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及澳门驻台办事处陆续发出公告“暂停营业”,台湾驻港代表处也只剩下1名官员及逾50位当地雇员苦撑,但因官员签证7月即将到期,可预料台湾驻港办或许在短时间内也会“行将就木”。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发生,除了香港反修例事件以来台港间争拗不断外,对“一中”的认同差异也是主因。

台陆委会主委邱太三出示港府要求台湾驻港官员签署的“一中承诺书”。(YouTube@大陆委员会)

2018年2月,港人陈同佳在台湾杀害女友后潜逃回香港,由于港台并无移交疑犯的机制,香港保安局因此在2019年2月提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允许港府向中国内地、澳门和台湾等司法管辖区移交嫌疑人和进行法律协助。然而,这样一项看似为公平正义而制定的法律,却被解读为“送中”条例,部分港人担忧法案一过,即有可能被内地越境逮捕甚至审判,引发反修例运动,随后更演变成暴力事件。

如今,港澳驻台单位纷纷撤点,台湾驻港人员未获发新签证,港府特别提到台湾驻港单位在反修例事件中有所介入;更重要的是,相关人员不愿签署“一中承诺书”,不遵守港府、澳方的规定,才会造成现在的结果。

然而,若从台湾的角度来看,除了现行宪法仍是一部明确的“一中宪法”外,就连《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与《港澳条例》,也都是秉持“一中”原则,蔡英文更屡次宣称会遵循《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处理两岸关系,但似乎都是开“空头支票”,从来没有真正实践。

在1995年一篇题为《台湾因应九七之道》的《中国时报》投书中,当时的政治大学蔡英文教授曾以《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为例,称两岸四地(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可以以“一国两区+两次区”的“一国四区”概念解读,当中蔡英文也提到了钱其琛的“钱七条”,他预期台港关系将会双轨化,若牵涉到中共主权与两岸关系的议题,须由两岸协商,其他则是台港直接处理,事后发展基本也是如此。

此外,蔡英文在2000年陈水扁政府任内担任陆委会主委时,也曾在立法院讲过“一中各表”。当时面对立委陈超明质询时,蔡英文曾说,“我们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是在1992年所谈的过程,在我们的立场,是各自表述一个中国”。该年8月《工商时报》的一篇报道中,蔡英文甚至表示,“一个中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台湾没有空间与可能性去逃避一中的问题。蔡英文当时说,无论统一、台独或维持现状,台湾人民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未来的“一个中国”。有趣的是,那时蔡英文还说,台湾虽然是个开放性的多元文化,但“中国文化”仍是核心。

蔡英文在1995年时投书媒体称两岸四地可视为一国四区。(Facebook@陈以信)

一个原本提出“一国四区”、认为台湾不能躲避“一中”问题,甚至表示“未来一中”是台湾唯一选择的人,却随着其接任民进党主席、2012年后连续三届代表该党参选总统后,宛如从来没说过那些话一样。当然,对蔡英文与民进党来说,大可以“时空环境不同”一语带过。但是若只会为反而反,自愿放掉可能的互动与融冰的契机,只会让台湾筹码越来越少,路越走越窄,“一国”可能不久就会到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