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晚,“青春向党”中国青年网络音乐节在天津大剧院和30余个互联网直播平台同步唱响。

这是中国共青团围绕建党百年举办的一场大型文艺活动,作为共青团新媒体团队重点打造的项目,有千余名现场嘉宾、观众和累计超过1,300万人次网友共同参与。

当晚19时起,活动在全场大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中拉开帷幕,3个小时的活动中,台上台下大合唱不断上演。而《国际歌》成为贯穿整场的大戏之一,引发线上线下无数观众的政治共鸣。

学者沈逸认为唱《国际歌》此时是给中国找麻烦。(微博@沈逸)

但令人颇感意外的是,这场被外界认为红到不能再红的歌会,却并未引起一些红得发紫的网络意见领袖的关注。

无独有偶,就在几天前的一场上海动漫展上,当中国年轻人高唱《国际歌》的视频被传到网上,有位学者在微博随即表示,“当下而言,唱《国际歌》是在给国家和自己找事,现在已经不是100年前巴黎和会时的中国了”。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场景出现了。

当年轻世代呼唤“英特纳雄奈尓,就一定要实现”,最先表达的反对的不是任正非、马云,反而是部分爱国网络“大V“,这首无产阶级“战歌”令后者芒刺在背。究其原因,或许与“爱国”二字的不同解读有关,尤其对一部分人而言,高屋建瓴的目的是要吃口 “民族复兴”饭,又怎会同情真正的无产者呢?

而投射在这场中国青年网络音乐节上,部分爱国“大V“的缄默或许也能从整场演出的歌单上找到答案。

当《东方红》《红星歌》《翻身农奴把歌唱》《我们走在大路上》《强军战歌》《走向复兴》等陆续唱响,与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相关的内容占据主导地位,可以说,整场演出“含毛量”爆表。

中国青年网络音乐节部分演出歌单。(微博@共青团中央)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这场以中共党史为叙事主线的大型音乐会上,曾经被树立为一种政治坐标和历史记忆的《春天的故事》却成了消失的“音符”。

《春天的故事》是由蒋开儒、叶旭全作词,王佑贵谱曲的歌曲。由深圳女歌手刘绍文在广东省青春歌曲创作大赛决赛上首唱,而于1994年10月在中国中央电视台首播的版本则由董文华演唱。该曲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代表曲,先后获得了央视第二届音乐电视大赛金奖、中宣部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金钟奖等奖项,成为获得中国国家奖项最多的歌曲 。

而与《春天的故事》的消失相伴的是,很多具有时代记忆,“改开味”甚浓的歌曲都在这次音乐节上难见踪影。对比之下,作为一场有国家宣传部门认证的大型文艺演出,这样的现象背后所反映的中国社会的某种变化,更值得进一步观察。

诚然,歌曲的选取可以靠人为意志自上而下地贯彻,但另一方面也应看到,近些年,毛泽东身影的下沉,特别在中国90后甚至更为年轻一代都开始对其注入“偶像”情感也是不争的事实,而这种关于理性与信仰的投射更是一种源于中国社会自下而上汇聚的声音。

尤其改革开放后,中国内部利益集团与特权阶层再次形成并迅速壮大,片面追求效率而严重忽视公平,导致财富分配的严重不公与社会失衡,形成新的“三座大山”。在垂首迷惘中的年轻一代渴望从马列主义与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中找到答案,以解心中的困惑。而在中国网络空间与舆论场出现的“新左翼运动”便是例证之一。

在6月19日活动现场,集体大合唱《国际歌》。(微博@共青团中央)

而文艺作品反映的是一个时代的风貌,回到文上所述,在一场上海动漫展上无数年轻人齐唱《国际歌》,并非是偶然现象,实则是当代中国一系列政治经济社会问题的必然反映。或许比起《春天的故事》,在“英特纳雄奈尓,就一定要实现”的音符中,更多人更渴望找回失去已久的理想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对于这场“青春向党”中国青年网络音乐节活动的评价,各方观点或许不尽相同。然而,在中共建党百年前夕,回望过去展望未来,如何正确理解,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而不将二者割裂对立,而如何警惕历史虚无主义自毁长城,在这一特殊时刻,即是借由这场歌会适时传达的时代声音,也是留给中国社会的再思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