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期结束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与会各国领袖宣布将支持发展中国家兴建基础设施,推行全球基建计划“为世界重建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 World,简称B3W)。该项目被广泛视为对中国开展的“一带一路”项目的制衡之举。多维新闻记者就此专访多位智库专家和学者,剖析其地缘政治意义、对于地区发展以及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潜在影响等。

此次接受采访的专家包括:世界贸易组织仲裁机构前法官、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专家詹妮弗·希尔曼(Jennifer Hillman);伦敦大学玛丽王后学院(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学者李·琼斯博士(Dr Lee Jones);昆士兰大学(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政治和国际研究学院副教授沙哈尔·哈梅里(Shahar Hameiri)。李·琼斯与沙哈尔·哈梅里曾为国际智库“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Chatham House)就“一带一路”撰写论文:《解密“债务陷阱外交”》(《Debunking the Myth of ‘Debt-trap Diplomacy’》)。

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一篇(共两篇)。本文内容仅代表受访者观点,不代表多维新闻立场。

多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G7的B3W倡议被广泛认为具有地缘政治对抗的意义,然而一些学者认为, “一带一路”是由经济利益驱动的项目,你如何解读“一带一路”和B3W项目?

李·琼斯: “一带一路”与其说是为了地缘政治,不如说是为了解决中国经济中的严重问题,比如工业产能过剩和资本过度积累。“一带一路”背后并没有实质性的规划,也没有中央政策文件的指导。然而,在西方,绝大多数人都将其视为中国的 “大战略”,认为其挑战了所谓建立于规则之上的国际秩序。B3W显然是对此的回应,因此具有地缘政治方面的动机。

詹妮弗·希尔曼:中国的“一带一路”是由地缘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考虑驱动的。通过“一带一路”投资,中国可以支持有利于自己的贸易路线的运作,加强与合作伙伴的经济联系,并建立政治关系。同样,B3W应被视为对“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回应。

理想情况下,这些投资将有助于加强发展中国家和七国集团之间的政治联系,同时也有助于刺激更大(和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同时为未来的经济和政治伙伴关系奠定基础。

沙哈尔·哈梅里:我们在论文中指出,中国政府试图通过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来在其他国家投资建设基础设施项目,(以此释放)国内劳动力、资本和工业生产能力等过剩产能。在某种程度上,“一带一路”带有一种地缘政治策略的表象,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就是推动它的原因。

现实来看,“一带一路”的驱动力并非中央领导层的明确战略,而主要是企业自身的商业活动和诉求,以及接受投资国自身的需求,因此“一带一路”项目(的内容和成效)取决于企业如何采取行动来获得项目、以及接受投资国政府正在推动的项目及与中国企业的关系;此外,在较小程度上,省级政府和其他更低级别政府的活动也影响着“一带一路”的实施。因此,它是以没有明确规划、零散的方式建立的,(在上述多方推动下)最终汇总成了“一带一路”项目。

而B3W可能会促使“一带一路”产生更强的地缘政治意义。但我认为,由于接受投资国政府的角色,中国领导层对“一带一路”项目运作方式的掌控是有限的。

沙哈尔·哈梅里:就B3W计划而言,我们目前只能等着看它在实践中如何运作,因为该项目依赖于民间资本,而民间资本在多大程度上愿意投资全球的基础设施项目,对此情况还不明朗。因此,目前它似乎只是一个主张,或者说一个七国集团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作为的迹象。但我们需要看未来这个项目是否能真正得到落实。

事实上,“一带一路”项目目前就进行的不太顺利,中国政府愿意提供的投资水平和信贷水平一直在下降。而且建造的项目、签署的协议也越来越少。而他们(中国政府)调动的还是国家资本金。至于利用民间资本来建设基础设施项目,其难度更是众所周知。

多维: 此次七国集团部署B3W项目,是否表明“一带一路”被验证为一种可行的促进地区发展的模式?

沙哈尔·哈梅里:老实说,我认为情况并非如此。有确实的证据表明,“一带一路”在某些方面不是特别成功。在一些地区,项目受到了相当大的阻力,很多接受投资国在承担中国债务的问题上变得更加谨慎。

沙哈尔·哈梅里:至于B3W,我认为这基本上是(七国集团)为了提供替代方案的一次尝试,并(让大家)看到他们主动采取了行动。近些年来七国集团或西方在基础设施甚至像疫苗供应等类似事情方面相当不活跃。

李·琼斯:B3W的启动完全不能说明“一带一路”是否经过检验证明可行。它只表明了 “一带一路”项目存在,而西方国家认为这对其利益构成了足够的威胁,需要予以反制。

“一带一路”项目充斥着严重问题:永远无法产生足够利润以偿还贷款的“白象工程”;(当地)社会对项目的反对,在某些案例中项目甚至引发了严重的社会骚乱;严重的环境问题;有充分根据的腐败指控,而随着伙伴政府的内部变动,这些指控则往往使项目陷入危机。

编者注:“白象工程”,一般指造价费用高但没有实际效用,或成本太高而回报少的工程项目。在西方舆论中,中国在斯里兰卡投资的深水港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就被指为“白象工程”,斯里兰卡因对中国拖欠债务还款,将该港租借予中国99年,之后租期再增99年。

詹妮弗·希尔曼:中国愿意把钱投入到国外的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上,这固然值得称赞。然而,中国的做法存在一些问题。(交易)透明度的缺乏,对环境问题和其他可持续发展问题的关注不足,以秘密条件融资以致于发展中国家几乎没有重新谈判债务的选择,以及对当地劳动力的技能转移有限,这些都是主要的问题。正是这些问题促使七国集团承诺采用更高标准的替代方案。

斯里兰卡2017年与中国签署合约,中国将大力注资发展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以换取租借港口权益99年。(AFP)

多维:七国集团各成员国是否会坚定投身于B3W项目?

李·琼斯:拜登(Joe Biden)政府显然相信并(在七国集团内)推动了这一(项目),而日本多年来也一直在用自身的发展融资来提供“一带一路”以外的替代方案。其他政府(对此的)兴趣要小得多,而且许多政府对中国的崛起的看法也更加温和。

我怀疑B3W是由美国和日本大力主导的,其他国家只扮演了适度支持的角色。

多维:七国集团成员国,或整个西方,是否在中国问题上越来越难以达成一致?还是说恰恰相反?

詹妮弗·希尔曼:建立共识从来都不容易,尤其是在像中国这样的重要问题上。七国集团为“一带一路”提供备选方案,在强迫劳动等问题上走到一起,并解决长期存在的贸易争端,这在我看来,意味着(七国集团)开始就中国问题形成共识。

分歧是必然存在的,(成员国)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特别是在为B3W提供资金方面,但拜登团队和他们的欧洲伙伴似乎愿意付出必要的努力,确保欧洲、加拿大、日本和美国站在一起。

(本文内容仅代表受访者观点,不代表多维新闻立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