短短八天之内,就造成144人死亡。由此而导致的死亡总数,不仅超过日本,而且超过欧洲所有主要国家在注射AZ疫苗导致的死亡案例总数。

这个致死率实在太高了,而且在其中一些统计时段,因注射疫苗导致的死亡人数,还超过因感染不治造成的死亡人数。所以这哪里是注射疫苗,对很多老年人来说,分明是注射毒药。

为缓解恐慌,民进党政府当时向社会声明,说台湾本来每天就有100来老人死亡。但问题在于,注射疫苗与死亡案例之间的联系,当局根本没有办法说清楚,所以谁也没法保证一针下去会是什么结局,特别是老年群体,唯恐一针下去上了死亡名单。所以,这些疫苗到底安不安全,当局应该给民众一个科学的说法。

事实上,日本捐赠给台湾的AZ疫苗,早就有媒体报道说,就是因为不安全,日本人自己不敢用、不愿用,扔了又觉得可惜,才捐赠给台湾的。尽管日本和台湾政府都驳斥了这种说法,但从疫苗的实际注射效果看,这个说法很难说就是空穴来风。

所以有不少人认为,日本其实就是抓住了台湾弱点,一边处理库存,一边对台湾进行感情投资,一边用台湾人当试验品,这种无耻行为在本质上和谋杀无异;而在台湾,因为民众“聊胜于无”的无奈心态,更因为那些政府当局的意识形态与政治利益,硬是放着唾手可得且安全有效的大陆疫苗不用,宁愿90度鞠躬接下日本送来的“杀人疫苗”。所以,到底是人民福祉重要,还是政治意识形态重要?

蔡英文在脸书发文感谢立陶宛赠台疫苗,但民进党政府应该反省的是,以生技产业为傲的台湾,何以沦落至疫苗得靠外援。(Facebook@蔡英文)

更可悲的是,台湾并不是一个落后经济体,生物科技也并不落后,甚至还是蔡英文2016年首次竞选台湾总统时提出要强化的“五大产业”之一,但是,迄今为止,居然连一只进行过三期临床认证的疫苗都没有生产出来,这其中原因出在哪里?

而在此前的国际疫苗争夺战中,除了中国大陆,居然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台湾伸出援手,包括美国,从而使得台湾的疫苗接种率和阿富汗一个水平,从而为此次疫情爆发埋下了伏笔。所以,美日等国经常说把台湾当成重要伙伴,台湾尤其是民进党政府也把美日当成靠山,在台湾人需要的关键时刻,这个靠山到底可靠不可靠?

这几天,欧洲小国立陶宛捐赠了台湾2万剂AZ疫苗,民进党政府又把这当成外交政绩吹嘘,成了台湾在国际社会不孤立的又一证据——姑且不论立陶宛根本就是个弹丸之国,就算它像民进党政府吹的那样重要,蔡政府有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不是台湾向立陶宛捐赠疫苗,而是立陶宛向台湾捐赠?台湾又是怎么沦落到今天这样,需要立陶宛这种国家援助的地步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