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威斯康星州众议员加拉格(Mike Gallagher)6月21日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刊文称,中方“系统性”隐瞒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并且散布关于病毒起源的假消息,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6月23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予以了回应。

赵立坚指出,自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始终本着开放、透明的态度,毫无保留与各国分享防控诊疗经验,中方两次接待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来华并同该组织发布联合专家组溯源研究报告,为全球溯源工作作出的积极贡献举世公认。

赵立坚表示,2019年7月威斯康星州曾暴发大规模“电子烟疾病”并且全球至今仍未看到相关疾病的明确结论,因此想问问这位众议员当时是否对此予以过足够关注,是否认为这是美方的“系统性隐瞒”。如果这位议员想探寻结论,建议其不妨驱车到离威斯康星州仅一小时车程的德特里克堡,了解那里的真相或许有所帮助,因为2019年6月德堡因被检查出未遵循程序,存在机械故障与泄漏问题而被勒令停止研究工作,而几乎同时威斯康星州就暴发了“电子烟疾病”。

赵立坚指出,美国面对国际社会的普遍质疑和关切三缄其口、躲躲闪闪,他们究竟怕什么?真正“系统性隐瞒”的不是别人,正是美国自己。中方再次要求美方尽快开放德堡生物基地,向国际专家提供了解相关信息的必要准入,并公布遍布全球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的研究状况。

此外赵立坚还列举了德堡过去做过的一些“毫无道德底线的”研究以及“放毒”活动,比如保护并招募德国纳粹细菌战实验室主管特劳布(Erich Traub)和侵华日军“731部队”负责人石井四郎这样的战犯,以及活体实验负责人戈特利布(Sidney Gottlieb)曾连续77天给7名黑人囚犯注射超量致幻剂以验证药物的逼供功效。

据了解,加拉格在他发表的文章中将大流行比作“中国的切尔诺贝利事故”,指责中方自武汉暴发疫情起就隐瞒真相并以“战狼”的方式散播谎言。

需要注意的是,加拉格在文中只是提出了“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假说,未指出明确证据,此外他没有提到与威斯康星州暴发“电子烟疾病”以及德特里克堡有关的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