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6月中旬,从13日结束的七国集团(G7)会议释出的各种消息正在中文世界引发骚动。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为首的西方阵营最终在这场口水横飞、争吵不断的会议上拿出了一份“对华立场强硬”的联合声明。在2019年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意大利态度亦似有变动,其总理德拉吉(Mario Draghi)称“将仔细评估”中意相关协议云云。这对于西方世界而言,无疑是颇具鼓舞意义的。

对外界来说,意大利自2019年3月23日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后,它作为G7中唯一一个加入其中的西方发达国家,一直饱受欧美各方争议。从2019年开始,“一带一路”让意大利“负债风险增加”以及“远离欧美盟友”的两大忧虑已成为西方向意大利传递的主要调门,对此,意大利方面也是有所想法的。它在中美之间的随机应变使其首脑发出了如此的声音。

对意大利来说,中国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扮演的角色是相对突出的

意大利政府在2019年到2021年的多次变动,客观上并没有影响它对“一带一路”的相应态度。譬如在2019年3月,中意签约时,意大利是由五星运动党、北方联盟党等右翼政党联合执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该联合政府推出的孔特(Giuseppe Conte)总理签约。有分析认为,上述党派对意大利传统政治体系的拒绝、对欧洲的怀疑以及对中国经济利益的预期促使了意大利签署了相关文件。

到2019年9月,孔特政府发生了大规模改组,中左翼的意大利民主党代替反出联合政府的北方联盟党参与执政,到2021年孔特辞职下野后,临时推举的德拉吉政府维持着相同的政治环境。由于意大利左翼党团与中国维持积极关系,它使得意大利一方面在第五代移动通讯技术(5G)、制裁中国华为通讯等问题上跟随欧盟态度,但另一方面,意大利也悄悄地维持着它和中国的积极关系。更不用说中意之间的合作似乎不签这份协议也早有突出表现。

在意大利观察家看来,中意之间的合作一言难尽,列在“一带一路”备忘录上的项目进展有些缓慢,而很多没列在备忘录上的项目则发展迅猛。

孔特在2021年1月26日的下野,暂时并未改变意大利的政治格局,此后接手的德拉吉政府基本维持着孔特第二次内阁的大环境。(美联社)

譬如中意两国都颇为满意的“一带一路”终端瓦多港(Vado Ligure)项目的筹建、运转均早于2019年3月时的中意备忘录。这个2019年12月12日正式开港,年吞吐量86万个标准集装箱的自动港的筹建始于2016年,它与“一带一路”倡议备忘录本无直接关系,却意外地成了该倡议在中、意间海事领域上的重要成果。

同理,意大利和中国在航天、技术等领域上的进展也与“一带一路”备忘录几乎平行展开。意大利航天局和中国国家航天局在卫星、航天领域的合作,以及机械巨头安萨尔多(Ansaldo Energia)公司与中国联合重型燃气轮机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电力公司在能源领域的合作也早于2019年3月。

意大利瓦多港在中国资本帮助下,建立了该国第一个自动化码头,这一项目的运作本身早于中意签约。(德国之声)

当然,中国和意大利也通过2019年3月的备忘录达成了相当的成果,譬如意大利国有银行卡萨存贷款银行(CDP)即因此从2019年8月发行了价值10亿人民币(约合1.56亿美元)的“熊猫债券”。

备忘录的成果还包括意大利贸易署(ITA)在2020年于中国阿里巴巴等商务平台创建了“意大利制造馆”,为300多家意大利企业建立了企业对企业(B2B)的商务平台。此外,中国新华社和意大利安莎社之间也在2019年3月后正式落实了此前的新闻合作关系。

2021年5月30日5时1分,天舟二号货运飞船与天和核心舱完成自主快速交会对接。在这个原计划为“天宫三号”的项目中,意大利一度有派员加入的想法。(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因此,有分析认为,意大利即便没有在2019年3月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它与中国之间合作的结果早已确定,意大利会在未来目睹同样的结果。意大利在美国和欧洲的压力下固然会放弃一些项目,譬如意大利航天局在美国压力下被迫放弃了与中国合作“天宫三号”载人舱的项目,但这一项目的取消并没有阻碍中、意两国航天领域的持续联手。

事实上,德拉吉在面对中意关系时,已经提到两国“要坦诚对待”彼此不认同和不接受的东西,毕竟西方和中国之间的分歧是客观存在的。但对意大利来说,签署“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展示了该国构建的西方与中国关系的一种客观方式。这对于试图以40万亿美元在亚、非发展中国家间构建类似关系的美国来说,或许也将成为某种值得参考的内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