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在5月举办的“2021年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毕业设计作品发布会”发布影片,但在毕业作品中的模特的妆容和长相,遭到中国大陆网友的批评认为模特儿为何清一色是“瞇瞇眼”,在妆容上更是“刻意拉长眼型””,是为了迎合了西方的审美加深刻板印象,有辱华的嫌疑,该话题从校方发布影片的15日开始,延烧至今。

在审美的论战中,也有人提及对于中国近年追求“白幼瘦”审美的批评,此外也有人举河南卫视《端午奇妙游》的演出,认为这才是真正“符合”中国定义的美。而在这波论战中,关于审美的标准、辱华的判定也一再地被梳理探讨。

瞇瞇眼、傅满州与辱华

“瞇瞇眼”在这场论述中被标签为“刻意”符合西方刻板印象。要追溯这样的标签可以从傅满州说起,傅满州是西方流行文化成功塑造的一个“邪恶的东方坏蛋”,这个角色从1913年出现开始,通过广播、电视、动漫等被重新打造,但他经典的外貌特征:黄皮肤、长眉毛、狭长的眼睛、胡须和偏瘦的身材被认为形塑出对东方人的刻板印象。

其中“瞇瞇眼”这一项更是视为是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因此在拍照时比出用手指将两眼眼尾上拉的动作,被视为是模仿瞇瞇眼的“辱华”的手势。直到现在,这样的动作仍可以在社交媒体、比赛场合等地方看到,不论当事人辩解或是强调无意,这样的手势都被视为是针对亚裔的歧视。

《尚气与十环帮传奇》中梁朝伟饰演的角色原型“满大人”为傅满州,后改名为“文武”避免争议。(《尚气与十环帮传奇》剧照)

近期的例子就发生在6月1日,塞尔维亚籍女排球员久尔洁薇琪于对上泰国的比赛,做出了这样的手势,遭判禁赛两场,塞尔维亚排球联盟也被罚锾,事后泰国队接受道歉。今年2月也有美国老师在线上课堂比出这个手势而遭亚裔学生抨击,影片上传互联网后引发舆论挞伐。

也因此不难理解这次清华美院将模特的妆容将眼睛画得更细长,更符合“瞇瞇眼”的设计,也因此被中国大陆网友抨击。但是也有人认为,不应该因为西方的刻板印象而太过敏感,标签化了特定的眼型或长相。

2019年,《Vogue》杂志曾刊登一位的中国模特儿高其蓁(Tin Gao)的照片,打破过去对“美”的认知,她有着相对塌的鼻子、宽的眼距,在近年打破“主流”审美认知的西方受到不少称赞,但在中国大陆却有许多批评的声浪,更引发丑化“中国人”的批评。

Tin Gao的杂志照评价两极。(Instagram@qizhen_gao)

同年,ZARA刊登一组中国模特李静雯的照片,但未修饰其脸上的雀斑,同样引来丑化中国人的批评。但也有网友提出,这种个性化或小众化的脸才是“高级脸”?但究竟何谓高级脸? 高级脸是不是被西方审美PUA下的产物? 都引发广大的讨论。近年随着中国大陆对话语权的重视,对于“美”也希望能有不同于西方印象属于自己的论述。这或许也是河南卫视《端午奇妙游》会拿来与清华美院服装秀对比的原因,即使两者本质有极大的差距。

踩一捧一之外 审美能否走向多元?

针对这次的清华美院“瞇瞇眼”风波,也有许多网友举例“白幼瘦”为例,认为一味的追捧特定的审美都是不健康的,应该有包容不同样子的多元性。此外,也有网友提到,在打造或者讨论属于中国人认定的美的时候,也不应该因为怕落入刻板印象而矫枉过正,只因其“符合西方审美”而将之摒弃。

以近年在全球以强大的影视音乐等娱乐流行文化输出的韩国为例子,过去韩流爆发之初,许多人认为韩国美女的定义是如李英爱、全智贤一样的长相,但后来在不同的影视作品中不同样貌、身材的女性出现,眼睛不论是圆润或细长,身材不论是高还是胖,都透过流行文化去加冕不同的美。

而中国大陆近年也开始反思是否过度追捧“白幼瘦”造成容貌焦虑。日前,演员辣目洋子在《演员请就位2》以演技得到许多赞美,她也提到自己没有外貌焦虑,希望能好好做自己。许多人也开始对于“美”的单一定义给出反思,再早之前《创造101》学员王菊也打破许多人对女偶像的外貌印象,收获高人气。透过流行娱乐文化给予不同的样貌肯定,在这之中也可以开启对“美”、“审美”更多的探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