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日本福岛“3.11”大地震引发海啸,造成严重核子事故,为了急速降低反应炉的温度,决定向反应炉以注水方式降温核燃料棒,这些具有高浓度放射性物质的“核污染水”一直以储水槽贮藏在福岛核电厂厂区内,但厂区空间有限,预计2022年秋天时将无空间可以继续存放。日本政府遂于2021年4月13日公布,决定将这些“核污染水”通过净化装置除去氚以外若干辐射物质并且加以稀释后的“处理水”排入海中,日本政府认为经过处理过后的水质符合国际排放标准,并且设定将于两年后开始排放。

美媒CNN指称中国广东台山核电厂(图)有“即时辐射威胁”,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于6月15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中国方面就“辐射泄漏报告一事向国际社会作出透明、及时的解释。(台山核电厂网站)

损害人民安全与海洋环境

日本政府此番决定引起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的激烈回应。福岛附近的地方政府和渔业组织反对最烈,认为逐渐恢复的环境又要遭到破坏。在国际回应方面,特别是中国与韩国对此种核污染水排放所可能造成的海洋环境污染问题表示高度忧心,认为此种排放核污染水的决定是极端不负责的做法。韩国还要求日方提出避免排放污染水损害人民安全及海洋环境的具体做法,并表示会向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总署(IAEA)等国际机构提出韩方的忧虑,要求更客观的验证。

日本核污染水排放涉及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称呼“处理水”就没有核废了吗?

福岛核电站隶属东京电力公司(TEPCO,简称“东电”)表示,核废水通过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处理,可以过滤掉62种放射性物质,只有氚无法去除,因此需要再经稀释处理。也就是说,日本政府企图用模糊焦点的方式,转移群众对于核废水是否仍然含有其他放射性物质的疑虑,将焦点放在含氚量以及稀释上,所以刻意将处理过后的核废水称呼为“处理水”,显然有避重就轻之嫌。

中国大陆“一个热爱学习的男孩”讽刺日本排放核污水的《神奈氚冲浪中》在互联网走红。(微博@一个热爱学习的男孩)

“3.11”福岛核灾发生炉心熔毁,所以灌入冷却的核废水中含有63种放射性核种,但一般核电厂的废水低于10种。在此情形下,日本能否有效滤除其他核种,令人担忧。若是刻意或无意的遗漏,经过长期累积和食物链效应下,福岛核污染水的潜在危险,着实不可轻忽。同时,日本政府如此“避重就轻”的说法,也让人质疑其对于相关资讯之公开是否顾及透明化的原则。

第二、称呼“处理水”就不会污染海洋环境吗?

“海洋环境污染”的定义

在此,需要说明国际海洋法中“海洋环境污染”的定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海洋环境污染”的定义是:

人类直接或间接把物质或能量引入海洋环境,其中包括河口湾,以致造成或可能造成损害生物资源和海洋生物、危害人类健康、妨碍包括捕鱼和海洋的其他正当用途在内的各种海洋活动,损坏海水使用质量和减损环境优美等有害影响。

请注意第一句文字“人类直接或间接把物质或能量引入海洋环境”,因此只要排放的废水中含有与排放点环境有不同的物质或能量,即可被视为污染海洋环境的行为,日本的核污染水排放当然属于污染。日本又提出中国大陆、韩国、加拿大、法国和台湾的核电厂也有排放含氚废水的纪录,为何国际社会不质疑这些国家与地区的核废水排放?并借此推论日本的排放合乎国际实践。这是另类鱼目混珠,将一般核电厂的工作废水与福岛核灾产生的核污染水混为一谈。

2021年4月13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左一)出席内阁会议,正式决定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将排入大海。(新华社)

第三、日本政府是否应当暂停排放福岛核废水计划?

