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峰会落下帷幕后,有专家表示,俄罗斯和美国从没有交汇点的平行线,回到了一个可以对话的频道上。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海外看世界”,作者系俄罗斯莫斯科中俄文化交流中心主席李宗伦。

面对美国疯狂的打压和制裁,俄罗斯除了进行“不对等的报复”和发出不惜动用核武器的威胁外,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一直以罕见的耐心和容忍在向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传达一个信号:俄罗斯不是苏联,不是美国最大的敌人,你们找错对手了。

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16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晤,并以3.5小时的时长提前结束这次会谈。(AP)

俄美缓和符合双方利益。俄罗斯一直想和美国缓和关系,2021年4月,普京就主动要和拜登“媒体直播一对一”见面,对拜登的“杀手说”也报以“身体健康”的微笑。美国似乎也开始明白对俄中的两线出击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开始调整对俄战略。比起“4.13普拜通话”,“6.16普拜会见”就是由两条平行线开始有了交汇点。为什么说是“会见”而不是“会谈”呢,其实谈什么已经不重要,关键是见面,解决了什么问题已经不重要,关键在于什么问题都开始有可能解决了。拜登从称普京是“杀手”到“坚强,睿智而可敬”的对手,充分显示了美国的“联俄抗中”的计划已拉开序幕。这正是川普战略的延续。尽管拜登并不奢望普京有什么改变,但起码想减轻一下“两线作战”的重负。

美俄的缓和与对话是有基础的,美俄之间的矛盾与美中之间的矛盾有着根本的不同。

世界上的根本矛盾是意识形态、价值观、民族和宗教的冲突,也是战争的根源。原苏联和美国之所以是不可调和的两极,就是意识形态的不可调和。可现在的俄罗斯完全不同,不仅放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苏联国家意识形态的支柱,而且重新确立东正教为“国教”。由“解放全人类”到“神爱世人”。东正教作为基督教的一个分支和美国的基督教,欧洲的天主教,新教同在一个圣殿里。也就是说俄罗斯和西方的价值观是一致的。现在,东正教的价值体系已取代马列主义成了俄国的意识形态的主体。连胜利日大阅兵时,国防部长从克里姆林宫的大门出来,第一件事要脱帽,在胸前画十字,祈祷上帝保佑俄罗斯国运昌盛。尽管西方还认为普京是个专制的独裁者,但他们绝不会认为普京是一个以推翻资本主义旧世界,解放全人类为宗旨的马列主义者。所以,在同一体制内,同一基督大家庭中,美俄很容易找到统一的价值观和共同语言。

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普京当然不会与美国联手抗中。最近在不同的场合,普京驳斥了许多挑拨中俄关系的言论,特别强调“俄中最好时期”,以对比“俄美最差时期”。警告美国不要离间中俄,关上了俄美联手抗中的大门。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俄罗斯也绝不会介入中美之争。在美国联手西方,开始与中国展开“生死竞争”时,俄罗斯的中国牌是“通吃”的。对中,对美,必是“双赢”,对美,对中的政策会像松紧带一样,随时调整,收放自如。

俄罗斯和美国从没有交汇点的平行线,回到了一个可以对话的频道上。普京和拜登的目的都达到了。美俄的“缓和”,对世界紧张局势,尤其是几大热点地区的局势会暂时有所缓解。当然美俄之间还有大量的硬核问题在激烈的对抗和博弈。苏联前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 )对此次普拜会的评价是:世界再怎么变,俄美关系也是世界安全稳定的关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