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5月,中国平民教育家晏阳初与爱因斯坦合影。(VCG)

科学之所以能发展,在于从业者对既有成果的不断拓展和否定。质疑前人并志在超越是一种美德,是科学发展的源动力,但哗众取宠或弄虚作假不在此列。

河北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的一个研究项目宣称已经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且被推荐入选2021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

若其成功,则现行的现代物理学体系将被彻底推翻,这无疑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应当鼓励学者有这样的志向和勇气。

不过李子丰的研究项目太过怪诞,在善意期待科学发展或有突破性飞越的同时,也要保持警惕,不给下一个“韩春雨”招摇过市的空间。

其研究项目名为“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 发展牛顿物理学”;项目特色是“属于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颠覆性创新的、非共识的理论物理项目”;研究内容则包括“哲学对物理学的指导作用,意识的来源,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光的本性和传播规律”等。

李子丰罗列该项目的科学价值,“解决了物理学与哲学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推翻了误导物理学界和人类认识世界基本方法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科学的健康发展扫清了一个巨大障碍”、“为揭示万有引力的实质和作用规律指出了一条正确方向”……

李子丰面对外界的质疑非常自信,“国家号召颠覆性创新,所谓颠覆性创新就是颠覆台上的理论,才叫颠覆性创新,否则不叫颠覆性创新,我的理论研究认为现在的理论(爱因斯坦相对论)是错误的。”他说他的研究是以唯物主义作为研究基础,论点就是实事求是。

爱因斯坦不是不可以质疑,现代物理学的确存在诸多不能自洽的问题,有待继续完善。但这样的所谓“颠覆性创新”是否有效、是否有益,要打个问号。

观其表述,政治味道几乎溢出纸面,大概他既不懂政治,也不太懂科学。张口就来的样子,动辄要重塑世界的宏愿,倒像是一个典型的民科,与其燕山大学博士生导师的真实身份离题万里。

2016年5月,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在国际顶级期刊发文,称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立即轰动世界。

尔后几番鼓噪,不断被质疑其试验数据无法重复,直到2017年8月,韩春雨主动撤回发表在期刊上的论文,徒留下一地鸡毛。

这一次,不要再让如此荒唐的闹剧重演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