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以来都展现自信的同时,时不时也会在口头上展现强硬。尤其在行动上,拜登通过访问欧洲,有序推进了所谓的盟邦及价值观外交,加大对北京的施压。但是,下半年要想和北京接触与对话,拜登保持自信的同时,其执政团队也应该放低姿态,寻求对话的机会。

拜登结束欧洲行回国不久,就传出美国官员尝试接触北京,开启一系列对华外交攻势的消息。美国国务院6月23日第一时间做出回应,否认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将在下周意大利二十国集团(G20)部长级会议上同中国外长王毅举行会晤。

2013年12月4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合影留念。(AP)

无论之前美国官员尝试接触北京的传闻是否属实,拜登政府第一时间否认相关外交计划,也是为了避免让自己处于比较被动的地位。毕竟对于两个对抗的大国,从外交策略上讲,先迈出对话第一步的一方,很容易被认为是最先让步或妥协的一方。

有关拜登政府下半年开启和中国的对话,并为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铺路的传闻绝非空穴来风。从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俄美元首“普拜会”后提到中美元首会晤那时起,拜登政府的外交工作重心就已经转向“习拜会”。

但是,为了促成习拜会,拜登及其幕僚首先要在政策上有一些调整,比如改变特朗普时期遗留的一些决策。至少白宫应该在姿态上做出改变。

从竞选到胜选再到执政,拜登一直都以审慎的态度看待美中关系。上台后,拜登也保持审视乐观。他和他的幕僚对外致电,都是先周边、先盟友,然后再到中国。比如,阿拉斯加的中美高层磋商,也是拜登一番盟邦外交后才举行。甚至为了照顾国内,或者准确说顾忌国内,布林肯还拒绝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向他发出的访华邀请。

这就是美国的高傲。

拜登政府的这种高傲姿态很多。美国国务院第一时间否认布林肯计划会晤王毅,也是将自己姿态摆得很高;白宫透露拜登计划在会晤习近平前邀请四国安全对话(Quad)机制的国家领导人访问华盛顿,继续施压北京;美国访长越级沟通中共军委领导层被拒绝,然后反过来指控中国拒绝对话。这都能体现美国人的傲慢。

拜登不承认和习近平的私交或友谊,也是一种傲慢。这和美国政治文化有关,而非拜登本人性格使然。拜登就是要通过这种口头功夫或媒体公关营造一种强势的形象。

美国每一届新政府,上台伊始都会展现自信,甚至过度自信,这是可以理解的。拜登、布林肯、沙利文和坎贝尔(Kurt Campbell)都是民主党政府“老人”,不但自信,更显傲慢,自认为可以驾轻就熟地处理好对华关系。只不过,考虑到国内政治因素,他们又不得不展现耐心。其实,他们心里明白,务虚层面的较量短期内难见胜负,双方终究还是回到务实对话的轨道上来。

既然拜登政府升级了对中国的定位,强调战略竞争与对抗,淡化合作与对话,就更应该“升级”中国的地位,将中国视为平等对手,而非居高临下地施压和发号施令。只要美国有对话的诚意,北京就不会拒绝对话。只有平等以待,白宫才有可能与北京寻求可预测和稳定的双边关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