国际法中的“预防原则”

国际环境法中有个重要的“预防原则”,主要精神在强调当有环境议题发生或是有发生之虞时,国家应当停止特定之作为或政策,同时不应以欠缺科学明确性为延后停止该作为之理由。而且已经有许多的案例表明,“任何一国不得以其境内任何形式之活动,造成其他国家人民或财产上之损失”。因此若是在涉及跨国环境污染议题时,任何国家皆需要对于其境内之活动所造成的跨界环境危害,以及可预见的环境风险负起防治或预防的责任,即使仍在缺乏足够的科学证据之前。

确立预防原则的目的在于突破传统证据法则的先决条件,亦即因为缺乏明确科学证据所导致之风险或损害,而无法对特定行为执行有效因应与处理之困境。当前可见运用预防原则所涉及之国际海洋环境议题,主要出现在海洋污染、鱼群保育、废弃物倾倒等议题。此类环境风险或是灾难往往具有时间上的急迫性,若无法及时运用预防原则进行处理,则相关环境灾难不仅可能发生,更有难以恢复原状之可能。

检视日本政府决定将核污染水排放入海之决定,可见具有海洋环境污染的结果,国际社会并担忧此排放对于海洋环境与生态,特别是渔业资源的损害,基于预防原则,日本政府应当谨慎行事。若无法在可能造成损害的阶段就考虑采取预防原则,那么未来带来的损害将有可能是浩劫。

日本决定排放核污水进大海,将会影响海洋生态,引起周边地区的抗议。

第四、日本做法是否违反区域渔业管理组织规范?

台湾海洋大学海洋环境资讯系模拟了洋流情况,福岛核电厂核污染水若连续排放一年后,核污染水可以沿着黑潮延伸向东到北太平洋中央,连续排放四年后会影响到北美洲西岸,七年后整个北太平洋都在影响范围内。在此情形下,受到最深影响的海上活动将会是渔捕,而这在北太平洋海域将至少会与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WCPFC)、美洲热带委员会(IATTC)和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NPFC)等区域渔业管理组织的管理政策和措施产生冲突,日本是这些渔业组织的成员国。

以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为例,在其2004年公约中即有预防性作为和避免对海洋环境造成负面影响等相关文字,同时也有强调合作责任的要求。基于条约法中对于缔约国应当确实履行公约的原则,特别是日本与其排放核污染水而受到影响的相关国家之间,应有进一步创建合作安排的必要。

联合国有毒物质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马科斯.奥雷拉纳(Marcos Orellana)、食物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法赫里(Michael Fakhri)和人权与环境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博伊德(David. R. Boyd)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向海洋排放100万吨污水,对日本境内外的有关人口所享有的人权构成了很大的风险。鉴于此前就有关这种排放会对许多人的生命和整个环境造成影响发出的警告,日本政府的决定非常令人担忧。他们进一步说,氚的放射性危害被低估了,并可能对人类和环境构成100多年的风险。

谢长廷不代表台湾人民

对于台湾民众来说,大家最担忧的还是在渔产品的安全,特别是核污染水排放地点首当其冲的秋刀鱼场。因此,日本排放核污染水不仅影响台湾渔民的利益,更会冲击到民众的食品安全。蔡英文表示政府将持续关注日方与国际原子能总署(IAEA)等后续因应作为,并与日方更加紧密进行相关技术交流与资讯分享。

台湾劳动党等团体到日本交流协会前上演行动剧,抗议日本决定排放福岛核污水。(吴逸骅/多维新闻)

不过,按照目前日本高调以台湾核三厂排放废水作为范例一事来看,蔡政府能否与日方有效进行相关技术交流与资讯分享,可能还需时间证明。蔡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天真地表示,将通过驻日代表处向日方搜集排放进度,以利后续提供主政机关行政院及原能会参考。

观诸民进党政府驻日代表谢长廷配合日本混淆台电核三厂排放废水一事,未来要指望他确实监督或交流资讯,蔡政府不如打开窗子说亮话:我们就是公开支持日本政府将“处理水”倒入海洋。

(本文作者王冠雄,系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经《海峡评论》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岂止于“以邻为壑”?评日本政府的核污水排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