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正在面临一场诘问,一场关乎台湾新冠疫苗保障与民众生命安全的诘问,也是对她执政能力、领导能力的一次诘问。更令她感到危机的是,这个诘问不是来自对岸,而是来自台湾的民众。

台湾疫情严重,年长者可以优先接种疫苗,但台湾所支配的疫苗数量难解当前的迫切需求。目前不少具备条件的台湾人已选择出境赴美、赴陆接种疫苗。(多维新闻)

根据台湾交通部统计,截至6月中,6月每天平均有686人赴美​​,同比增长了90%,航班方面包括华航、长荣的暑假航班也不断增班,而台湾旅游业有业者代办或干脆开设“疫苗旅团”,协助有意前往美国施打疫苗的台湾人处理相关作业。6月16日中国大陆国台办发言人针对台人赴陆接种疫苗的问询表示,从4月中旬至5月底,已有6.2万在陆台胞接种疫苗。舆论将这种现象称为台湾疫情延烧引发的机场“逃亡潮”。

人们并没有待在家里等待官方提供疫苗的来临,也并不对台产新冠疫苗抱持希望,而是以个人方式自救,这在整个国际社会中都是一种独特的解决方式。对于一个刚刚取得连任,且公开宣称“台湾需要我”的领导人来说,这多少有些难堪。对台湾民众来说,这是失望后的无奈选择,是对蔡英文及民进党政府的已然不信任。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近期的一项民调显示,蔡英文的获信度自2019年11月以来首次低于50%。其实,台湾是否需要这样的一位领导人,这次的疫情是一个再真切不过的考验。

2020年武汉疫情严峻之时,中共高层开会称这是一次大考,对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一次考验。抛开外界对中共的诸多非议,在这一点上,对于执政者来说是再清醒不过的觉悟,是对国民负责至关重要的政治判断。从目前的台湾疫情形势来看,蔡政府没有展现出这样的认知。

自5月中旬台湾疫情形势恶化以来,台湾确诊病例已达1万多人,死亡人数也以每日两位数的新增报告出现。在台湾,这样的新增速度所带来的实际感染风险与社会性恐慌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在接种率甚至不足2%的情况下,政府的缺位与失职对社会心理来说可谓崩溃性的打击。

已退出政坛的台湾作家龙应台6月11日于脸书(Facebook)发文“河里捞上来的、厕所里发现的、陋巷公寓里无声无息的……遗体,全部成为台当局官员嘴里一个号码、案例。” 那种掌权的强硬傲慢,那种惯性的居高临下,那种认为所谓“政府战略”高于“庶民生命”的理所当然的霸道,令人骇异;这权力的傲慢、声调的居高临下、以生命为政治代价的权术,我们并非不曾见识过,但绝对不是在一个“民主政府”。

有感于台湾社会在应对疫情中的无力感,龙应台在社交平台发文表达对民进党政府的不满。(Facebook@龍應台- Lung Yingtai)

过去一段时间,台湾公众人物站出来质疑蔡英文的不在少数,甚至对她的不信任情绪已经生出蔡英文偷打辉瑞疫苗这样的传闻来。诸如龙应台这般,能通过身边的疾苦看到并愤恨台湾“政府战略”高于“庶民生命”的现象,却看不清或者执着于蔡英文打造的“民主幻梦”。一定程度上说,相当部分的台湾人正是如龙应台这般怀揣着对“民主”的政治想象跳上了民进党的“战车”,但也未必就是“同路人”。

必须厘清的一点,蔡英文连任,获得创纪录的选票很难说是其众望所归,政绩斐然。反观过去4年,蔡英文给台湾带来了什么?没有看得见的成绩,只有一个更加撕裂与政治化的社会。从这一点上看,很难说蔡英文有多么出色的执政能力。如果说在过去的一个执政周期,蔡英文可以在中美博弈中有机可乘,在香港问题上借势发挥,一路捡枪捡炮,但是疫情不会。

防疫表现的出色与糟糕是无法掩饰,也无法话题转移的,而执政者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与所展现出的能力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检阅的。至于蔡英文的得分,无论是民调还是社会情绪都已经给出了答案。或许有人会如龙应台这般不吐不快,有人会无法再给出更多期待而出走打疫苗,还有更多人既无法被更多人关注又无没有条件出境接种疫苗,只能面对这混乱的秩序与惶惶民心。

这是只有在诸如疫情这样的生命拷问下才会做出的真实选择,而不是热血街头或者单纯站队的用脚投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