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资深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6月17日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刊文,批评美国当前的对华态度过于强硬,是错误的。

拜登6月11日在英国出席七国集团(G7)峰会,联合盟友施压中国。(AP)

桑德斯在文章中说,美国今天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全球性挑战——气候变化、疫情、核扩散、严重的经济不平等、恐怖主义、腐败、独裁,这些也是各国共同面临的挑战。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通过单独行动来解决这些问题。要解决这些挑战就需要加强国际合作,包括与中国这个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展开合作。

文章称,因此,已在华盛顿出现并仍在快速发展的这一共识,即认为美中关系是一场零和的经济、军事博弈,是令人痛心和危险的。这种观点一旦盛行开来就将创造出一种政治氛围,使世界目前迫切需要展开的合作越来越难以实现。

文章指出,有关这一问题的主流观点竟然变化得如此之快,这是相当惊人的。就在20多年前的2000年9月,美国商界和两党领导人强烈支持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当时,美国商会、全美制造业协会、商业媒体,以及华盛顿几乎每一位建制派外交政策专家都坚持认为,要保持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就必须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给予中国这一地位将使美国企业得以进入中国不断增长的市场,中国政府在民主和人权方面的自由化将与中国经济的自由化同步发生。这一立场被认为是显而易见、无可置疑的正确。

中美高层会晤火药味浓,布林肯在开场白批中国,杨洁篪当面反击(点击图集浏览):

桑德斯继续写道:“但是,这一点对我来说却并不明显,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带头反对那项灾难性贸易协议的原因。当时我就知道,而且很多工薪阶层也都知道的是,一旦允许美国公司搬到中国,让它们以低到饿人的工资雇佣那里的工人,就会引发一场内卷竞赛,导致美国有工会保护的高薪工作岗位流失,拉低美国工人的工资。”

文章称,而结果也正是如此。在随后的大约20年里,美国失去了大约200万个工作岗位,4万多家工厂倒闭,美国工人的工资也停滞不前,然而资方却赚到了数十亿美元,公司高管们得到了丰厚的回报。2016年,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总统大选,部分原因正是他在竞选时反对美国的贸易政策,运用自己虚假和引发分裂的民粹主义手段,勾起了许多选民真实的经济斗争情绪。

桑德斯指出,华盛顿传统智慧的钟摆现在已经从过于乐观转向了过于强硬,之前是对不受限制的对华贸易能带来怎样的机遇过于乐观,而现在则是对更富裕、更强大的中国所构成的威胁过于强硬,但中国威胁正是贸易增长的结果之一。

拜登认为,中国是美国最严肃的竞争者(点击图集浏览):

20年前,美国经济和政治机构对中国的看法是错误的。今天,共识已经发生了变化,却仍然是错误的。现在,建制派已不再颂扬自由贸易和对华开放具有怎样的美德,而是敲响了战鼓要打一场新冷战,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了致命威胁。我们已经听到政界人士和军工企业的代表将中国威胁当作最新借口来为国防预算不断膨胀进行辩护。

他认为,挑战这一新的共识是必要的,正如当初挑战那个旧共识也是必要的一样。然而,围绕着在世界范围内与中国展开零和博弈来组织我们的外交政策,将不会使中国表现出更好的行为,这在政治上是危险的,在战略上则是适得其反的。

他强调,急于对抗中国这种做法有一个最近发生的先例可供借鉴:全球“反恐战争。”9·11袭击发生后,美国政界迅速达成一致,反恐必须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重点。在耗时近20年和花费6万亿美元之后,已经显而易见的是,一连串无休止的战争都拿全民团结一致做幌子,这些战争使美国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经济和战略代价,并导致仇外心理和偏执盲从在美国政坛出现,而美国穆斯林和阿拉伯社区则首当其冲。

毫不奇怪的是,在今日这个恐华情绪蔓延的时刻,反亚裔仇恨犯罪也在这个国家滋生。自近代以来,美国从没像现在这样分裂过。但过去20年的经验应该使我们明白,美国人必须抵挡住诱惑,不要试图通过制造敌意和恐惧来凝聚国家共识。

他在文章最后写道,与中国发展互利关系并非易事,但我们有比打一场新冷战更好的选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