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会宣布捐赠台湾124万剂疫苗,而美国拜登(Joe Biden)政府更是派了三名参议员搭乘军机,旋风造访台湾,大动作公布将提供75万剂疫苗来帮忙抗疫。美日联手为台湾短缺疫苗的情况,带来一场及时雨,也为执政党稍微缓解了来自民间的压力。不过,来自国外的疫苗援助,其实背后也有国际政治的盘算。当台湾对美国和日本充满感激的同时,可能也要想清楚美日捐赠疫苗的原因,会不会真的只是纯友谊这么简单?

疫苗外交,免费的最贵?

既然是疫苗外交,就多少带有现实利益的考量。美国从去年12月正式开始施打疫苗以来,始终坚持美国优先,在初期甚至严格管制疫苗的输出。相较于中国和俄罗斯从年初,就开始对外国提供疫苗援助,拜登政府直到美国疫苗施打率超过五成之后,才宣布要向外提供疫苗的援助,而援助的对象其实也都取决于是否能够符合美国利益。

根据拜登政府第一波8,000万对外的疫苗援助计划,美国对中南美洲提供疫苗,是为了帮助中南美洲国家稳定国内的生活情况,目的是要减少从当地涌入边界的难民,避免非法移民在美国境内成为更大的社会问题。而对韩国提供100万剂疫苗,则主要针对的是韩国军人,因为要确保韩国的军事力量能够不受到疫情影响,继续扮演美国在亚太地区军事盟友的角色。

2021年5月21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白宫,与美国总统拜登会面后举行记者会,两国同意创建全球疫苗伙伴关系,莫德纳22日即签署协议委托三星生产新冠疫苗。(Reuters)

从以上的举例可以看出美国对外输出疫苗,关键的考量重点在于疫苗的捐助,是否能够换回相对应的利益。因此,如果把援助台湾的75万剂疫苗,视为台美关系可贵友情的展现,恐怕是太过单纯。对美国来说,确保台湾的半导体产业不受疫情影响,能够持续维持芯片供应稳定,并且,在美国准备积极重振的半导体产业链当中,愿意分享台湾领先全球的技术,就是美国对台湾的期待。另外,在亚太战略里,台湾扮演的角色,虽然不是军事盟国,但是确保台湾有足够的防卫能力,也符合美国在亚太地区制衡中国的战略利益。由此观之,75万剂的疫苗,虽说是捐赠,但其实也不是真的不求回报。台美关系确实不错,但是很显然的,美国对台湾绝对是亲兄弟明算帐。

美国撑腰,日本挺台更明显

相较于现实的美国,日本与台湾的关系就更紧密一些。长期以来,日本对台湾因为有着历史的连结,台日的交流向来密切。加上过去台湾对于日本遭受重大灾难的捐助,确实让许多日本民众感念在心,但是这一份情谊,是不是会完全的转化成政治上的支持,恐怕从过去数十年来,日本对台政策总是担心中国的反应而有所保留,可以看出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谨慎。

不过,向来不太愿意公开表态挺台湾的日本,在拜登政府上任之后,美国的推波助澜,让日本对台湾的支持立场越来越明显。这次透过捐助台湾124万剂疫苗,又在美日元首高峰会后,把台海和平稳定写入声明,甚至紧接着在日本的年度国防白皮书当中,正式将台湾安全纳入日本的国防计划,可以明显感觉到,有了美国的支持,日本在两岸关系上,似乎更有底气地谈论台湾。

日媒共同社指出,日本首相菅义伟是促成G7今次公报纳入台海的重要人物,图为菅义伟夫妇抵达英国出席G7峰会。(AP)

疫苗的捐赠除了展现台日的友好之外,也是在回应近年来中国大陆对日本越来越明显的压力,向中国表态。除此之外,日本当然也希望在半导体产业,能够和台湾的半导体技术进一步的合作。从日本政府积极向台积电招手,促成台积电决定在日本打造研发中心,可以证明日本或许对台湾多了几分情意,但如果真要把日本捐助台湾的疫苗,全都解释成单纯的台日友好,恐怕同样是不符合国际现实的天真。

台湾获疫苗,执政党外交胜利?

