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在中国发展至今,拥有将近9,200万党员,400多万基层党组织,是“世界上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又统治14.5亿人民,掌控世界第2大经济体,更编织“伟大复兴中国梦”。其外交之扩张或节制、经济之长荣或趋缓、军事之猛进或自持,均牵动全球。两周后的7月1日,中国共产党将要庆祝建党百年。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中共百年历程成就与教训兼有,值得总结与反思。(Reuters)

从上海到中南海,回顾其嫁接而内化的理论堆砌,辩证而自圆的真理探索,颠簸且崎岖的发展进程,严酷且铺盖的政治运动,激烈又斗狠的权力倾轧,专断又全面的社会控制,共产党100年来,给中国带来多重矛盾且对撞的复杂图像。

历史是会留下纪录的。中共既未能以1945年《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摆脱路线争辩,也不可以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就此甩锅翻页,更不可以当前“国进军强”的面貌,来设想扬弃“以阶级斗争为纲”之后,转型正义已然结案。

历史也是不堪回首的。1959年到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数千万非正常死亡之饿莩,1966年到1977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数千万被迫害的孤魂,即使没有忘记,总是害怕想起来。当时没有人能“说好中国故事”。

当然这几年加大力道“精准扶贫”、“全面脱贫”,放在中国近300年的历史看来,共产党为整个大陆同胞,确实办了实事,做了善事,无需挑刺,也不能否定。

过去不断的“整党整风”以及现在的“四个全面”,既可诉说中国共产党不断“自我完善”的特质,也可说明如今强调“红色基因”、“不忘初心”所隐含领导核心对未来交班的焦虑。

中共五代领导人被指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Reuters)

在中共建党百年之时,也正逢习近平所称“百年未有之变局”。迎向机遇和挑战并存的未来,除了已然启动与美国的强权长期争霸之外,中国共产党至少仍有不可逃避的三个答卷。

首先,中共虽然可以成王败寇的心理,坚持对已经创建并延续110年的中华民国视而不见,但无论是“西伐利亚国际观”,或是“逐鹿中原天下观”,两岸隔海分治以及中华民国的存在,却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也仍将是争一时也争千秋,须由两岸共同书写的答卷。

其次,自“古田会议”立下共产党对工农红军实行绝对领导以来,不许枪指挥党,军队要听党的话,要政治合格、听党指挥,是军队无论如何制度化与现代化,都不容挑战的革命本质。只是仰赖全国14亿各族人民纳税,却仅效忠一党的军队,能否永续不改,迟早会收到答卷。

再次,从严治党、依法治国、深化改革、建成小康社会,基本上是从尚未脱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迈向“中国梦”理想的“叶克膜”。一党专政与国家资本主义融合的“北京共识”,在全球化与网际互联网的覆盖下,能否保证“党管一切”,在中国永远执政,也是共产党的历史答卷。

中共近来不断要求宣传制度优势,以证明自身的优越性。(VCG)

为了庆祝“建党百年”,中共中央制播了以李大钊、陈独秀、胡适等人,从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915年~1921年)为题材的电视剧集,刻画了那个时代知识界针对中国未来应该选择哪一条发展道路的高素质论辩。《觉醒年代》虽然是经过党中央审批的内宣“主旋律”,却获得了包括年轻世代在内广大知识分子的回响。

全球“战后婴儿潮世代”几已尽数退休,“红二代”终将和前人一般,交出棒子退下政治舞台的此刻,也正是中国再一次有机会“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的重大机遇。我们真心盼望诸子百家得以在享有充分言论自由下,论辩中国下一步如何走,期待另一个《觉醒年代》的早日来临。

在数千年华夏文明与政经发展的历程中,以马列主义为根苗的共产党在中国出现,究竟是百年前革命图强的必然选项,还是历史长河中偶然乍现的短篇,终将由未来历史家评说。

(本文经《中时新闻网》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中共百年 期待另一个“觉醒年代”》,作者黄介正,为台湾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战略暨兵棋研究协会理事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