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结束欧洲行之后,白宫就开始松口,表态筹备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根据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所了解到的消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计划在下周意大利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部长级会议上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会晤,双方正讨论这一可能性。

另外,拜登政府也计划派出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今夏访华。除此以外,布林肯或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也计划在下半年访华。另外,正如沙利文总结拜登欧洲行时所说,白宫还考虑拜登第二次和习近平举行通话。这一系列计划中的对北京的外交攻势都是为了筹备和习近平在10月的G20领导人会议期间举行会晤。

2021年6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出席新闻发布会,介绍美俄元首峰会情况。该会晤结束后,白宫便将习拜会提上了日程。(AP)

在阿拉斯加出席中美高层会晤时,布林肯曾表示,自己不会访华继续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对话。阿拉斯加的会晤是一次性的,而非机制性的。

那么,是什么促使拜登主动开始接触北京,为习拜会做铺垫呢?

首先是时间上已经差不多,白宫保持的对华“耐心”不会超过半年。下半年开启和北京的接触,也符合拜登刚上台后在年末和中国开展对话的规划。而且,今夏国会两院休会密集期,尤其是8月,适合白宫密集开展对华外交。

其次是时机也已成熟。在国内,美国疫苗接种和疫苗出口有序推进;在国外,拜登的周边外交和盟邦外交基本告一段落,现在是时候直面中国挑战了。

最重要是白宫所说的“优势地位”。

通过在国内推行经济刺激计划和基建计划,在国外推行盟邦价值观外交,拜登政府基本上树立了所谓的“优势地位”。尤其是他在欧洲出席的七国集团(G7)峰会和北约峰会,都如他所愿,发表了对中国政策的关切。也就是说,白宫从优势地位和中国对话,表面上的条件基本上得以满足。

10多年来,拜登和中国领导层交往密切。点击查看大图:

再者,拜登外交出身,迟早按奈不住和北京开展外交接触,并会将外交对话的效用发挥到最佳。

拜登上台后,白宫战略也明确将外交视为美国重塑领导力的核心所在。其中不但包括对盟邦的价值观外交,当然也包括对中国等对手的外交。下半年派出多位幕僚接触北京,也是之前早已做好的规划。

欧洲是拜登的舒适区,毕竟自己外交上比特朗普更擅长处理和欧洲国家的关系。中国其实也是拜登的舒适区,毕竟自己外交上也比前任们更理解其中的复杂性和挑战性。尤其是他和习近平的私交,也是一种优势。只不过,囿于两国博弈性质的变化,加上国会对华鹰派势力的掣肘,拜登开展对华外交时不得不多一分审慎姿态。

但是,中国不承认拜登团队自称的优势地位。杨洁篪在阿拉斯加会晤中就已经表明,美国没有资格和中国以优势的地位和中国对话。拜登的盟邦及价值观外交,在北京眼里,就是一种“反华同盟”。这就意味着接下来双方的筹备工作还会有一些较量和变数。但大方向还是会以促成习拜会为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