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C Future

  翻译 |茹小茹

  来源 | 酷炫脑

  莱斯利·埃文斯·奥格登(Lesley Evans Ogden)说过,多数人的一生中都会有过重大创伤的经历。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抹除这些回忆吗?

  新婚夫妇玛格丽特·麦金农(Margaret McKinnon)和她的丈夫于2001年8月23日夜晚在加拿大登机,并踏上了前往葡萄牙里斯本的旅程。但这可不是一次普通的蜜月旅行。

  Via:giphy

  正当麦金农乘坐的越洋航空236号班机在大西洋上空盘旋时,这座航班经历了灾难性的燃料泄漏,飞机的引擎停止了运转。经历了长达半小时的混乱局面之后,飞行员决定在亚速尔群岛迫降。这是一个距离葡萄牙海岸约1360公里、与世隔绝的岛屿。这时机组人员已经与军民联合空军基地拉日斯建立了通讯联系。当飞行员操纵着颠簸的飞机成功着陆后,机轮与地面的摩擦产生了大火。

  惊慌失措的乘客和机组人员从逃生滑梯上下了飞机。在撤离过程中,两人重伤,十六人轻伤,但所幸,293名乘客和13名机组人员全部生还

  事故现场,10个轮胎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瞬间爆了8个

  然而,对于麦金农一行人而言,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这段可怕的经历不断以侵略性的回忆和梦魇的形式重现。这一现象引起了已经成为临床心理学家麦金农的兴趣。她开始着手研究创伤对大脑的影响,具体来说就是精神创伤对人类记忆的改变,以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致病机理。近年来,该团队一直在尝试解读为何恐惧经历会在我们的大脑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一旦探明精神创伤的深层原因,或许我们就能找到疗愈心理创伤的灵丹妙药。

  01 可怕的烙印

  几十年来,恐惧和记忆之间的联系一直吸引着科研人员和临床医生的兴趣。然而,他们得到的实验数据往往相互矛盾。有些研究发现,人们对创伤事件的回忆非常生动而强烈,几乎所有的细节都栩栩如生。而其他研究则发现,创伤事件的回忆片段往往是混乱且支离破碎的,难以拼凑成真正完整的事件。

  Via:Freepik

  关注创伤经历记忆本身的研究一直屈指可数,尤其是针对某个特定的、很多人共同经历的事件更是少之又少。于是麦金农决定对236航班上其他乘客的记忆进行密切追踪。

  麦金农想借此机会研究一个非常‘受控’的环境。她的团队对十五名乘客的记忆进行了追踪,并对他们经历过的三个共同事件的感受进行了对比。这三件事分别为飞机迫降事件、9/11事件,以及同年发生的一件平平无奇的事。受访者中有六人表现出PTSD症状

  Via:giphy

  研究人员向受试者提出了几个问题,其中包括:“请简述你印象中的关于那件事的所有细节”,“你当时在想什么,感觉怎么样,机舱里的灯光明亮吗? ”等。受试者的回答被拿来与遭受创伤较少的对照组成员以及现实记录进行了对比分析。

  他们发现,无论乘客是否患上了PTSD,他们都对这一事件留下了生动而强烈的印象,这进一步证实了恐惧能够改变大脑储存记忆的方式。麦金农说:“那些患上PTSD的乘客,不仅对该空难,而且对911事件,甚至同一时期的其他普通事件,都能滋生出许多不相干的记忆细节”。这说明它们编辑或淡化记忆内容的能力出现了问题。

  Via:giphy

  麦金农承认,她的研究只包含一个很小量的样本,因而实验结论的应用需要持谨慎态度,但这一结果确实很有趣。

  由此看来,创伤记忆比普通回忆更加生动,那么它们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大脑具有多个记忆系统,包括躯体记忆(比如怎样骑自行车)、旋律相关的听觉记忆、以及最普遍的陈述性记忆。陈述性记忆系统与海马体密切相关,其存储内容范围广泛,典型的例子包括车辆在停车场中的位置,或者简单的数学题,如二加二等于四。

  然而恐惧记忆的激活通路有所不同。人体的应急反应控制中心——杏仁核,是大脑颞叶左右两侧的一对杏仁形结构,主要掌管恐惧等情绪记忆以及与食物、性或毒品相关的愉悦记忆。总之,当某段记忆特别出乎意料或浓墨重彩时,该记忆系统就会被激活

