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香港警方以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为由,搜查壹传媒大楼内的新闻材料,包括壹传媒集团行政总裁张剑虹等5名高层被捕,与《苹果日报》相关的3间公司亦被控违反国安法,保安局已向其发出冻结资产通知,涉款共1,800万港元。一系列举措,引发各界猜测,香港《苹果日报》是否已进入末日倒数。

6月21日,《苹果日报》官网释出讯息,透露壹传媒董事会已去信保安局,申请要求解冻部分资产,以免因欠薪而违法;董事会亦决定于25日再次开会,届时将决定《苹果日报》是否停止运作。然而香港“东网”指称,壹传媒董事会已有共识,如资产未能解封,将停止运营《苹果日报》报纸及苹果动新闻,25日不过是要商议停刊具体日期。

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旗下的《苹果日报》,面临停刊命运。(香港01)

事态发展至今,虽有些令人措手不及,却也是某种程度的时势所趋。自2019年反修例骚乱爆发起,国际媒体嗜血追逐香港的街头动荡,诸如佩洛西(Nancy Pelosi)等西方政治人物甚至评论暴乱示威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而后延伸出的英国间谍、美台介入支持等案外案,更让整起事件被“外部势力操弄”的阴影所笼罩。

如此失控发展,虽让期待中国“出丑”者大呼过瘾,却也在事件平息后给了北京整顿契机;诸如《苹果日报》这般打着“新闻自由”旗号,高调呼吁外国政府与机构制裁中国的媒体,自要在风波过后成为重点整治对象。而此番摘掉“烂苹果”行动,既是欧美趁乱介入香港的铩羽,也是“自由主义”作为战略武器的再次内卷。

港媒苹果日报因被冻结资产面临运营困难,或将停刊。(香港01)

《苹果日报》不是单一案例

自2020年6月港版国安法出台起,北京逐步转向积极“一国两制”,香港过往百无禁忌的言论空间不复存在;2021年3月,“爱国者治港”的选制改革出炉,杜绝了此前诸如“否决预算案以逼使特首辞职、政府停摆”的可能性。

4月中开始,北京与港府不约而同释出讯号,透露将对媒体、教育等领域“拨乱反正”,亲北京港媒《大公报》更在4月15日刊文呼吁“取缔苹果日报”,直指其滥用“第四权”身分,勾结外国势力、“煽暴造假”。虽说张剑虹等人遭拘时,日发行量约10万份的《苹果日报》曾加印至50万份,并在封面打出“大家要顶住”的口号,欲借此渲染悲情、煽动情绪,好在“尘埃落定”前大赚一笔;但长远来看,《苹果日报》即便还能在网上运营,也注定难复往日荣景,西方对这颗“弃子”更不会付出多余同情,至多是嘴上一番空话怜悯,便扬长而去,好搜寻下个投资对象。

2021年6月17日,香港警方于上午逮捕了苹果公司的主编和其他四名高级管理人员。(AP)

然而《苹果日报》并非西方首个“过河拆桥”对象。以2004年的乌克兰选举骚乱为例,彼时美国外交部、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美国国际事务全国民主研究所(NDI)、国际共和学会(IRI)、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等组织,皆在一定程度上向当地团体提供资金,协助培训示威战术,美国政府资助的全国民主基金会(NED)自1988年起便支持乌克兰的“非政府民主建设活动”。欧美媒体界更是一面倒地配合宣传,将这场非法推翻总统大选的混乱,标举为象征公民崛起的“橘色革命”,既支持了乌克兰“脱俄入欧”的政治走向,亦遮蔽了美国的大举干涉。

此后美国食髓知味,于2014年故技重施,支持了当地的亲欧盟示威,却没想到会招致俄罗斯反击,以军事手段强制“武统”克里米亚,终结了北约东扩的最后可能。美国此前或未打算真让乌克兰加入北约,但总归是以打造反俄前线为投资总目标,俄罗斯的强制入局,加上乌克兰的内部分裂,可谓让美国前功尽弃。在此境况下,美国虽未停止资金援助,却已冷血地抛弃了乌克兰政坛的亲欧势力,不再无底线为其背书。

2014年2月22日,乌克兰政局骤变,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解职,反对派全面接管政权。(新华社)

内卷的“自由主义”

从1980年代起的各式颜色革命,到香港反修例期间的高调干涉,西方屡以“自由主义”之名,公然践踏自己高喊的主权平等原则,大肆介入所谓“专制贪腐”国家,煽动祸端、干涉内政,颠覆无数政权。而隐藏在冠冕堂皇口号之后的,并非如其所诉的一片丹心,而是弱肉强食的地缘野心。

受此动机驱使,其往往不顾当地现况,强行塑造“自由民主”运动符码,好为自己的登堂入室大开方便之门,并以此在舆论上招兵买马,即便骚乱间隙的施力难一朝成事,也可诉诸长远媒体舆论战,以求在未来某日“水到渠成”。在此境况下,无数国家、地方政权、反政府势力成了“自由主义”的俘虏,唤来肉体参与投票、示威与暴乱,献出灵魂与尊严供美欧驱使,看似是西方的“入幕之宾”,实则被当作不具生气的战略工具,培养时捧在掌心,有用时推入火坑,无效后弃若敝屣。

2014年11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主持召开了俄联邦安全委员会会议。普京在会议上表示,在一系列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对俄罗斯联邦来讲,是教训,也是警示。政府会竭尽所能避免其在俄发生。(Reuters)

而在此过程中,西方看似所向披靡,实则正逐渐耗损“自由主义”的可信度。平心而论,追求自由是人类的本能,言论自由如此,阶级自由亦然,但求取安定,又何尝不是人类的最原始需求?且正因此番需求,使人类在历史齿轮递进中,甘愿放弃部分自由,融入群体生活,结成部落乃至国家等集体。

而自由主义作为政治主张,本能成为推动良治的动力,不必然与巩固集体的概念相冲突,却在西方的恶意操弄下,被迫于无数战场上为虎作伥,专替列解主权、颠覆统治等目的服务,成了受害国眼中的洪水猛兽、新殖民主义的代言人;然而被这般“自由主义”所加冕的国家与地区,也未必能受幸运之神眷顾。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国民党立委蒋万安带领多位国民党立委、国民党各县市民意代表齐聚抗议现场,高声痛批陈菊人事案应拒绝酬庸,退回提名。更有蓝营人士表示忧心,陈菊之后会用转型正义对国民党政治追杀。 (屈彥辰/多维新闻)

以台湾为例,其长年自诩为抗中前线的自由斗士、美欧心中不可侵犯的耶路撒冷,实则不过是美国用以激怒、牵制中国的棋子。而论及对自由主义的信仰,当政的民进党政府可谓荒谬透顶,既以转型正义之名清算国民党等政敌,更用抗中保台的名义限制批判政府的相关舆论,“自由主义”除了扮演呼应西方的别扭角色外,看不出任何深化可能。

《苹果日报》的末路,只是西方的一次挫败,眼下其仍有新疆、台湾等牌组在手,欲在舆论、地缘等场域建立反华包围网。然而伴随中西的政经军实力差距减小,美国为首的西方疾呼,看上去早已没了当年的十字军东征气魄,反倒更像黔驴技穷的歇斯底里。

被误用的“自由主义”,是冷战后的最大地缘瘟疫;但其终局,也将在西方手上完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