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美国在网络监听问题上变本加厉。(AP)

八年前,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通过揭露美国“棱镜计划”,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全球网络安全的整体态势,网络安全成为国际安全和国家安全领域面临的最大风险与挑战。但是,对于什么是“网络安全”这一最基本的概念,国际社会并没有达成共识,其主要原因在于国际社会对“棱镜门”事件的反思严重不足。时至今日,也只有中国、俄罗斯等少数几个国家在不断反思美国“棱镜计划”对国际安全和国家安全的危害。

不久前媒体又揭露,美国通过丹麦对欧盟进行大规模监听,其中包括德国和法国的领导人。此事再次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但如果不对此进行认真反思,类似的监听丑闻还会不断发生,网络空间的和平与安全难以得到维护,国际安全受到的威胁会只增不减。

美国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开展大规模网络监听?必须清楚了解的一个事实,就是网络情报已经成为美国以及五眼联盟国家情报的主要来源。有媒体曾报道,在美国情报界呈送给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每日简报”中,近七成内容是来自美国国家安全局下设的主要从事网络情报收集的“定制入口行动办公室”(TAO)。现任美国总统特别顾问、国家安全委员会网络安全协调员罗伯·乔伊斯(Rob Joyce)就曾担任该办公室负责人。

另一方面,美国为了维护网络情报收集也是愿意承受各种代价。前美国国家安全局主任基思·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就曾经因为在国会听证时否认存在大规模监听项目,在“棱镜门”后因公开向国会撒谎而被“解职”。美国官员在各个场合都坚称网络情报收集“合法”、“合理”。2015年媒体报道美国白宫人事局遭受网络攻击,有近2000万份美国政府官员的资料被泄露。对此,美国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公开声称,这件事属于情报收集,并不违反国际法。

美国对盟国领导人进行的网络监听被曝光后,引发了盟友的强烈不满。(AP)

为了开展网络情报收集,美国不惜向自己的盟国下手,对其领导人进行监听。尽管美国总统、国务卿在“棱镜门”之后都曾就监听盟国领导人做出承诺,但以国家安全局为代表的美国情报机构显然对此不以为然,继续在全球大力实行各种监听项目。对于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对手国家,美国更加变本加厉。美国国家安全局曾经入侵华为,在俄罗斯电网中安置后门。

美国曾提出“清洁网络”计划,这在今天看来就是一个笑话。所谓的“清洁网络”,无非是要将一切阻碍美国开展网络情报收集的不利因素清除。中国以及中国的5G设备领导者华为成为美国最大的阻碍。华为曾声称不会与任何国家的情报机构开展合作,危害用户安全, 这才是触发美国情报机构不择手段打压华为的主要原因。德国、法国等一些国家将华为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是向美国主动打开了一扇开展大规模网络监听的窗户。

美国开展的大规模监听已经成为危害国际安全和国家安全、破坏外交互信、建立网络空间国际规则的最主要敌人。过去的经验表明,对美国情报机构的声讨并不能解决问题,国际社会必须要对网络情报收集是否必要,如果必要其边界又在哪里展开严肃讨论,在这一问题上的任何模糊和犹豫不决,都是对美国这种行为的纵容,也会带来更大的恶果。

联合国等多边组织应当立即展开相应的讨论,严格限制网络情报收集,特别是禁止以情报收集为名非法进入其他国家的网络空间,窃取他国网络数据。同时,也要禁止在域名解析服务器、海底电缆、光缆登陆点等全球互联网关键基础设施中开展情报收集活动。只有如此,才能阻止美国在网络空间中开展的非法行为。

在双边层面,美国若想在网络安全领域与中国达成共识,也必须停止对中国开展的大规模网络监听行为。双方可以围绕网络情报收集,以及其他网络安全问题对中美关系的负面影响开展对话,最终达成相互不开展网络攻击的共识。这对于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恢复中美在网络领域的信任具有重要作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美聚焦”,原标题《美国网络情报收集成为网络安全重要威胁》,作者鲁传颖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