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香港《苹果日报》(以下简称《苹果》)受警方冻结资产影响,宣告停刊。有着26年历史的《苹果》曾在香港呼风唤雨,但眼看楼塌也就是短短一周。香港建制派对此大声叫好,但泛民派及香港民间仍存在不少抵触情绪,比如有市民排队抢购《苹果》,西方和台湾则高声批评中共和港府“扼杀新闻和言论自由”。但对北京来说,整顿《苹果》,恐怕只是香港社会全面“刮骨疗毒”的一个开始。

香港《苹果日报》于6月24日出版最后一期,表示会印刷100万份告别读者。(香港01)

此番《苹果》停刊,起因于一周前香港警方展开的搜查和拘捕行动,警方认为《苹果》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串谋勾结外部势力危害国家安全,涉案证据为2019年以来《苹果》刊登的数十篇“呼吁外国制裁”的文章。虽然警方尚未公开是哪些文章,但根据港媒整理可见,《苹果》过去的一些社论和专栏文章,的确是充斥着立场里通外国、不断呼吁外国制裁中港的言论,显然已经触及北京“国安”红线。

例如,香港《苹果》主笔李平在去(2020)年5月26日的“苹论”社评《播毒杀港 中共邪恶 世界埋单》曾提到:“如果民主世界还止步于口头声援,不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对中共采取强有力的制裁,何异于让真正的人类公敌、千古罪人继续祸港祸全球?”“苹论”其后又两度呼吁外国制裁中港官员,当年6月13日的社评称“但愿美国国会、政府能发挥《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的威力,尽快把制裁对象扩至更多中港高官”。

有看法认为,《港区国安法》是在2020年6月30日生效,并无追溯力,而这些呼吁外国制裁的《苹果》社评都集中在此前刊载,因此能否回溯作为呈堂证供仍有争议。但是平心而论,香港作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本地媒体竟能公然且频繁发表“勾结外国”、有害“国家安全”的言论,甚至将本国政府批判为“人类公敌”、“千古罪人”,着实令人瞠目结舌,也的的确确构成国安疑虑。

更不用说,在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还前往美国晤见多名政要,包括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等人,公然喊话“我们正在为美国而战”,并将香港形容为“敌人的阵地”,呼吁美国支援香港示威者。

2019年10月,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左一)和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右二)会见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左二),寻求她支持香港的反修例运动。(Twitter@Nancy Pelosi)

2020年5月《港区国安法》施行前夕,黎智英接受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赵少康访问时,更露骨地宣称希望CIA和美国、英国介入香港局势,称“他们的支持是我们唯一能够撑下去的(理由)”。几天后,《苹果》的头版就用英文全版号召支持者“一人一信”寄给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呼吁他出手“救香港”,阻止北京通过《港区国安法》。

凡此种种,无疑都是明显地勾结外国、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的行为,类似行径若发生在西方或台湾恐也难逃法律究责,这也反映了西方和台湾将《苹果》关门说成“扼杀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指控站不住脚。

与其说北京和港府整顿《苹果》攸关“新闻和言论自由”,不如说更多是关于“国家安全”的问题。然而,香港市民这几天声援《苹果》展现出的抵触情绪,也反映《苹果》长年来在香港发挥的政治影响力,也绝非和外部势力勾结这么简单,而是有其本土的意识形态基础。

香港回归后,经常可以在香港的社会运动中见到有民众挥舞象征英国殖民统治的“港英旗”,而在反修例运动中,更有不少人拿着英国国旗和美国国旗游行,甚至成群结队前往驻港美国领事馆请愿,呼吁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同一时间,香港《苹果》和各种报刊媒体则可以成日抹黑、攻击“中共暴政”,甚至鼓吹推翻中共和主张“港独”等等,可以说香港社会有着根深柢固的“亲西方、反共”意识形态,《苹果》只不过是这种意识的极端化反映。

2021年5月28日,香港区域法院宣判黎智英等非法集结案,经常举着英国国旗参加各种香港示威的王婆婆到法院外声援,并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香港01)

香港社会“亲西方、反共”的意识形态,和殖民地香港在战后成为中国大陆百万逃港难民的聚居地密切关连。这些逃港难民几乎都带有强烈反共的意识形态,来到香港后接受英国殖民统治和资本主义制度的洗礼,许多日后成为香港社会中坚,其中黎智英就是出了名的逃港者。

殖民地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和“亲西方、反共”的意识形态,在回归后实施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框架下保留了下来,而且在香港的政治、经济、教育、文化、传媒等领域不断深化,持续影响香港年轻一代的世界观,成为内生性的矛盾。

然而,随着这两年《港区国安法》通过、香港选制改革确立“爱国者治港”原则、国安教育全面推行,香港可以说进入了“一国两制2.0”的时代。最明显的是北京中央政府加大管辖力度,在香港强化了“国家”的存在。此次整顿《苹果》,可以视为“一国两制2.0”在传媒领域的落实,未来北京和港府还可能对香港的经济、教育、文化、传媒等各个领域进行更大幅度的整顿,也可能加速香港融入内地的进程。

4月15日为“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香港有小学举办一连串相关的教学活动,宣导国家安全、国安法等概念。(多维新闻)

对于北京和港府而言,在排除外国干预、恢复香港社会稳定后,如何有效化解香港内部的矛盾、争取民心,让香港真正“回归”,将是香港未来能否长治久安的关键。而对部分坚持反共的香港人来说,则必须认识到香港进入“一国两制2.0”已是事实,过往或许可以自由地把香港当成“反共基地”,但如今重新认识自己的国家──认识中国和中共已经无可回避。未来一国两制2.0很可能长期维持“现在进行式”,尽管香港社会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感到不适应,但“刮骨疗毒”恐是必经一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