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果壳

  十年前,“爆”(popping)这个字还只是一个无害的动词,指的是制造轻轻的爆破声。但在今天,如果你天真地在YouTube上打出“popping”,你将会看到海量视频,其中表现了各种从大颗黑头、粉刺、当然还有囊肿中挤出脓汁和体液的情形。

  挤爆粉刺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吸引了全世界数百万粉丝。看别人挤粉刺为什么能形成奇怪风潮?一大原因是,这些视频能引发我们的天然情感反应。

  那些我们天生厌恶的,现在很少见到了

  你可能宁愿眼瞎也不看别人挤破囊肿,也可能你已经将最喜欢的挤粉刺视频放进收藏夹……无论是哪一种,有一件事你都得承认:挤粉刺是很恶心的。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有人才对它欲罢不能。

  写过《呃!厌恶感的本质和道德意义》(Yuck!: The Nature and Moral Significance of Disgust)的丹尼尔·凯利(Daniel Kelly)解释说,厌恶是人类在演化中产生的一种性状,目的是使人避开传染病或感染的威胁。

  “厌恶是这一大类防卫性武器的心理部件。”他说,“我们不必消极地等待病原进入我们体内,然后才反击并将它们赶走。有了厌恶感,我们就能主动远离那些可能使我们得病的人和物了。”

  人类有一种本能,会随时避开令人厌恶的东西,因此我们的社会也发明了种种方法来使我们远离那些常见的厌恶源头:我们把死者推进停尸房,将病人送入医院,还发明了下水道和卫生设备来处理排泄物和垃圾。于是,真正令我们觉得厌恶的事件变得寥寥无几。在凯利看来,正是因为有这种脱敏处理,那些少见而恶心的镜头或体验才会特别吸引我们,让我们忍不住驻足凝视。

  在安全的地方看危险,自有一种快感 

  人们痴迷挤粉刺视频,不仅有厌恶的因素,还有一个原因是那些镜头本身带来的兴奋感。据《卫报》报道,许多“挤”粉都表示,这些视频令他们觉得刺激,却又不怕会遭遇危险,有点像是坐过山车。

  妮娜·斯特罗明格(Nina Strohminger)是《厌恶中享乐》(The Hedonics of Disgust)一书的作者,她解释了这种感受的心理:

  “负面的感觉是很有意思的,特别是当你在它们无法伤害你的特殊处境中时。比如,你大概不会为了体验一把而故意踩狗屎,但你也许会点开一个链接,看别人做这件事。”

  外面裹着糖衣、里面血肉横飞的场面会令人紧张激动,这或许就是《大白鲨》和《人体蜈蚣》一类的电影受人热捧的原因吧――因为它们把血腥场面做到了极致。

你肯定不希望自己身上挤出这些玩意,但看别人挤真的很带感 | youtube你肯定不希望自己身上挤出这些玩意,但看别人挤真的很带感 | youtube

  许多“自寻烦恼”的经历都是如此——蹦极,吃辣,看虐文,看悲剧……你被吓到惊声尖叫,虐到痛哭流涕,但还是忍不住一再尝试。知道自己是安全的,环境是受控的,于是这种“良性受虐”( benign masochism)总是让我们欲罢不能。

  看着不但觉得平静,甚至有点想睡 

  对另一些人,挤粉刺的视频并不带来恶心感或兴奋感,倒是具有奇异的安抚作用。桑德拉·李医生(Dr。 Sandra Lee)可以说是挤粉刺界的一位名人,她的YouTube主页有近14.4万人关注。许多粉丝觉得,看她挤破粉刺和囊肿的视频使人相当放松。甚至有人晚上靠她的视频催眠。李医生轻柔的嗓音,加上解除压力的满足感,使一些观众产生了身体上的愉悦感。 

  李医生表示,她的许多观众都说自己产生了“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即ASMR。那是一种舒适的酥麻感,有些人在接收特定的画面、声音和气味时就会有这种感觉。直白点说,那就是“脑内的高潮”。其他体验也会带来这种感受,比如有人在耳边细语、轻轻的敲击声、或是梳头的触感。

  李医生说:“我也同意,挤粉刺是有些催眠的效果。有时我上传视频,自己都会盯着某些部分一遍遍地观看。”

  总之,无论喜爱观看这类视频是出于被恶心的渴望、有安全保障的危险带来的刺激、还是ASMR式的放松,有一点是很清楚的:观看这类视频没有明显的害处,即使是对那些痴迷看视频的人。不但如此,这些视频似乎还有些治愈作用。

  比如说,强迫性皮肤搔抓症(Dermatillomania),这是一种精神障碍,患者会一再掐自己的皮肤,直到受伤。这是强迫症的一种,目前已收入《精神障碍诊断及统计手册》。在李医生看来,挤粉刺视频并不会加剧这种障碍,反而有助于缓解它。

  “据我所知,我的一些观众就是靠这些视频控制了强迫性皮肤搔抓症。”她说,“我有几个病人也有这种病,下次再遇见时,我打算建议他们看看我的视频,然后问问他们这对控制病情是否有帮助。”

 看看别人抠,也许能管住自己的手 | youtube 看看别人抠,也许能管住自己的手 | youtube

  当然了,也有人受不了这些视频

  有人爱看这些视频,有人则不幸瞥到一眼就想把手机丢掉。凯利解释说,有的人就是比其他人更“容易被恶心”。

  对这些永远无法欣赏挤黑头视频的人来说,不幸的消息是,比起不恶心的视频,恶心的视频更容易被人们传给朋友。也许是因为“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瞎”。也许人类只是太过软弱,无法抗拒自己对恶心事物的好奇。也许,是因为这些恶心的视频自有其教育意义。

一名男性用镊子夹出向内生长的毛发。这个视频在油管上被播放了4000万次。| youtube一名男性用镊子夹出向内生长的毛发。这个视频在油管上被播放了4000万次。| youtube

  比如说,一个清理内生长毛发的视频以及后续的各种医学评论,足以教你好几条人生诀窍:第一,若你毛发卷曲,皮肤角质层又厚,在刮胡子后,毛发有可能长错方向,长到皮肤内部;第二,假如你脸上鼓起个红肿大包还有毛发在内,最好跟皮肤科医生预约下,在消毒状态下清理。看医生虽不能带给你海量点击,却能大幅降低感染风险。健康第一,切记切记。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