来自美国和日本,将近200万剂疫苗,让台湾总统蔡英文所带领的执政党得到了暂时的救赎。面对疫苗采购政策失灵的民怨,美日的协助虽然在数量上对实体的防疫工作帮助有限,但是却让执政党有机会再一次以外交政策胜利,来缓解因为防疫不力,而快速滑落的民意支持。透过政治人物、媒体以及互联网所建构的宣传模式,在很短的时间内,善良的台湾民众,就在互联网上发起了一波波感谢日本和美国的暖心行动,但是却很少人思考台湾对美日的感恩,是不是与实际获得的馈赠不成比例。

以数字来看,美国日本总计捐赠199万剂疫苗,按照目前台湾政府所公布的疫苗施打排序,其实连七大优先类别所需的剂量,都没办法满足。不止是绝大多数75岁以上高风险的长者享受不到美日的好意,甚至,连维持国防安全的军队官兵都无法受惠。然而,受到疫情冲击而渴求疫苗的台湾民众,久旱逢甘霖的心情,导致台湾社会对美日的雪中送炭,加倍充满感激。

对于经济发展程度并不落后的台湾而言,如果不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疫苗,甚至连采购订单上的数量,都不足以照顾到全台民众,台湾人民又怎么会需要如此的感恩美国,赞叹日本呢?在取得美日援助的感谢声中,想要提出疑问或是想追究疫苗采购的责任,都被视为是破坏台湾的团结,似乎在这样的时刻,只要有疑问,就是对台湾不够温暖。政治人物吃定了台湾人善良的本性,再次强调台湾团结,试图让人民一起携手“用爱防疫”,其实说穿了这又是政治人物掩盖执政能力不足的手段。或许这样的操作手法在过去可以成功的转移焦点,但是面对公卫危机,病毒不分蓝绿,确诊人数持续窜升,死亡人数的累积,也开始让更多的台湾民众意识到,台湾要脱离疫情,可不能靠着对政治人物的信仰来守护台湾。

疫苗外交各有盘算,打到疫苗再说感谢

看着全球经历疫情冲击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台湾民众对政府的表现给予高度评价,但也因此让政府对疫情可能产生变化没有做好准备。当疫情出现破口,政府公布资讯的方式,反映出政府官员的措手不及,也因此让人民对政府的信心开始动摇,并引来更多的焦虑。看到民进党政府坚持“国产疫苗”研发优先于向外采购疫苗,以及宁可用领先全球的方式,来加速临床测试的过程,加上专家学者建言却被批判,相信连市井小民,都能嗅出其中的不寻常。

就美国提供疫苗给予台湾协助,蔡英文表示感谢并会铭记在心。(Facebook@蔡英文)

事实上,用台湾的单日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来换算,很显然的,台湾的死亡率远高于各国的经验。不论是何种原因导致台湾的死亡率过高,政府都有责任厘清问题,向人民报告。绝大多数的台湾民众,除了每天公布的数字之外,对疫情的发展所知有限,且一般民众只能获得片面的资讯,对政府防疫工作没有置喙的空间。执政党或许还可以继续争取到美国和日本的援助,靠着宣布外交胜利,转移民众对执政者应该负起责任的责备。可是现实的国际政治,日本和美国就算愿意帮忙台湾,能拿得出手的资源,又有多少?迫切期待疫苗,2,300万的台湾人民,难道真的只能等待下一波来自美日,杯水车薪的援助,以及在不确定效果如何的国产疫苗之间做出选择?又或许政治人物真的打算要让台湾人民自我催眠,相信只要有爱,就能防堵病毒。

从疫苗外交,我们看见国际关系当中的利害盘算,也看见了民主政治里,当政治人物只把人民生命看成数字,优先考量自身政治利益所带来的伤害。美日用疫苗牌,换到了未来有利于跟台湾打交道的筹码,也赢得了台湾人的友谊,但是执政党的疫苗牌,却引起了对台湾民主政治的怀疑。疫苗外交,外国政府考虑的是国家利益,政客考虑的是自己的政治利益,不知道对美日心怀感恩的台湾人民,是否能看清个中差别?

(本文作者系美国得州Sam Houston州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兼全球拓展计划召集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