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于当地时间5月18日宣布暂时关闭台北经济贸易文化办事处,且并未说明原因,仅强调该决策与疫情无关,但舆论普遍认为此举是台港关系不佳所致。随后于5月21日,港府发布新闻稿提到台湾驻港办事处,曾经为2019年反修例示威浪潮中的暴力示威者和“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人”提供支援,该做法是“挑衅行径”。

香港政府于当地时间5月18日宣布暂时关闭台北经济贸易文化办事处,外界多认为是与民进党政府声援香港独立的挑衅行为有关。(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网站截图)

面对台港僵局,英媒《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于6月14日报道指出,港台官方代表的纠纷,可能会在今(2021)年底时让日益加剧的政治紧张局势威胁到双方的贸易投资关系。该报道并透露台湾两名高阶政府官员表示,双方对峙已经严重到台北开始拟定应变计划,准备面对完全没有驻港人员的情况。

从上述历程可知,香港关闭驻台办事处,而台湾官员也正做好没有驻港人员的准备,由此则可预见中港台三地未来的几个发展。

首先,经过2019年香港反修例风波、2020年6月通过港版国安法后,可以看到中共对香港的治理逐步清晰。这同时意味着港台关系将不同以往,未来将更多地受到两岸关系影响。今日港台关系生变,无非是台湾在香港问题上不但支持反对人士、还与西方国家沆瀣一气,这触犯到大陆与港府的底线。

其次,对台湾而言,香港在过往的地位一直是两岸的“中介地”,不论是物品还是资金,多由香港转口往大陆,在未开放两岸直航前,双方班机多会先飞往香港,旅客再从香港搭乘班机飞往大陆或台湾。此外,台湾最著名的ICT产业的生产链也多将零组件出口至香港,再转口至中国大陆组装,最后运至台湾、美国等地,而台湾出口香港的中转比率最高达八成以上。也因此,台湾经济学者陈添枝便认为全球资通产业在疫情能不中断,其实是仰赖着台港这条“生命线”。

所以,西媒会担忧台港关系导致经贸受到影响会是有原因的。假如台港双方关闭驻地组织,这除了在台港表面意义上造成冲击外,也可能相当程度地震撼双边往来,游走于其中的台商又该如何进行调整?

一个显而易见的可能发展是,中共推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试图将香港纳入珠三角城市群整体发展规划中,互相补足彼此短板。未来香港的金融中心的角色将更为突出,从这两年陆企转往香港“首度公开上市”(IPO)便可知。2020年香港IPO集资近4,000亿港元(约合516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二,这其中的推动主力便是因为有许多陆资企业回流香港进行第二上市,令更多资金流入香港。

未来,台企与台商可能更多地会被吸纳在各种惠台政策之中,比如“粤港澳大湾区”其实也提供许多条件吸引台商。这将使得台商与台青不得不用脚做选择。换言之,中共种种做法并未以断绝与台湾关系为目的,而只是将互动的对象从台湾官方直接移转至民众个人身上,两岸关系如此,在港台关系亦或如是。

中概股回香港二次上市成为拉升香港IPO数量的主要动力。图为陆企阿里巴巴回港上市画面。(多维新闻)

事实上,香港除了作为两岸经贸关系的中介地之外,其也提供其他方面的转口想象。比如台湾疫情严峻,又缺乏足够疫苗,反观香港疫苗接种状况不理想,库存还有剩,所以有舆论建议可在香港赤鱲角机场设立疫苗专区让台人施打疫苗。如果这个计划可以成行,可落实惠台美意,同时也让疫后台港经贸合作、社会往来提供善意基础。

但这样的设想在现阶段恐仍仅是想象,一方面台湾长期忽略了香港在台港关系中介者角色的变化,除了“一国两制2.0”正在起作用之外,蔡英文政府过往挺香港反修例运动、表面“撑香港”的做法虽然收割了个人与政党的政治利益,却不断压缩台湾在台港关系的空间,甚至淘空台港关系的基础。

所以,今天台港关系的恶化与其说是中共介入,不如说是蔡英文政府自己种下的恶果,利用香港议题的蔡政府在“撑港”的大战略下,对于这恶果没有太多选择空间,最后也只能接受台港官方不往来的事实。而这时候,该想清楚的与做决定的,将回到台湾民众自己身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