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2016年受熱浪侵襲,令大堡礁出現嚴重白化,研究人員近日發文講述調查結果,大量珊瑚被熱死,情況極不樂觀,左圖為2016年3月攝,右圖為同年5月攝。(Global Coral Bleaching圖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于美东时间6月21日发布报告,指受全球暖化、气候变迁影响,建议将澳大利亚的世界自然遗产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列入“濒危”(In Danger)等级,交由今年7月中旬在中国大陆福建省福州市召开的世界遗产委员会议讨论后决定。

对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此一提案,澳大利亚政府大为光火,指称教科文组织并未正视澳大利亚在保护大堡礁工作的花费及努力,在全球甚至还有不具名的澳大利亚官员对“路透社”(Reuters)记者暗示当中或有“政治因素”干扰,意有所指的影射近年与澳洲关系降到冰点的会议主办国中国(大陆),为了“教训”澳洲或在其中发挥影响力。

姑且不论教科文组织的“提醒”是否为基于事实的陈述,很明显的,澳大利亚政府为让大堡礁不列入“濒危”名单,另辟“政治”战场,很明显的是想呼喊西方“盟友”同站“抗中”阵线,再次上演于2020年底由大陆讽刺画家“乌合麒麟”以澳大利亚军人的阿富汗暴行创作掀起的“假照”(fake photo)风波,美、英法、加等国不问事实即声援澳大利亚的情景。

大陆讽刺画家“乌合麒麟”以澳大利亚军人的阿富汗暴行创作掀起的“假照”(fake photo)风波。(微博@乌合麒麟)

不过,很不幸的,纵使澳大利亚政府力陈为了保护大堡礁尽了多少努力、花费多少金钱,甚至以许多世界自然遗产同遭全球暖化之害,努力的程度也比不上澳大利亚,却成为此次被教科文组织提案列入“濒危”的唯一选择,左证“政治因素”干预的说法并非无的放矢,恐怕也难得到普遍支持。

大堡礁的“濒危”进程

虽然澳大利亚政府指责教科文组织“居心不良”,事实上,教科文组织早在2012年就曾对澳大利亚提出警告,指大堡礁长期受到航运噪音、海底建设、探测声纳干扰影响,若没有保护计划,将会被列入“濒危”名单,结果澳大利亚在2014年先核准将艾博特角(Abbot Point)港扩建成球最大运煤深水港及工程废砂倾倒入海计划,才拿出《大堡礁2050年永续发展计划》(Reef 2050 Long Term Sustainability Plan)应付教科文组织,但其废砂入海计划不意外的再次接获一次“警告”。

虽然澳大利亚提出大堡礁永续计划,但大堡礁却在2016年、2017年、2020年分别遭受大规模珊瑚白化,造成1/4大堡礁珊瑚死亡、2/3受伤,但澳大利亚政府仍在2017年核准印度阿达尼(Adani)集团在大堡礁附近的卡麦可(Carmichael)煤矿的开采规划,逼得教科文组织当年七月再次讨论是否要将大堡礁列入“濒危”名单,最终仍在澳大利亚政府的争取下给予建议后,决定不列入名单。

澳大利亚将北京指为让大堡礁“濒危”的幕后政治黑手,其实是对西方盟友发出的“抗中檄文”,但在科学证据之前,却形同给盟友发出一张“耻度”测验卷。

被“政治对待”的大堡礁

从上述的“历史事实”来看,澳大利亚政府称大堡礁被列入“濒危”是因为“政治因素”干扰,其实并没有错,只是要将箭头指向从2013年即执政至今的澳大利亚自由党政府,“选举考虑”造就始终被“政治对待”的大堡礁。

事实上,澳大利亚自由党政府一直是以促进经济发展、确保就业争取选民支持,那是因为澳大利亚的经济结构除了大规模的农牧业外、煤、铁矿原料,为了兑现承诺及争取选民再一次支持,让澳大利亚成为国际减碳与抗暖化政策的强硬反对派,教科文组织近10年来虽然多次警告大堡礁“濒危”,但澳大利亚政府依然通过多个会让大堡礁“加速濒危”的开发计划,让大堡礁成为既是世界自然遗产,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煤矿航运航道的矛盾之地。

不过,澳大利亚政府就是有办法对教科文组织产生台面下的影响力,让大堡礁屡屡获得“不濒危”的“假认证”,得以继续维持高强度观光活动,坐收每年多达十亿美元(1美元约6.48元人民币)观光收入及以万人计的就业机会。

老实说,若不是大堡礁被列入“濒危”可能形成国际压力,逼澳大利亚政府缩减在大堡礁的观光活动、投入更多保育工作,进而影响经济、就业,澳大利亚政府会否如此光火,仍在未定之天。

不管怎么说,澳大利亚政府就是将大堡礁“濒危”的箭头指向北京、对世界遗产委员会议主办国中国(大陆)的“檄文”发给了“盟友”,接下来,就看西方各国能否再次展现“假照片”风波时相同的“耻度”,站出来“声援”澳大利亚。至于北京有无在大堡礁的“濒危”上发力,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退万步言,就算有,那也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