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近日开启了任内首次外交之行:在英国康沃尔出席G7峰会,在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后,6月15日至16日他将在日内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举行双边会晤。

拜登和盟友们接连会晤是美国统一对华战线的正常操作,但是在首次外交出访时就安排同普京的会晤却显得非比寻常。

细究拜登此次欧洲之行的背景不难发现,全面对华是拜登当局的根本目标所在,如果说联合盟友是正面出击,那么缓和同俄罗斯的关系则是侧面作战。拜登致力于清扫全力应对中国的一切障碍,包括消灭其他牵扯美国战略精力的各种隐患。

2021年2月19日,拜登在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再次强调美欧合作的重要性,呼吁盟友团结一致对抗中国。(AP)

上任以来,拜登当局治下的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系统性战略收缩&重整盟友体系双线并行的“外交战略风暴”。

在欧洲,拜登当局摒弃了特朗普时代对欧洲盟友全面压榨的做法。不仅宣布取消特朗普(Donald Trump)后期从德国撤军的动议,也不再逼迫北约盟友强行提高防务开支。

同时,持续经年,牵涉众多产业部门的美欧贸易战也偃旗息鼓。美欧贸易代表共同宣布,暂停对双方的加征关税报复行动,并开始将矛头对准中国,准备解决与中国有关的“全球产能过剩问题”。

拜登6月15日与欧盟领导人会晤,就一项持续17年的跨大西洋飞机补贴争端达成休战协议,特朗普时代实施的导致双方关系恶化的一系列关税暂停五年。

对于长期处于冰封状态的美俄关系,华府在与普京当局的日常外交互呛之时,也并未冻结实质上的沟通机制。事实上6月16日举行面对面会晤之前,拜登与普京之间目前已分别在1月26日与4月13日进行过两轮元首热线沟通,频率并不比同盟友的沟通低。

部分出于为首次外交之行营造和谐气氛之故,拜登当局于5月20日正式宣布取消对参与北溪2号相关企业的制裁举措(主要为欧洲企业)。此举既是对欧洲盟友的一份怀柔厚礼,也给莫斯科方面释放了相对积极的缓和关系信号,从而为本月中即将举行的北约峰会与美俄领导人会晤打下了“友谊铺垫”。

在中东,拜登当局不出意料地延续了自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开始的战略撤出趋势:重返伊核协议进程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试图以挑起加沙战火巩固国内权位的以色列也在华府持续的迫和压力之下暂时停手。

同时,华府还全面撤回了对中东重要盟友沙特为首的海合会联军在也门开展军事行动的支持。

在阿富汗,拜登当局自5月1日起按照原定计划从该国撤出所有北约军队。即便自撤军行动以来,塔利班通过此起彼伏的暴力袭击“全力挽留”,华府也丝毫不为所动。

2021年5月2日,阿富汗赫尔曼德,美国驻军和阿富汗士兵参加交接仪式。(AP)

在东亚,拜登当局也在朝鲜问题上出人意料地继承了特朗普时代对平壤方面的“绥靖风格”,公开表示愿意与金正恩当局展开真诚且富有建设性的对话。

细究起来,拜登当局上述战略收缩举措恰是为了能够最大限度地集中力量来应对华府执政精英眼中的头号威胁——中国的迅速崛起及其由此而来的一系列严峻挑战。

显然,在华府精英看来,中国威胁是如此重大,以至于美国必须尽快从其他地缘纷争中抽身来全力对抗。

而中国自拜登上任以来在包括中欧关系与周边外交在内的,一系列“敏感”领域的持续发力布局更是极大加剧了华府决策精英的这种战略焦虑。

可以预见的是,拜登当局正在酝酿中美关系的大波澜,以期尽可能地抵销中国业已取得的战略红利。而这一大波澜目前已有前兆,华府近来力推的,旨在全面遏制“中国威胁”的《2021战略竞争法案》即是这方面的典例。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