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美国制造业的优势,除了半导体外,另一大核心产业便是航空制造业。因此航太产业除了是美国经济复苏的指标,近期也成了美国防堵中国大陆竞争的修罗场,这可从美国最大飞机制造公司“波音”的几则讯息透露出迹象。

全球飞机制造业前两强美国波音公司与欧洲空客化解长达十七年的关税补贴争议。图为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和美国总统乔·拜登于2021年6月15日在布鲁塞尔参加美国-欧盟欧洲理事会峰会之前发表讲话。(AP)

其一,全球飞机制造业前两强美国波音公司与欧洲空中客运(以下简称“空客”)近期化解了长达十七年的关税补贴争议。6月15日,欧盟与美国官员宣布对旷日费时的飞机制造商补贴争端达成“谅解”,双方同意在五年内暂停对双方贸易往来中涉及的部分商品征收总价值高达115亿美元的关税。

波音与空巴争端:
2004年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对欧盟提起诉讼,表示欧盟为空客提供巨额补贴,使得空客在新飞机研发等领域获得了远超正常市场条件下的支持力度。对此,欧盟在2005年同样对美国提起诉讼,指控美国政府通过类似的方式对波音提供了支持。2018年,WTO裁定美国可以对欧洲出口部分商品,包括飞机等征收75亿美元的关税。而2020年WTO则裁定欧盟能对美国征收高达40亿美元的关税。

舆论普遍认为,欧美撇除成见是准备携手对抗正在即起直追的中国航太产业,因为中国商飞生产的“C919”机型已经拿到各航空公司1,060架飞机订单;此外,据海外航空网站“Simple Flying”6月16日的报道,中国商飞与俄罗斯联合航空共同制造的“CR929”可能在今(2021)年底开建,预计2026年量产,届时可能将瓜分波音与空客约10%的市场份额。

虽然分析普遍认为欧美暂时休兵是为了剑指中国,但或许更是为了因应疫后航运萎缩,航空市场环境因素发生变化,加上竞争者后起之势,这注定了欧美的纷争难以走向极端,而会朝向议和的方向。

美国波音因为2019中国对波音737 MAX的禁运加上疫情影响,2020年订单瞬间崩跌。图为2014年至2020年波音与空客净订单量。(黄雅慧/多维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从波音的股价来看,欧美休兵并未对其股价造成太多波动。市场反而在关注波音能否克服”“737MAX危机”,进而重返中国市场。比如美国知名投行杰富瑞(Jefferies)突出了中国市场对波音的重要性,如果波音能获得中国的复飞批准,波音股价有望大涨5%,以波音6月16日股价246.7美元计算,波音市值将大涨72亿美元。

也因此,美国商务部仍正积极与中国大陆进行协商,希望能解禁波音737MAX,只因此前该架民航机种频发事故,包括2018年印尼狮子航空空难、2019年衣索比亚航空空难等,因此中国民航局在2019年3月要求国内航空公司暂停波音737MAX的运行。

据不完全统计,“737 MAX危机”导致波音市值缩水500多亿美元。美国前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曾在2020年初表示,该危机将使美国2020年经济增速下降0.5%。

从波音股价来看,欧美达成协议对股价影响不大,市场反而期待波音能重新回到中国市场。图为波音股价月K图(-2021/6/16)。(截图自新浪财经网)

迄今,中国民航局对该机型复飞审查仍在进行,为保障消费者,审查可能以严格标准进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于6月16日针对美媒“彭博社”(Bloomberg)提问时,依旧秉持陆民航局的审查原则,包括飞机设计、驾驶员的训练与两起事故调查与改进必须明确。可见短期内,波音737MAX要在中国复飞仍具困难度。

除了“737 MAX危机”外,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也再次对中美贸易关系表达担忧,他曾在一季度财报会议上坦言“美国航空航天业的成绩好坏取决于中国订单”。此前,卡尔霍恩曾敦促拜登恢复中美经贸关系,并强调来自中国的飞机订单将是该公司长期健康发展的关键。

从上述可知,若以政治角度分析,中国貌似已成为西方国家的目标对手,但从商业角度来看,中国市场又是各国争相涌入的目的地。在政治与经济交互作用下,中美双方也是呈现既竞争又彼此需要的态势。

回到企业而言,波音公司客机销售的困境除了同业竞争外,也来自于生产过程全球化。就如同半导体产业寻求最大效益,波音也将生产过程层层外包,比如波音737MAX的系统软体便是外包给印度公司HCL和Cyient的软体工程师,波音自己未掌握软体的质量,这也让波音的产品品质增添风险。换言之,如同多数美企一般,与其将问题怪罪中国崛起,不如思考美国制造产业自身的发展模式与布局。

至于台湾,其实也有发展航太产业,特别是蔡英文上台后也从国防角度将航太产业列为核心产业。但从出口来看,2020年1至10月航太业出口值约为3.27亿美元,虽有疫情因素,但总体而言占台湾出口份额并不高。不过台湾厂商在航太产业主要位置仍是零组件的提供商,比如台湾参与到波音供应链的便有亚航、丰达科、晟田、汉翔与驻龙等数家厂商。

事实上,航空产业是军事产业的延伸,虽然台面上多为民用客机贸易,但产业背后同样代表着一定程度的军事实力。当两岸情势稳定时,台湾如果能切入大陆民用机的市场或许能制造双赢,只是如今两岸关系如此紧绷,台湾的航太产业发展与产值大概也有限。未来在大国间的飞机博弈中,想要再有成长只怕会更加困难。

总之,在芯片战之外,航空制造业的战场也在蠢蠢欲动。中美之间的矛盾在各种领域磨擦碰撞。对波音而言,与其将矛头瞄准中国,可能还需检视自己,毕竟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