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的庆祝活动将到来,近日北京、上海及各城市都有放烟火或是灯光秀,上海外滩放出了“永远跟党走”的烟花,河面上倒映着大大的红色党徽。

“也就是这时候,才会真切感觉到自己生活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北京街上有西方人看着路边放置的庆祝百年标语,感叹。

而近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等西方媒体,也陆续出台相关报道,论调基本也是中国强化“中国模式”的输出。近期大陆各“主旋律”(爱国爱党)电视剧频出,也受到年轻人的喜欢,这些电视剧的热议亦可以体现如今民间对国家自豪的现象。

有诸多文章都说了大陆民间对国家制度及政府治理能力的认同,特别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后。那在大陆生活多年的台湾人,又是如何看待大陆政府的治理,以及政治体制?本文采访了在北京、上海生活的台湾人,长居且已有一定居住年限,无特别强烈政治倾向。

中共建党百年,大陆多个城市都有庆祝活动。(人民视觉)

影视从业者,2012年后居北京。

来之前还是会有各种想象,在台湾看新闻时大家难免都会看到BBC、或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是怎么说中国的,台湾媒体很爱引用这些西方媒体。来了之后会发现其实和西方媒体说的大同小异:政府效率好、经济蓬勃、有雾霾,只是西方媒体把缺点放得比较大。

一开始来的时候,不觉得跟想象的落差很大。

但这些年,对于大陆的整个变化是很有感的,人民生活越过越好、生活要求也越来越高。以前在台湾常比较“轻飘飘”地说“对岸就是有钱”或“专制国家效率本来就好”,来之后目睹一些变化,体验更深刻了,也更能理解为什么大陆年轻人很爱国、很自豪。

缺点,自然是大家都知道的,就是内容审查,我们这行更有感。但套句我同事说的,“党至少让老百姓生活更好”,民众利弊权衡后,还是认可现在制度的。这也可以理解。

台干,2010年后居北京。

政府能力强、效能佳,从此次疫情可以看出来。疫情管控做得很好,日常活动与商业活力很快恢复正常。

近年地方官员特别怕事、怕出错,所以效率非常低。我接触的一些政府部门,特别怕审批有失误,因为终身追责。这导致我们公司从国外引进医疗产品,审批流程非常漫长,好不容易通过了,往往在国外又有新产品推出了。

另外,言论管控确实有变严格,大家越来越不想对政治相关的议题说话。

教育从业人员,2011年后陆续居于北京、上海。

这么说吧,我这些年有机会就出去旅游,旅游过非常多地方。我真心看到大陆城市治理和人民素质,在短短十年得到很大提升。基层公务员服务态度一直进步,投诉问题都有人很快回答。

以前河北很穷的地方,都有自来水、公厕、固定往返城市的公交。纵使还有很多问题,但整个国家是在往好的方面走。现在大陆农村人会说,只要不是太懒,都能养活自己、挣点小钱。

治理分为两种,效率、人性化,从过去到现在都有进步。

台干,2008年后居上海。

大陆政府治理可以分成几部分,第一是上海政府,第二是其他地方政府,第三是中央政府。

先说与自己生活切身相关的上海政府,从服务的角度来看,从2003至今上海应该都算是中国城市中的第一名,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始终都能做到务实、以解决问题为导向。

举例来说,我在2009年给当时的市长韩正写信询问社区配套学校的建设,但并未解决问题。被我再发文吐槽之后,区教育局派出两位老师上门致歉并当面调研,后续在学校问题的处理上也很主动透明。

然后要说的是其他地方政府,因为工作的原因,这些年大江南北也跑了不少地方,各地的治理水平台阶非常明显,官员个人的学识见识差异不大,但处理公共事务的手段与态度可以说天差地别,开后门走关系非常严重。

中央政府推一个政策,就算在上海,各区都会有不同的落地方法,就不用说天高皇帝远的五线城市。中央政府也知道政策落地难的事实,近年派出中央巡视组来确保政策落地,但成效并不大,若对地方管的过严,最后地方只能消极怠工,以不作为来应变。

整体来看,近年一方面中国整体经济发展的腾飞,正面宣传的力度不断加大,反面消息的封锁删除也一并增强。改成白话,就是言论审查问题。

整体来说,近年大家对于政府的公信力、民族自信心、制度的优越性等等有了很大提升,这种趋势是否能够有效转化成“提升地方政府治理效能”的正面动力呢?

另外,我自己对大陆比较大的忧虑是:不能有效节制的权力,很可能最后会失控的。

在大陆读书、刚毕业的台湾学生,居北京,九零后。

这题比较大,就从比较基础的角度说吧。大陆政府面对这样的人口数,施政方式比较专制,但这可能更符合现实。贫富差距、教育文化,大陆内有明显差距,在这样的情况下西方民主未必适合。

我自己感受比较深的,是大陆人对自己的中华民族身分非常认同,而且很自豪,相比其他地方的华人明显强很多。这可能在国际上被诟病,但也是因为过去的发展,才形成这现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