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当地时间6月11日至13日,在英格兰西南部卡比斯湾海滩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闭幕。在这一富裕国家核心俱乐部的聚会中,G7的领导人表现得很轻松,他们在悬崖边的卡比斯湾海滩上对着镜头微笑,在皇家招待会上与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打成一片,在海滩烧烤上吃牛排和龙虾,并在海边观看了皇家空军红箭队的航空表演。但一些经济学家和活动家批评,G7峰会就是一次没有实质内容、令人失望的“自拍峰会”。

首次外访的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说,这是一次“非凡的、协作的和富有成效的会议”,表明“美国重新回到了与那些分享我们最深层价值观的国家一起领导世界的事业中。”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之后,拜登的回归显然让美国的盟友们松了一口气,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称拜登是“一股清新的空气”;意大利总理德拉吉(Mario Draghi)说,美国总统“想在特朗普时期之后重建美国的传统联盟,在这一时期,这些联盟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然而,看似轻松的G7峰会充满了地缘政治色彩。美国媒体CNBC称,G7领导人试图传达这样的信息:富裕的民主国家俱乐部——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与一些专制对手相比,是贫穷国家更好的朋友。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这不是要把我们的价值观强加给世界其他国家”,“作为七国集团,我们需要做的是向世界其他国家展示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好处。”

但颇为讽刺的是,在此次G7会议上,中国问题是一个重要议题,有西方媒体称,“中国议题主导了此次峰会”。换句话说,围绕中国的讨论、表态以及策略选择,成为G7国家寻找共同点的一个重要背景。

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的追踪研究显示,此次G7峰会公报罕有地4次提及中国。第一次是公报第16条提到,“加强透明度和问责制,包括重申我们对全面实施和改进遵守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的承诺,包括调查、报告和应对来历不明的疫情。我们还呼吁进行及时、透明、由专家主导、以科学为基础的世卫组织召集的COVID-19起源第二阶段研究,包括按照专家报告的建议,在中国进行研究”。这段话的实际意思是,呼吁对中国进行第二次病毒溯源检查。

第二次和第三次提到中国是在公报的第49条:“我们认识到,最大的国家和经济体在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和国际法方面负有特殊责任”,“我们将在我们共同的议程和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这样做。关于中国和全球经济中的竞争,我们将继续就挑战破坏全球经济公平和透明运作的非市场政策和做法的集体方法进行磋商”。这一段还提到,“我们将促进我们的价值观,包括呼吁中国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特别是与新疆有关的人权和基本自由,以及《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规定的香港的权利、自由和高度自治。”这段话直接将中国定性为“全球经济公平和透明运作”的破坏者,并提到了中国的人权问题、新疆问题以及香港问题。这都是中国十分在意的干涉内政问题。

第四次提到中国是在公报的第60条,公报称,“我们重申维持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重要性,它具有包容性并以法治为基础。我们强调台湾海峡两岸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并鼓励和平解决两岸问题。我们仍然严重关切东海和南海的局势,强烈反对任何改变现状和加剧紧张局势的单方面企图。”这段话提到了印太战略,明确提到了台海问题、南海及东海问题,这也直接干涉了中国在意的内政问题,而这些是中国的核心利益问题。

中国成为G7峰会的重点关注对象,这在过去是极为罕见的。从G7峰会公报多次提到中国、针对中国来说,美国总统拜登达到了目的。有中国这样一个共同的“敌人”做靶子,显然更能显出G7民主国家的团结和价值观的一致性。不过,并非每个欧洲大国都像拜登那样严厉地看待中国,拜登将与中国的竞争描绘成21世纪的决定性竞争。但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会后表示,“七国集团不是一个敌视中国的俱乐部”,“这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联合体,(将)与中国在中国准备与我们合作的所有世界议题上进行合作。”意大利总理德拉吉也认为,需要与中国合作,但也要在双方不共享或不接受的事情上澄清。他认为,中国是不遵守多边规则的专制政府,与民主国家的世界观不一样。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表示,尽管与中俄存在分歧,但G7仍希望开展合作,特别是在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等方面,“在这些领域如果撇开中国,我们将永远无法找到解决方案”。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6月14日在北约领导人峰会后表示,“我们并没有在进入新冷战,中国不是我们的对手,也不是我们的敌人”,“但我们需要作为一个联盟来共同应对中国崛起给我们的安全带来的挑战”。

总体来看,此次G7峰会在针对中国的问题上达成了基本一致,但不同国家的对华态度仍存在分歧,美、英、加、日4国是针对中国的强硬派,德、法、意3国则表现出与前者有差别的对华态度。据报道,正是因为有这些分歧,才导致公报的语言表述要比美国所建议的温和许多。对此次G7重新抱团并针对中国发表声明,我们认为,中国既要意识到,国际地缘政治形势的整体变化仍然对中国不利;同时,中国也不必对此过于在意,更不要被这次峰会所牵制,影响中国的战略制定和策略选择。中国一方面需要对地缘政治环境的恶化做好长期准备,另一方面又要在国际交往中保持战略弹性。中国只要内部不乱,外部压力恐怕难以让中国做出结构性的改变。

最终分析结:从均衡的思想出发,中长期而言,世界不会永远处在极端的态势。作为一个在世界上有足够影响力(尤其是经济影响力)的大国,中国只要保持改革开放,坚持参与并推进全球化,坚持市场经济方向,推动社会主义民主与法治,中国就很难遭遇颠覆性的波动,世界也会基于理性来重新认识中国。如果战略已决、策略既定,剩下的一切,就让时间来说话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