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以来,中国多地安全事故频发,引发中共高层关注,中共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成效有目共睹,但在防范安全事故方面为何存在诸多问题?安邦智库在题为《安全生产事件与国家治理能力》一文中对该问题进行了分析。

北京时间6月13日,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艳湖社区集贸市场发生燃气爆炸,多方出动开展救援。(视觉中国)

什么是国家治理能力?从以人为本的角度来看,一个朴素的理解是,国家治理能力是国家和社会体系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保持社会正常有序正常运转的能力。其中,民众的生命安全至高无上。一个国家的经济再发达,如果不能保证人民的生命安全,那么其国家治理能力就存在关键缺陷。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的美国就是如此,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因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多达60万人,高居全球之冠,暴露出在面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时,美国国家治理有极为虚弱的一面。相反,中国的国家治理能力在新冠疫情期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不过,中国在安全生产领域的表现,让人惊讶。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21年6月11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宋元明在会上表示,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制定以来,中国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显著下降。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从历史最高峰2002年的约14万人,降至2020年的2.71万人,下降80.6%;重特大事故起数从最多时的2001年一年发生140起,下降到2020年的16起,下降88.6%。

虽然官员披露的数据对比是为了展示工作成就,但透露了的死亡数据仍让人惊讶。2002年中国国内安全生产死亡人数高达14万人,意味着每天有超过383人因安全事故而死亡。即使在死亡人数大幅下降的2020年,每天也有超过74人因安全事故死亡。中国在应对疫情时表现出的国家治理能力卓有成效,为什么在正常的“和平时期”(指非战争、非灾难时期)却表现得比较糟糕呢?

实际上,2021年随着疫后经济活动恢复,安全生产死亡事故也有增多迹象,尤其是近两个月来,中国国内不断出现安全死亡事故,在中国国内安全生产领域敲响了警钟。

进入2021年以来,从见诸公共媒体的报道看,较大的安全生产致死事件已有不少。1月10日,山东栖霞市某金矿发生爆炸事故,造成22人被困。经全力救援,11人获救,10人死亡,1人失踪。

据“重庆应急发布”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信息,2021年1月至4月,重庆万盛区发生7起安全生产事故,死亡8人;梁平区发生5起生产安全事故、死亡8人;北碚区发生13起生产安全事故、死亡13人;南岸区发生9起生产安全事故、死亡9人。仅4区死亡人数高达38人,同比大幅上升。

5月22日,甘肃白银市景泰县举行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因遭遇大风、降水、降温等天气,再加上活动组织不力、救援迟缓,共造成21名参赛选手死亡、8人受伤的重大事件。

5月22日,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城关镇城北第二污水处理厂进水管网工程发生塌方事故,造成3人死亡。5月25日9时,淮北市相山区人民西路市政工程工地,由于污水管道爆裂,造成4名施工工人溺水死亡。

6月10日,山西代县大红才铁矿发生“6·10”透水事故,13人被困。至6月14日上午,已搜救出3名遇难者。

6月11日,河南省披露,郑州新密市郑新中原乾通(新密)煤业有限公司发生“5·26”较大事故,造成4人死亡;郑宏康辉(新密)煤业有限公司“5·30”较大事故,造成3人死亡、3人受伤。值得注意的是,两起煤矿安全事故均出现瞒报现象。

6月12日,贵州贵阳市经开区发生了一起甲酸甲酯泄漏事件。目前,事故造成8人死亡、3人受伤。

6月13日,四川大邑县邑丰食品有限公司在停产检修期间,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造成6人死亡。

6月13日6时40分,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艳湖社区集贸市场发生燃气爆炸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截至13日14时,事故已造成12人死亡,138人受伤,其中重伤37人。至6月14日晚,死亡人数增加到25人。

近期安全生产事故频发,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重视和不满。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日前作出重要指示,湖北十堰市燃气爆炸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教训深刻!要全力抢救伤员,做好伤亡人员亲属安抚等善后工作,尽快查明原因,严肃追究责任。习近平还强调,近期全国多地发生生产安全事故、校园安全事件,各地区和有关部门要举一反三、压实责任,增强政治敏锐性,全面排查各类安全隐患,防范重大突发事件发生,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为建党百年营造良好氛围。由此可见,安全生产问题不仅事关生命,还是个重要的政治问题。

为什么安全生产问题是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体现?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频发的安全生产事故是过去快速经济增长时期留下的后遗症,现在各地政府和企业焦头烂额地应对这些问题,实际上是为过去粗放发展的缺陷在“补课”。从前述安全生产事故来看,有两大领域比较突出:(1)传统的吃“资源饭”的采矿业,这个行业长期以来发展粗放;(2)城市基础设施改造与更新,这与快速城市化的问题有关。

官方机构也认为,近年来黑臭水体治理、污水处理厂、污水管网新建、污水管网改造等项目大量增加,安全风险增多。今年汛期来临,加上受疫情等因素影响,部分工程项目不落实安全生产条件,存在盲目抢工期现象,甚至还有一些项目不办理施工许可即施工。部分企业安全管理混乱,安全生产制度不落实,安全费用投入不足,安全培训教育不到位。从业人员对管网工程作业安全意识不足、对作业程序不清楚,违规作业,违章指挥现象严重。少数地区主管部门对建设施工安全重视程度不够,监督管理存在薄弱环节。

第二,如何在发展转型的过程中强化安全生产,需要各地政府转变发展目标,强化监管与服务能力。各地频发的安全生产问题,是过去治理能力薄弱的必然结果。当前高度强调加强安全生产监督与管理,除了用行政手段、用讲政治来强化治理,还需要政府监管与服务的系统提升。安邦研究团队一向强调稳健发展,所谓“稳健”,一方面是指速度要放慢一些,但更重要的一方面则是指质量要提升,而且配套的政策和监管要跟上,包括安全标准、行业监管、人员培训与教育等方面,都要有专业、系统的提升。

坦率而言,从过去的粗放发展、高速发展转向稳健发展、高质量发展,对各级政府来说意味着一种系统转型,要从确定项目、调动资源、投资驱动等“直接参与”模式,转向做好服务、培育环境、维持公正、当好裁判等“间接参与”模式,各级官员也要逐渐从撸袖子下场的“发展型官员”转型为专业的“服务型官员”。这个转变过程中,不仅需要政府和官员调整角色定位和心态,还需要不断学习提高。可以肯定的是,高质量发展肯定不只是指市场主体向高质量转型,也不只是指技术水平的提升,同样需要政府和官员队伍向高质量转型,这是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安全生产事故频发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中国过去粗放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也揭示了政府治理能力中相对薄弱的地方。未来中国向高质量发展转型,不只是企业转型、技术提升,还包括政府和官员队伍的提升。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