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7、北约峰会后,解放军派出破纪录的28架军机袭扰台湾西南空域,推升台海局势进一步紧张。(微信@西部空天)

在G7、北约峰会后,解放军派出破纪录的28架军机袭扰台湾西南空域,推升台海局势进一步紧张,台湾学者分析,中共对台军事行动战略指导原则可概分为速战速决、以战逼和、围而不攻三类,一旦对台发起军事行动,成败关键将会是中美两军争夺“宫古海峡与巴士海峡的控制权”,前几日大批共机穿越巴士海峡至台湾东南部菲律宾海,与共舰远航编队进行海空联合演训,便与演练此作战任务相关。

台湾“国防大学中共军事事务研究所”所长马振坤当地时间6月17日於一场视讯座谈会上表示,在速战速决、以战逼和、围而不攻三类指导原则下,共军执行不同的对台军事行动模式,若为追求武统的速战速决,作战模式即为“直取台北”、“首战即决战”、“饱和式攻击”等,在侵台初期台湾就可能遭到大批导弹及远程火箭的火海攻击。

若北京采取以武促统的以战逼和,共军作战模式就可能是攻占特定外离岛,制造台湾内部恐慌,在逼迫台湾政府与北京展开以两岸统一为目标的政治谈判,在此作战模式下,远至太平岛、东沙岛,近至澎湖,都可能是共军攻占的目标。若北京采取以遏制台独为主的围而不攻,那么共军就不会直接以武力进犯台湾,而是以军事行动压缩台湾周边海空域防御纵深并削弱台湾所能获取的外援为主。

马振坤强调,围而不攻主要目的在遏制台独而非实现立即统一,以军事包围对台湾形成吓阻,使台湾不敢直接逾越北京划设的红线。最低程度围而不攻,便是当前共军机舰频繁出没台湾周边海空域压缩台湾军方防卫纵深,最强者则是对台实施封锁。他指出,当共军对台围而不攻的强度升高成为封锁时,依中共辩证式决策思维视之,其追求的战略目标可能随情势变化而改变,封锁亦可能随着战略目标改变而成为攻台军事行动的前奏。

中共认为对台采取武统,或以武促统,都会遭致美国军事介入,因为这两项行动都会实质改变台海现状,美国必须有所反应才能在亚太地区继续扮演领导角色。(美国第七舰队官网)

马振坤指出,中共认为对台采取武统,或以武促统,都会遭致美国军事介入,因为这两项行动都会实质改变台海现状,美国必须有所反应才能在亚太地区继续扮演领导角色,北京并认为美军在共军各类远程打击火力威胁下,不致直接派兵参与地面作战,而是会用确保国际航行自由与安全名义控制宫古海峡及巴士海峡,阻止共军机舰进入西太平洋对美军执行反介入作战,并压缩共军对台军事行动侷限在台湾本岛西部滩岸,“这是国军(台军)反制共军犯台之防卫作战力量最强的场域,也是美方不断协助国军强化自我防卫作战能力之主要考量”。

另外美国确保国际航行自由与安全的诉求,也能够说服其他国家采取一致行动,派遣海空兵力参与以美国为首的“自由航行”任务,对中共武力犯台形成多国联合军事反制之压力。马振坤认为,近期在美国积极倡议下,包括G7峰会等多个重要国际场合,皆发表声明强调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显示台海和平稳定为各国关切的共同利益,若中共对台采取军事侵犯行动,各国可能呼吁美国“自由航行”任务的好招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区域内航行自由与航运安全。

马振坤说,共军认为一旦对台发起军事行动,成败关键将会是中美两军争夺宫古海峡与巴士海峡的控制权,共军若能借由海空联合作战及岸基远程打击火力支援下成功夺控此二海峡,对台军事行动便操胜算;倘若此二海峡被美军掌握,那么共军只能继续等待未来的用兵时机。他分析,日前大批共机穿越巴士海峡至台湾东南部菲律宾海与共舰远航编队进行海空联合演训,便与演练此作战任务相关。

马振坤强调,中共对台要采取“武统”或“以武促统”,不仅仅是领导人意愿问题,更涉及到共军从事“速战速决”或“以战逼和”的能力问题,而共军对台作战能力的关键不在能否成功登陆台湾本岛,而在于能否成功夺控宫古海峡及巴士海峡。若共军成功掌握此二海峡并将海空兵力投射至西太平洋,展现出对美军进行反介入作战之能力,美国在无法顺利军事介入台海冲突的困境下,应会放弃军事手段,改采政治协商途径解决冲突。如此一来,北京便能够透过谈判方式逼迫台湾接受和平统一的政治安排,即便台湾仍拒绝谈判,共军也可以在无美军介入及不计代价的情况下取得对台军事行动最终胜利,实现武统目标。但假如中共对台动武的结果是无法阻止美军介入最终铩羽而归,那么台湾在战后必然会更明确地走向分离之路,则中共未来除了武统之外,再无其它实现两岸统一之选项。

不过马振坤观察,习近平深知,若以武力统一台湾, 将会是制造一个长期存在反抗中共统治势力的动荡之地,因此才会在当前两岸关系不睦之际,仍然坚持以促进两岸融合之方式来追求和平统一。2020年底中共“全国台湾研究会”会长汪毅夫公开宣称“绝对不能容忍全面妄议中央对台大政方针、全盘否定对台工作成绩”,其实就是展现习近平不支持武统之态度。此后,包括中共官媒、涉台机构与学者间再无出现武统言论,取而代之的是符合习对台政策的“以军事手段遏制台独”、“促进两岸融合追求和平统一”等主张,同时中共官媒对于台美军事合作问题,一改过去批判系台湾当局“以武拒统”用语,改而宣称是台湾企图“以武谋独”。

马振坤观察,习近平深知,若以武力统一台湾, 将会是制造一个长期存在反抗中共统治势力的动荡之地,因此才会在当前两岸关系不睦之际,仍然坚持以促进两岸融合之方式来追求和平统一。(新華社)

马振坤表示,对习近平而言, 解决台湾问题并非单纯的军事问题,而是纠杂著中共内部政局稳定与政权维系、中美对抗、民族复兴等内外因素。而中共领导人向以“大局”观点作为决策的依托,当前中国所处的大局是妥善处理中美关系、确保周边安全环境和平稳定以延续国家发展战略机遇期、以及追求在本世纪中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中国梦。台湾问题在此大局中,并非迫切需处理的议题,只要台湾不逾越“反分裂国家法”明确划设的红线,便不会影响到中国所处的大局,对习近平来说,就没有需要采取军事手段武统台湾的动机,便是“不需要让尾巴摇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