  杏仁核

  这大概解释了感官感受与情绪回忆之间的联系。比如,古龙水的香气会为何会令你想起初吻呢?因为嗅觉也是一种高保真度的记忆形式

  在经历了可怕的创伤后,我们的生存系统就会付诸行动,进而形成所谓的单次试验记忆。“如果一个人曾从虎口逃生,或者目睹过类似的情形,你就会对老虎产生恐惧,”研究行为科学和精神病学的教授克里 · 雷斯勒(Kerry Ressler)解释说。这与学习完全是两码事,因为那无法引起情绪的波动。雷斯勒说: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这大有裨益,因为一个物种必须将事关生死存亡的事放在第一位。”

  当人们感到恐惧时,大量的肾上腺素会激发级联反应,进而强化过去记忆的强度。加拿大蒙特利尔市麦吉尔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卡里姆·纳德(Karim Nader)说:“恐惧系统的进化给予了我们生存的可能。

  02 梦魇般的回忆

  然而,可怕的经历也不总是能留下深刻的记忆。伊丽莎白 · 菲尔普斯(Elizabeth Phelps)是纽约大学的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她对9-11事件中所谓的“闪烁记忆”兴趣颇浓。她的实验对象并非患有PTSD的个体,而是经历过9-11事件的普通人群。奇怪的是,菲尔普斯发现,尽管这些记忆栩栩如生,但它们存在一定可变性,而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根深蒂固

  via:AnalíJaramillo

  菲尔普斯的实验室几乎已经揭开了这场灾难的浓厚迷雾。他们在9-11事件发生后的最初几周内进行了大范围的详细调查,并分别在一年,两年和十年后进行了随访调查。实验结果发现人们总是对自己的记忆细节充满信心。不仅是事情本身的细节,还包括他们在哪里,和谁在一起,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时是怎样的情景,甚至之后又发生了什么。然而,几乎每个人的记忆细节都会随时间推移发生改变。

  菲尔普斯说,这表明闪烁记忆与普通记忆有所不同,不是因为细节的呈现更加准确,而是我们主观以为它们更加准确。她说:“对于严重的创伤性事件,我们总是自认为所有片段都记得清晰而准确。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强烈的情绪使得我们的注意力被某些细节吸引,代价是其他大部分记忆的消退。”

  《辛普森家族》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创伤性记忆是可以被改变甚至抹除的?基于对记忆存储和提取的最新认识,大脑中恐惧记忆的封闭状态是可以被人为操作的。纳德解释说,在恐惧记忆被锁定之前,存在一个约六小时的时间窗口。因此,该时段的药物治疗可以显著减轻记忆的痛苦程度。事实上,有新证据表明,β受体阻滞剂类药物的及时干预可以减轻后续的PTSD症状。但也有研究表明,即使错过了这个短暂的时间窗口,恐惧记忆仍然可以被检索、更新和缓解。

  Via:giphy

  纳德对大鼠的大脑利用电击建立恐惧记忆,随即应用了β受体阻滞剂。就算最后β受体阻滞剂已经从血浆中被清除,恐惧记忆相关的颤抖反应还是消失了。在对一小部分人类样本进行调查时,纳德团队发现,在创伤和实验干预之间的平均间隔时间为11年的情况下,受试者的创伤水平也能降至PTSD标准以下。然而该方法仍处于早期试用阶段,其作用效果研究还在进行当中。

  既然如此,或许“记忆重组”可以作为一种潜在的治疗工具。菲尔普斯说: “我们无法改变你对既定事实的了解,失忆幻术只出现在科幻小说中。我们只是抹去了创伤记忆与搏斗或逃跑反应之间的连接纽带。

  03 展望未来

  麦金农承认,尽管创伤记忆恍若昨日,但许多细节仍然不甚清晰。不幸的经历于麦金农而言是一次意想不到的科学之旅的启程。

  玛格丽特·麦金农

  人类大脑对恐惧记忆的存储具有选择性。我们对它了解越多,就越能够缓解创伤的危害。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可能渐渐模糊,但留下来的财富会永远指引麦金农的人生之路。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