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少数民族家庭规模普遍较为庞大,“种族灭绝”的指称显得较为滑稽。图为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卧里托格拉克镇热西提·麦米提明夫妇生育了6个子女。(新华社)

中国新疆已经连续4年之久没有发生一起造成大量无辜民众死伤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而西方对中国治疆“涉嫌侵犯人权”的指控也已持续了4年之久。继“再教育营”、“宗教迫害”、“强迫劳动”之后,“种族灭绝”是西方正在论证的对中国最尖锐的一次指控。

在中国新疆问题上,西方的媒体、非政府组织和学者似乎是化身为了片面列举和阐述己方论据的控方律师,但是对论据的合理性与真实性都撇清了责任。原告可能故意说谎,律师会有无效辩词,然而法官与陪审团应该有自己的主张。因此尽管西方对中国新疆铺天盖地的描述已经主导了国际舆论,但是其指称是否确凿还不能够轻下论断。

2021年6月16日,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中国政府暴行下,一名维吾尔女性的艰难旅程》,介绍了一位据称为维吾尔女子、身在美国且化名为“南希”的人的自我叙述。这是西方媒体涉疆舆论的一种典型案例。

“南希”的自述

“南希”称她的一位亲戚“为两名女性摘掉了宫内节育器,因此被送进集中营关了两年,然后又被判处了六年徒刑”;另一位亲戚负责村庄计划生育工作,因为村里有女子未经允许怀了孕而“被送进集中营关了两年”。

“南希”还指她的父母因为曾去土耳其看望她而被关进“集中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她的一个叔叔在“集中营”被殴打至瘫痪,她的另一个亲戚死在了里边,还有4个表亲被关在“强制劳动营”里。

《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描述了“南希”及其亲人的“悲惨遭遇”,同时也是对中国治理新疆政策的严厉批判。“种族灭绝”的指控,似乎因此又多了一些可信度。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纽约时报》的文章承认“南希的说法无法得到核实”,又称“这些描述与记者、外交官和人权组织发现的新疆镇压情况相符。”

《纽约时报》是西方的一家拥有重要影响力的媒体,展现了耸人听闻且无法核实的内容,却撇清了需要为之承担的责任。唯一支撑这篇文章的理由只是其描述与“记者、外交官、人权组织发现的新疆镇压情况相符”,但其所指的“记者、外交官、人权组织”显然仅仅局限于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中国以及许多中东北非国家的的记者、外交官员都发表过与其不同的看法。

《纽约时报》的此次评论报道,其实是西方媒体、政界、非政府组织和学者在涉及中国新疆问题上的常见操作。许多夸张描述缺少实质性证据或推理逻辑支撑,但是因为符合西方整体舆论氛围而得以呈现传播,且诸多说法相互响应、逐渐积累,持续壮大和强化针对中国治疆的声势。缺少话语权的中国的否认、释疑、辩解都无法打断这一发展过程,反而可能被贬称为“战狼外交”。

尖锐指控背后的谎言与揣测

《纽约时报》这篇文章里称,“中国镇压维吾尔人受到的关注,主要是在该国将大约100万人关进现代集中营这个问题上。”此语显然是在以事实陈述的方式进行展现,但是“100万人”的数字至今未有得到事实印证。

德国学者郑国恩对中国新疆发出了许多耸人听闻的指控。(Twitter@adrianzenz)

“100万人”的数字最初来自具有美国政府背景的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的一份报告。他在一次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表示,“有一个当地警察局的文件,但是目前这份文件还不能得到证实,外国维吾尔团体得到了这份文件,《新闻周刊日文版》发表了其内容。其中提到的数字是89.2万人,但并不涉及新疆所有地区,一切较大的城市以及乌鲁木齐都没有被包含进去。估计,整个新疆地区大约有106万人被关到‘再教育营’中。”

由此可见,“100万人”只是郑国恩个人估计的一个数值,但是相关舆论发酵至今已经被西方舆论视作一个事实。

至于接受西方媒体采访的许多自称为新疆维吾尔族“受害者”的人员,其描述的真实性也有待证实。

2018年11月一位自称“米娜”的女子向一些美国媒体描述了自己在新疆“教培中心”的堪称“人间惨剧”的遭遇,例如被检查身体,遭受殴打,她的一个孩子被插管喂食,另一个孩子由于不明原因逝世等等。2019年1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公开调查后的信息称,“米娜”原名米日古丽·图尔荪,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其间发现她患有传染病,仅拘留20天便被释放。她从未被乌鲁木齐警方关押,从来没有收监情况,从来没有在任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收教。

2019年9月另一位女子早木热·达吾提自称被关押在教培中心并遭受“强制接受绝育手术”“被摘除了子宫”等等迫害,但中方的信息又证实她未进过教培中心,未被“强制绝育”,而在2013年生育第三个孩子后自愿签字同意剖宫产和结扎。

法国作家维瓦斯2020年底曾在法国出版了《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一书。他介绍称,一些关于新疆的所谓报告用“照片”说明在新疆发生了某件事,可是这些照片拍摄地却显示是在印度尼西亚、越南或别的地方。

维瓦期还称,“我在《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中谈到了这样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维吾尔族妇女’,她满脸是血,一只手被捆在圆凳上,一个‘刽子手’在拔她的指甲。这张照片在互联网上引起很多关注。但通过照片小程序的核查,我们发现这张照片是在美国的一个摄影棚里拍摄的,照片里的‘维吾尔族妇女’其实是一个演员,这一切都是编造的。”

中西两方围绕中国新疆的争议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双方各执一词,没有权威的审判与仲裁。2021年6月英国伦敦成立的公司组织性质的“维吾尔特别法庭”显然并不具备资格。中方则在国际舆论场里缺少话语权,其在这场争辩里的说服力难免因此大打折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