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议员陈恒镔就扩阔香港发展局“精简发展管制督导小组”组成和职权的工作进度及成效作出了提问。在2021年6月23日,香港发展局局长黄伟纶的书面答复却未正面响应有关问题,行文措词几近直接复述陈恒镔的提问,更将与小组无关的检讨法例工作拿来充撑场面,令人怀疑精简发展小组表现很有可能未如理想。

2017年10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在《施政纲领》下为“开拓土地”列出了一项“短期措施”,那就是“于发展局规划及地政科成立督导小组,研究如何尽量统一及理顺发展局辖下相关部门在审批发展项目时所采用的标准和定义”。到2020年11月的最新一份《施政报告》演辞,她又表示“已授权发展局局长扩阔其督导小组的组成和工作范围,包括纳入发展局以外的审批部门;以便更全面地检视港府和私人项目的发展审批程序,以及理顺各个政策局之间与发展相关的规定”。

香港发展局局长黄伟纶的答复,令人怀疑精简发展小组表现很有可能未如理想。(HK01)

虽然“精简发展”小组的出现自本届港府上任之初已见相关构想,但迄今为止其工作速度及成绩实在都难言令人满意。小组首批安排等到2019年6月才能公布,牵涉具体成果仅有《园景及綠化上盖面积》、《发展管制参数:建筑物高度限制》两份新订联合作业备考而已,及后的第二、三批安排亦只涉及新订联合作业备考《可持续建筑设计指引:楼宇间距及楼宇后移》与地政处作业备考《设计、规划及高度条款》,甚至连一份只供一般参考的“非建筑用地”常见问题文件都要拿来滥竽充数。

局长竟不悉小组成立日期

尤为讽刺的是,按理负责召集精简发展小组的黄伟纶,近一年间竟然连其成立日期都有多于一种说法。去年11月他回答陈克勤立法会议员时称“发展局规划地政科于2017年10月成立精简发展管制督导小组”,到12月回答刘国勋立法会议员时变成“由发展局与其辖下规划署、地政总署和屋宇署在2018年组成”,然后今个月初他响应“全方位增加土地供应”议案时又说“在去年,在行政长官的支持之下,发展局成立了精简发展管制督导小组”。连香港决策局长都没弄清楚小组成立日期,怎能叫人放心相信在他带领之下小组工作会有充足成效?

况且精简发展小组本身成立目标明明是要检讨发展局内部如何加快其土地发展审批程序,但结果作为“短期措施”的它自身运作效率亦未见得有多高。现在小组督导范围又要扩展去到该局以外部门,可是局长早前在今年4月还只表示“由于扩阔精简程序的工作自去年年底才开始,我们现正咨询相关部门,以便草拟经扩阔工作范围下的初步精简建议”,换句话说相关部门沟通接近半年之久连其工作范围都没确定。

随着港府换届在即,难免叫人愈加担心精简发展小组工作最后逃不过被迫停止或草草了事的命运。如果主事官员真想它发挥出加快开拓土地及发展房屋的作用,他们最先需要“精简”的大概是小组自身运作程序,别再抱持官僚作风缓慢处事。否则无论再成立多少个类似的小组、委员会或什么组织机构,结果都只会是激化重床迭屋的架构、制造更多可用作借口的名目,对于实际解决问题没有帮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