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因为身体原因,在中共建政后绝大多数时间里,都远离政治斗争韬光养晦,但也一步步被推向前台走上不归路,文革中成为毛泽东的亲密战友、“永远健康”的副统帅,1971年出走坠机温都尔汗。毛泽东虽在林彪出走后表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无法可设,由他去吧”,但林彪的出走对毛林无疑是两败俱伤。

1936年,毛泽东在陕北与创建井冈山根据地的部分干部合影。前排左一罗荣桓、左二陈光、左七林彪,后排左一赵尔陆、左六为毛泽东。(浙江省图书馆)

林彪1907年出生于湖北黄冈,在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年级最小,比邓小平还小3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1900年代出生的邓小平、陈云、林彪等人,相对于1890年代前后出生的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人,属于第一代领导集体中的第二梯队,原本就在接班序列之中。

林彪原名林育蓉,系中共早期领导人林育南、林育英堂兄弟,早年考入董必武等创办的武昌共进中学。在校期间与中共早期领导人陈潭秋、董必武、恽代英、林育南、林育英等接触较多,1925年经林育南介绍加入中共,次年在林育南推荐下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并改名为林彪。毕业后进入叶挺独立团任排长,1927年任11师73团即原叶挺独立团连长的林彪参加了南昌起义。1928年井冈山会师后,林彪任红四军营长,次年升任红四军两大主力之一28团团长。

1929年,时任红四军军长朱德与党代表毛泽东爆发红四军领导权之争。在红四军第七次党代表会议上,支持朱德的一方占据多数,毛泽东被免去职务前往福建“养病”。在这次会议上,林彪选择支持毛泽东,对此毛泽东多年后仍念念不忘。1966年会见来访的越共总书记胡志明时,毛泽东就称:“那时,林彪同志同我一道,赞成我。他是在朱德领导下的队伍里,他的队伍拥护我。我自己的秋收暴动的队伍,却撤换了我。”

1929年12月,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会议即古田会议上,毛泽东重新掌握红四军指挥权,结束了朱毛之争,此后林彪不断被毛泽东委以重任。1930年2月,林彪出任红四军军长,时年23岁。1932年红一军团成立,林彪出任军团总指挥。1937年,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林彪出任红一方面军改编的115师师长。虽然抗日战争绝大多数时间里林彪都在养病,但逐鹿东北时毛泽东仍点将林彪,后执掌百万之众的第四野战军,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1955年授衔时,在中共十大开国元帅中排名第三,仅次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副总司令朱德、彭德怀。

可以说,林彪是毛泽东在军中真正的嫡系,最信赖的将领。也正是因为毛泽东的信任,1929年革命低潮时,林彪曾在给毛泽东的信中提出“井冈山红旗到底能够打多久”,毛泽东并未在意称“林彪的说法是小孩子之见”,反以公开信的方式回应林彪,这就是有名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遵义会以后战事不顺,林彪曾试图联合红一军团将领向中共中央建议,负责军事指挥的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三人团让权由彭德怀指挥,在红一军团将领无人响应的情况下,林彪仍以自己的名义发出了电报。毛泽东同样以林彪还是个“娃娃”并未加以怪罪,反而是彭德怀后来一再被毛泽东责问是否是他鼓动林彪的。

1967年10月1日周恩来、毛泽东、林彪(左起)在天安门城楼上。 (视觉中国)

中共建政后,林彪因身体不好长期养病,事实上抽身于中共大多数政治斗争之外,当然这并不妨碍林彪在毛泽东信任下步步高升。高饶事件后,林彪与邓小平一同当选政治局委员;1958年,毛泽东因朱可夫事件担心军中实力派时,林彪被补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一跃成为中共党内仅次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的六号人物,毛泽东抬林压彭、以林代彭初露端倪。

1959年庐山会议上,毛泽东点名林彪上山参会,林彪第一个站出来批判彭德怀。但在谈及长征中的信时,林彪也澄清“我当时写信给中央,要毛、朱、周离开军事指挥岗位,由彭德怀指挥作战,事前并没有同彭德怀商量过,与彭德怀无关”。彭德怀被免职后,林彪接替彭德怀出任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同样因为身体原因,名义上林彪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实际上是由中央军委第二副主席贺龙主持,具体工作由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有毛泽东“大警卫员”之称的罗瑞卿负责。

文革爆发前的1965年罗瑞卿被打倒,文革爆发后贺龙被打倒,林彪被推上前台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随后,在“三支两军”政策下,军队全面介入地方文革并接管地方政权,作为主管军队日常工作的林彪地位飙升。其部属黄永胜出任总参谋长、李作鹏出任副总参谋长兼海军第一政委、吴法宪出任副总参谋长兼空军司令、邱会作出任副总参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掌管中央军委办事组,实际掌控军队。

1969年中共九大上,“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写入中共党章;九届一中全会上林彪当选唯一的副主席,林彪夫人叶群及黄永胜、李作鹏、吴法宪、邱会作一同跻身政治局委员。1970年,围绕国家主席存废之争,毛泽东与林彪产生嫌隙。同年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不点名批评文革中崛起的张春桥,导致与会中央委员认为毛泽东对张春桥不满,争相攻击张春桥。这令毛泽东震怒,会后发起“批陈整风”剑指执掌军委办事组的黄永胜、李作鹏、吴法宪、邱会作,毛泽东与林彪决裂。

在毛泽东的步步紧逼下,据中共官方公布的资料,林彪之子林立果甚至制定了武装政变刺杀毛泽东的计划《“571工程”纪要》,但因毛泽东提前返京失败。1971年9月12日下午15时,毛泽东秘密返回北京,是日夜林彪、叶群、林立果等人于北戴河机场驾机出走,于13日凌晨在蒙古国温都尔汗坠机,机上人员全部死亡,史称“九一三事件”。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工作人员查看林彪座机残骸。(视觉中国)

对于林彪的出走,林彪之女林豆豆坚持认为林彪出逃是被叶群等人“劫持”。林立果未婚妻张宁也回忆称,因为生病,“林彪在叶群手上有时就像线牵的木偶”。时至今日,林彪究竟是否被绑架出走,已经很难搞清楚,但林彪的出走对毛泽东的打击无疑是极大的。据担任毛泽东警卫长达25年的陈长江披露,林彪虽然死了,但毛泽东的精气神也倒了。

“‘九一三事件’对于毛主席来说,无疑是个难以承受的巨大打击,他的内心充满难以言状的痛苦,他的追求和自信都受到了严重损害。从此毛主席的身体每况愈下。头几天,毛主席没有合眼,除说天要下雨几句外,再也没有说过话。一连几个月,他精神都不好,脸色苍黄,吃饭睡觉都不正常,也不像以前主动和警卫战士说话,甚至不想见任何人。”事实上,林彪的出走宣告了毛泽东文革理想的破产,“九一三事件”对于毛林而言两败俱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